[致敬百年] “建筑学学术周”演讲 | 田润稼 Architecture With(out) Representation

    2020年6月4日,哈尔滨工业大学建筑学院“百年建筑,世纪芳华”建筑学学术周第四日“HIT建筑百年——筑学思:教学术新知,育世纪新才”学者论坛+学子之夜主题报告会在云端成功举办。

    本次主题报告会分为学者论坛和学子之夜两个环节,学者论坛活动邀请到在高校教书育人的哈工大校友,带来他们最新的科研成果,讲述学术新知。学子之夜活动邀请到海外留学的学子代表,讲述如何向新世纪英才的目标努力,并邀请优秀的学长与他们对谈,共议全新未来将如何开创。

    学子之夜

    学子之夜由哈尔滨工业大学建筑学院建筑系董宇副教授和连菲副教授主持。董宇老师简要介绍了本次主题报告会的日程,连菲老师介绍了讲座嘉宾。随后,请出各位嘉宾做精彩的学术报告。    


主题演讲回顾六
演讲嘉宾:田润稼(2018届哈工大建筑学学士,哈佛大学设计学硕士在读)

    田润稼同学以 Architecture with(out) representation 为题展开了对于建筑表达的理解与讨论。田同学认为建筑是人类通过建造对环境进行应对的总和,同时也诱发了他对于人类是如何通过与自然的相处从而引发出一系列设计智慧的思考。田同学将Representation比作一种内在的应激反应,之后又引用了Lawrence Halprin的话,将表现理解为一种乐谱,一种可以通过图像或其他信息表达方式所表现的乐谱。由于建筑学不是一门显性(explicit)学科,很难通过言传来意会,但是否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可以将建筑学中的隐性(implicit)用新技术和方法来表现,譬如机器学习、各类算法等。田同学认为,对于Design intelligence的理解和解构可通过诸如人工神经网络对人类设计过程的学习,进而对其所训练出的模型开展进一步的分析来反向解析人类设计师是如何做设计的,因此人工智能可以作为一种方法与工具来解构和解释人类设计这个黑箱过程。最后,田同学认为人工智能的诞生不会磨灭建筑学的活力,反而将在未来成为引发建筑学成为一个能够被显性理解和学习的学科的催化剂。

Architecture With(out) Representation

Part I
Architecture And Knowledge

    在哈工大求学的日子里,我一直不是一位标准规格的建筑学学生。从高中打数学竞赛转行到建筑的我经历过不少迷茫。我在别人熬夜画图的时候刷了吉米多维奇,在文科数学讲线性代数的时候一直在听Gilbert Strang,在大家热烈讨论水暖电的时候去跨专业上软件学院的数据结构和算法,在大家复习建筑物理的时候去上苏小红老师的计算机图形学。建筑之于我,从来不是一门实践学科,而是一把探索人类的钥匙。我十分庆幸HIT这个工科院校给了我扎实的数理基础,让我能够知道如何使用这把钥匙去打开智慧之门。

    尼采有一句话说的很好,Architecture for the Search of Knowledge。

    这句话后来成为了GSD前系主任Iniaki Abalos的座右铭。我亦觉得它能很准确地概括我与建筑学接触之后所经历的轨迹。再次感谢母校,本科三年级,我得以前往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进行为期一学期的本科交换生项目,师从澳大利亚普利兹克奖得主Glenn Murcutt老师。Glenn的课程只有两本书,一本是Bernard Rudofsky的Architecture Without Architects,另一本是Juhani Pallasmaa的The Thinking Hand。这两本书连同Glenn的言传身教对我的建筑学学习带来了很深刻的影响。


Architecture Without Architects,Bernard Rudolfsky

    Rudofsky指出,如果我们不把建筑作为一门学科,而是作为一种知识,一种统计学的样本,一系列关于空间的知识,那么建筑学的世界将不再局限于画厕所、改轴网,trim fillet extend move和rotate。Rudosky提供了一种总体性的视角:

    discusses the art of building as a universal phenomenon …a total picture of architecture, …an art form that has resulted from human intelligence applied to uniquely human modes of life


Excerpts from Architecture Without Architects,Bernard Rudolfsky

    他的镜头穿越古今,跨越国界,让你感受到建筑学浩渺的时空观。如果我们不将零散的房子视为孤立,而是将建筑作为一个人类进化2亿年演化出来的应对环境的空间建构策略总和,那么建筑学就是一种可以被习得的,先验的总体性知识。这种知识既体现在空间的构成上,也体现在建筑的节点崇拜之中。

    那么我们如何去解构这种“设计智慧”Design Intelligence?

    事实上这个事情分为两部分,什么是Design,什么是Intelligence。

    首先我们来质询什么是Design。

Part II
何为Design

I 设计过程的生物学基础

    下面这幅画The Premitive Hut被许多人认为是建筑的起源,the origin of architecture。它显示了人对“环境”做出的空间上的应对策略。


Frontispiece of Marc-Antoine Laugier: Essai sur l'architecture 2nd ed. 1755 by Charles Eisen (1720–1778). 

    我们可以将设计过程简化为一种从环境到应对策略的“黑箱”过程。我们暂且不管黑箱子里是什么样的,后面会一步一步地去解析。

    那么黑箱子里的过程是什么样的呢?客观来讲,设计过程也是一种大脑活动,是一种意识对物质世界的应激反应。这种生物学视角为设计的物理和化学基础提供了强有力的背书。芬兰建筑理论家Plasmaa在他的Nurosience Architecture一书中提到:

    Our buildings are crucial extensions of ourselves, both individually and collectively. Buildings mediate between the world and our consciousness through internalizing the world and externalizing the mind.

    这种创意设计的过程,最重要的一步是大脑对现实世界的思维性内化。正如梅洛庞蒂所说:"What else could a poet or painter express than his encounter with the world, we come to see not the work, but the world according to the work.”

    Plasmaa也明确地指出:The content and meaning of an architectural experience is not a given set of facts or elements, as it is a unique imaginative re-interpretation and re-creation of a situation by each individual. The experienced meaning's of architecture are not primarily rational, ideational o r verbalized meanings, as they arise through one's sense of existence by means of embodied and unconscious projections, identifications and empathy.

    这种内化的过程,在当代建筑学语境下通常被称为再表现(representation)。

II 处于核心位置的representation——所谓“玄学”

    无独有偶,GSD所有professional degree的核心课程就是representation课。GSD建筑学第一门representation课的课程简介如是说
 
    Architectural representation is an ideology—a source of ideas and visionary theorizing that has a set of origins and qualities. Representation is not a conclusive index of an architecture already designed and completed, in the past tense. Rather, representation is integral to the design process and the production of architecture—it is present and future tense: an active participant in exploring and making. It occurs in multiple instances and forms along a project’s evolutionary path. Though not deterministic of the architecture, representation techniques selected to visualize ideas influence the evolution and outcome of the work.
- Megan Panzano, GSD Architectural Representation I: Origins + Originality
 

    在此我们可以看到:此处,representation,译成中文的”表现“,不再指“图解”,而是一种对于世界的内在认知,即internalized landscape。它并非仅仅为传达设计意图服务,而是深度介入设计本身,成为了设计重要的一环。我们经常用于表现基地的Collage和基地模型,都属于对环境的representation;我们用于表现概念的diagram和concept model都属于我们对设计结果即解决方案的representation。


对环境的representation:基地图解-Stratified Panoramic Landscape

对解决方案的representation:Concept Mode
 
对环境的representation:location score,Laurance Halprin
 
对环境的representation:Sea Ranch House,Laurance Halprin
 
对解决方案的representation:Concept Diagram,Glenn Murcutt
 
对解决方案的representation:Detail Diagram,Glenn Murcutt

    可以说,我们的设计过程是我们的智能对环境的representation到对解决方案的representation的一种操作和转化。这种转化会经历多年的建筑学训练习得,日臻完美。不过这个转化过程内里究竟是什么样的还有待进一步探究。


Implicit Knowledge-作为隐性知识的让建筑学

    回到作为知识的建筑学上,我们可以将建筑学认为是一种对象到对象的映射过程的知识。不过这个知识是什么样的呢?我们可以跟理科与其他工程学科做一个重要的比较:显性知识(explicit knowledge)与隐性知识(implicit knowledge)。工程学科往往可以通过系统性地讲解与展示进行教学,每一步按部就班且可以拆解,仿佛如数学公式中的显函数一般,可以找到明确的表达式。而隐性知识学科如建筑学则不一样。它更像数学中的隐函数,你只知道它的定义式,却无法获得唯一确定的解析式。


显函数:正弦波面 z = sinxsiny


隐函数极小曲面
sinxcosy+sinycosz+sinzcosx=0

    因此,长期被视作一门工科的建筑学却和其他工科有着天然的区别,其本质却是一个黑箱,一个难以描述的过程。与其他学科本质的不同的地方在于,我们建筑学的课程培养是以“训练”为基础的。这个过程并非直接可解释,因为认知科学的限制我们无法去严格的去定义到底什么是好的建筑,以及怎样培养好的建筑师。“好”的感觉只能靠好的建筑师去维系,这样一代一代下来也造成了建筑界话语权的“世袭”。我们今天姑且不去讨论这一现象引发的建筑学精英化与资本化的问题,而是试图以科学的方式尝试解决这个问题:到底什么是好的建筑?为什么我们会觉得它好?

    近年来,计算设计的兴起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思路。

————————————————————————

来源:

1、【致敬百年】“百年建筑,世纪芳华”建筑学学术周第四日 筑学思:教学术新知,育世纪新才”学者论坛+学子之夜成功举办(2020-06-05)
    http://arch.hit.edu.cn/2020/0609/c11952a242900/page.htm

2、创刊宣言-Architecture With(out) Representation(2020-06-07)
    https://mp.weixin.qq.com/s/VmSo86zNYYzH3ltTkAzxRQ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