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后 我们城市的构想丨波士顿街道导则 & 街道疫情应对和重建指南

    1、新冠疫情后,我们城市的构想

    新冠疫情改变了我们生活的方式,其中许多必然会影响我们设计建筑和城市的方式。在过去的几周内,福斯特事务所的城市设计队伍在探索近期城市规划的快速发展将如何影响和塑造伦敦和世界上其他城市的未来。

花园街道

    从卫星图上看,伦敦的植被十分繁茂,约有800平方千米的绿地。然而,其中只有26%向公众开放,另外36%关在私家花园里,剩下的则大部分则被封锁起来,作为农业用地。这次的传染病凸显了这种空间上的不平等:在拥有私家花园的人和没有私家花园的人之间,在易于进入公共绿地的人和住所远离公共绿地的人之间。一个补救这种可达性上的不平等的方法是收回汽车的空间,将它们交还给人们。

    19世纪末的花园城市运动旨在结合自然的健康功效和城市的便捷生活。如果伦敦从花园城市指南中解脱出来,将它的街道变为围绕住宅的微型绿带,会怎么样呢?在日本,医生经常为某些特定疾病开出在自然中度过一段时间的药方,这种治疗方式越来越多的被关于亲生命性(biophilia)的科学和它对身心健康无数的益处所支持。为伦敦居民提供更加绿色、安全、友善的,以及更进一步,更加健康的街道,必将减轻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的压力。......

    近期,CityLab 号召全球人民创造关于他们隔离期间的生活的地图。这些从世界各地的城市寄来的手绘地图中一个经常出现的主题是当地的公园和阴翳的街道。建筑看起来几乎消失了,它们的消隐显示出的正是这些街道、花园和公园。

    21世纪以来,城市越来越多地将投资放在人而非汽车上。仅举几例,如巴黎海滩,塞纳河沿岸的季节性人工沙滩;墨西哥城的改革大道,每周末骑行者优先通行;以及纽约的时代广场,现在有一个永久性的行人广场。除了这些引人注目的城市项目,需要的是对住区街道层级的小尺度策略性干预给予更多分散的投资。当然,并非所有街道都是平等的,一些比其他的更易于改造。决定哪条社区街道可以被改造需要系统性的筛选过程,考虑交通流线模式,与绿色基础设施的距离,以及社区的需求。

    现成的案例研究,比如德比郡口袋公园和梵高步道(VanGogh Walk)证明了城市针灸——在建成肌理中进行的小规模策略性的干预——拥有造成巨大影响的潜力。尽管社区感这种质量上的好处很难量化,对1995年致死的芝加哥热浪具有开创性的社会学分析发现,社会隔离是死者共同的特点,而强有力的社区支持——在多年来的门廊闲谈和街区派对中培养巩固——确实拯救了生命。如今我们有应用程序和社区援助小组以强化社区感,但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场所——公有的前院而非停车位——在那里邻里可以聚集,孩子可以玩耍。

主动出行

    ......那些害怕在公共交通中感染病毒的人带来了汽车通勤量的上升。这个潮流威胁到限制城市内由汽车交通产生的空气污染的长期努力。由于公共交通会继续成为出行者不安的来源,合理的解决方式是投资人行道和骑行的基础设施。

    被当地和中央政府的应急能力鼓舞,全世界的城市正在拓宽自行车道和人行道:隔离以来,巴黎增加了650千米的自行车道,利马(Lima)增加了300千米,纽约增加了64千米。类似的,尽管更为谨慎,全英国都在推出措施,包括道路封锁、限速、快闪自行车道和更宽敞的人行道。在2016年,伦敦认命了第一任步行和骑行委员,标志着这个个城市已经朝着“两条腿和两个轮子胜过四个轮子”的战略前进。而目前的危机为加速这个变化提供了史无前例的良机。伦敦市长和伦敦交通局最近公布了他们的“伦敦街景”项目,将迅速改造伦敦街道以适应隔离解除后可能出现的骑行量十倍增长和步行量五倍增长。政府还许诺投资20亿英镑来发展主动出行。

    识别合适的路径是一个有挑战性的任务,因为出行规律和交通模式可能发生转变。设计者需要遵从当地权威的意见,以识别适于创新性再利用的街道。同时,鉴于政府的开放数据政策,我们可以挖掘上百个数据库,从而建立对当前基础设施更全面的理解,并设想出将街道多目的化以适应主动出行的创新性解决方案。

    例如,由伦敦大学学院巴特莱特建筑学院的Nicolas Palominos博士研究员创造的可自由进出的街景名称数据库,允许我们放大一个典型的伦敦住区街道,找出回收没有被充分使用的停车空间的可能方式。如今,一般的住区街道为机动车提供三分之二的宽度,只留下三分之一给行人。两条狭窄的人行道与车道并行,本应该是前院的地方往往无法使用,很多这样的空间被垃圾桶占据。我们的期望是,街道被转化为社区空间,一个公共场地而非一条贯通的路径。一体化的停车创造了优先考虑步行和骑行的机会,被收回的土地能够被用于创造有更多植物、休憩机会和一个能够解放前院的集中式垃圾槽的地方。当然,首都中没有两条相同的道路,每条道路都应该得到一个定制化的设计反馈。但政策、数据库和设计工具已做好准备来迎接这个挑战。

重构主要街道

    ......由于对新冠病毒危机史无前例的回应......。有理由说,向在家工作渐进式的演化已变为一场在家工作的革命。劳动力向这些集中办公场所的回归将会是一个缓慢而艰难的过程。它甚至或许永远不会完成,因为在家工作的可能性对员工和雇主而言都变得更有吸引力。

    ......显然,许多人会选择更加弹性化的工作条件,允许他们在家或在离家很近的联合工作空间工作。在住宅建筑适配于我们的新型弹性化工作状况之前,一个小规模联合工作空间的发散网络可以成为新的主要街道旗舰店,允许居民在当地工作和娱乐。这也将一定程度上促进乏善可陈的住区飞地和肮脏的主要道路转化为充满生机的混合用途的邻里社区。

    危机和灾难使我们集中精力,强化了我们保护生命的使命,并在这个过程中改善了生活的质量。我们现在需要的是良好的治理和政策,使这些进步的变化得以发生。然后,设计者可以朝着更加健康的街道,重新焕发活力的主要商业街,以及适应性更强的社区的目标重新设想和设计我们的城市。......城市是,并且永远是进步的发动机,是创新和创造力扎根的场所。对新冠疫情的回应对伦敦和世界上许多其他城市而言是有分水岭意义的时刻。......

(全文详见:https://www.archdaily.cn/cn/941529/ce-lue-xing-cheng-shi-zhu-yi-gou-xiang-xin-guan-yi-qing-hou-wo-men-de-cheng-shi)

2、从波士顿街道导则看地摊管理

    2018年8月,美国波士顿发布了名为《波士顿公共空间策略性导则》(此后简称为《波士顿导则》)(Tactical Public Realm Guidelines)的报告,试图通过这个导则,对波士顿公共空间的管理和改造提供依据。

    这个文件的发布距离今只有不到两年,可见不论哪个国家,不同的城市都在不断地适应自身创新迭代的复杂进程。这份报告的前言中写道,在过去的公众咨询进程中,发现了市民的一种需求:“对未被充分利用的交通基础设施空间加以回收和改造,使得社区可以享用。”此外,这份文件中还着重提到:

    “波士顿对于街道角色的认知也在发生变化。与其仅仅作为交通网络而服务于机动车,我们的街道空间同样可以用来进行聚会、创作和实验(convene、create and experiment)。”

    在这个认知基础上,《波士顿导则》提出,城市街道的新角色可以包括:

  1.  以街道为客厅(Streets as Living Rooms)
  2.  以街道为画布(Streets as Canvasses)
  3.  以街道为实验场 (Street as Experiments)

    当街道作为客厅时,人们可以在街道空间上聚会、放松以及餐饮,这样的客厅既可以置于十字路口的交汇处,也可以置于人行道旁。

    当街道作为画布时,人们可以在路面上进行有意义的艺术创作。在这里岔开一句应个景:就在两天前,华盛顿在白宫背后的16街上刷出了大大的“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生命很宝贵) 字样,可以说是践行《波士顿导则》的表率。

    当街道作为实验场时,人们可以在街道上实践改善城市生活的各种技术和想法,包括共享单车,免费充电的座椅。

    我们可以看到,波士顿已经开始将街道作为一种场所营造的来激发更多城市的空间活力。与此同时,作为公共领域的街道当然也不能让人随便使用,因此,在接下来的文本中,《波士顿导则》通过策略广场(Tactical Plazas)、口袋公园(Parklets)和露天咖啡(Outdoor Cafes)三个主要街道创新形式对公共空间的营造进行了描述。

    值得注意的一个细节,是导则中对tactical这个词的使用。中文的翻译中,tactic可以被翻译成“策略”,但更标准的翻译是“战术”。和“策略”(strategy)相比,“战术”(tactic)则更为具体,更具有实操性。《波士顿导则》在标题中专门用了tactical这个词,而非strategic,可见其用意在于对实际操作的直接指导作用。

(全文详见:https://www.sohu.com/a/400655412_782045)

3、应对新冠疫情,美国推出《街道疫情应对和重建指南》

    美国国家城市交通官员协会( NACTO )发布了城市设计指导方针,在新冠疫情期间以及复苏之后重建和改造街道,以适应新的用途。《街道疫情应对和重建指南》重点介绍了世界各地城市正在使用的最新街道设计方法。

    《街道疫情应对和重建指南》由 NACTO 的新冠疫情交通响应中心制定,其中荟萃了来自城市交通官员的应对策略。这份集锦涵盖了有关以下方面的详细政策:

  • 自行车道
  • 人行道拓宽
  • 运输通道
  • 减速街道
  • 接送区
  • 户外用餐
  • 市场

    该项目由彭博慈善基金会资助,由 NACTO 、 NACTO 的全球城市设计计划、彭博社、街道规划和山姆•施瓦茨咨询公司共同开发,为城市官员抗击新冠病毒提供了新的资源。这个指南不断进行“修订和扩展新策略,提出变化情况,并针对每个设计实践提供最全面的信息”,旨在“保持必要的人员和货物流动,保证杂货店和其他基本业务畅通无阻,并确保人们在外出时拥有安全的社交/物理距离”。 

    这份指南提供技术援助,囊括了世界各地的从规划、公众参与到设计执行方面的相关案例,重点展示了将路边车道拓宽成人行道或自行车道、将指定的人行道或街道空间用于户外用餐、以及引入行人专用或减速共享街道等案例。

(全文详见:http://www.archdaily.cn/cn/940637/ying-dui-xin-guan-yi-qing-mei-guo-tui-chu-number-syck-mergekey-0x0000000c297ff0-jie-dao-yi-qing-ying-dui-he-zhong-jian-zhi-nan)

————————————————————————————————————

【扩展阅读】

1、Rockwell Group发布疫情下的室外就餐方案

    David Rockwell 与他的团队 Rockwell Group 一起,提出了一项关于街道开放空间的倡议,这是一个户外就餐的模板,以帮助酒吧与餐馆在大流行后重新开放。设计策略说明了让每个人感到安全的实际解决方案。

(原文:http://www.archdaily.cn/cn/941531/rockwell-groupfa-bu-yi-qing-xia-de-shi-wai-jiu-can-fang-an)

2、为城市注入健康土壤 

    随着社会转变,现代景观设计的角色已有别于传统上与「绿色空间」对等的定义,倾向以更立体的方式为社会和生活带来各式各样的正向价值。最近因疫情影响,「健康质量」(Wellbeing)成为热门话题,业界对通风、防菌设备等多有丰富讨论,LWK + PARTNERS 认为我们更可以借助自然环境元素,思考如何透过景观设计,结合科技、历史文化、环境生态等系统性考虑,有机地融合到整个环境设计中,提升人们的健康质量。

    健康质量可以从生理健康 (Physical Wellbeing) 和心理健康 (Mental Wellbeing) 两方面体现。每个建筑项目都有其独特的定位和设计理念,如有效融入景观设计,可提升一个项目的整体健康价值,令建筑空间使用者享有更为人性化的综合体验,注入快乐的生活场景,推动宜居城市建设。

    从场景改变行为 – 生理健康 (Physical Wellbeing)

    人际互动和社区凝聚是维持心灵健康的核心元素。树木可以凝聚人群,配合座椅及景观亭的布置、数量、角度、材料和私密性,能增加使用者的逗留时间,促进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宜人的公共空间可以鼓励长者出外运动,延缓身体机能老化,并增加与人互动的机会,有助保持心境开朗,推动乐龄生活。从城市规划的层面来说,适当引入单车径和步行社区都能够鼓励人们将运动融入生活,开创独特的在地生活文化。

    多维感官提升生活体验 – 心理健康 (Mental Wellbeing)

     健康养生社区的营造是近期景观设计的新趋势,根据场地需要和当地文化,运用多元化的感官维度,从自然生态撷取不同元素,形成养生社区。
    不同类型的植物不只带来颜色、形态等视觉转变,更会影响一个地方的声音质感

    建筑快乐城市景观

    健康是快乐的根本。创新的景观设计带动建筑空间与自然环境的相互融合,使「天人合一」的文化思想在当代城市空间得以新的方式重现眼前。

(全文:http://www.iarch.cn/thread-43175-1-1.html)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