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向图书馆发展新阶段 | 另一种图书馆形态

    另一种图书馆形态:“Libgen: 迈向图书馆发展新阶段”竞赛一等奖

JOA最近在华沙的图书馆设计获得了“Libgen:迈向图书馆发展新阶段”竞赛的头奖。设计展现了适用于当代和未来社会的另一种图书馆形态。华沙是一个重要的学术研发中心。新图书馆将与华沙大学图书馆并列,为交流、学术工作、技术创新提供一个全新的孵化器。我们公众创造了一个交流学习平台,欢迎各种层次的来访者。

    图书馆的建立是出于记录历史和知识的需要。在传统图书馆中,书籍是主要元素,作为自学的媒介,保存历史、小说、艺术和科学知识。此时的学习方法是单向的,链接着唯一的知识来源。在古代,图书馆是神庙或皇家档案馆的一部分。到了罗马时期,图书馆不仅提供书籍,还开始在大厅或花园中举办学术讲座和聚会。在18世纪,Boullee将图书馆作为第一个专注于公众的建筑论述。这种公共纪念碑普遍使用同类基于简单几何的建筑语言。图书馆一直是“科学”的丰碑,那么下一代图书馆应该是什么样的?

    近几十年来,互联网的出现打破了旧惯例。当可以选择更快的方法来获取信息时,公众也在进行着转变。同时,信息也变得更加多样化和海量。图书馆整合了公众所需的公共设施,并开始在现代社会内部担当社会责任。

    实际上,华沙也拥有欧洲数量最多的塔楼。其中64%为办公室,其余为住宅或混合使用,并缺乏文化类功能。鉴于巴别塔的失败表明了沟通与合作的重要性,我们认为沟通与合作也是作为文化象征的新一代图书馆的核心特质

    新一代图书馆将促进公众的交流。知识的来源应该更加多样化、更加交错,而获取知识的空间区域也应该得到更大范围的更新。图书馆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一种大众需求。每个有知识想分享的人都可以在此向大家分享。图书馆的新角色将成为一个城市至关重要的智库

    图书馆的主体部分由一层层书墙旋转向上堆叠而成,提供图书馆最基本的服务。同时,作为城市智库,图书馆公共空间的功能将由社会结构定义,并充满了当地的活动。为了尽可能广泛地进行互动和孵化,图书馆主要将包括三个核心区域。每个区域都包含一个飞地,具体可以是照相暗室、印刷店、音乐厅等,毗邻公共区域,以进行社交互动和自发学习活动。这三个区域是:

    创作空间:它吸引具有特定兴趣的人们,例如摄影、音乐、艺术等。它们是一些介入公共领域的非正式场所,根据时间表和工作坊组织。

    交流空间:它专注于演讲、媒体发布和先进创新产业。本区域有一系列的协同工作空间,为创新思考提供了界面。

    自学空间:顶层区域是包含开架阅览的自学空间,结合了观景台和咖啡馆。

(全文详见:https://mp.weixin.qq.com/s/v_ThV9MezsNEdBmj2FthHA)

————————————————————————————————

【扩展阅读】

探索|美国智慧教室的另一种形态(2018-09-23)

    访问美国中小学,无一例外地会参观图书馆。在有些学校,这不是单纯的图书馆,而是整合的“媒体中心”。

    硕大的媒体中心内,中心区域是图书馆,映入眼帘的是很多书架和图书,中间是图书借阅台和图书馆员的办公桌,书架多分布在四周或者中间,中间的书架或展示墙将空间自然划分为若干个区域。媒体中心的一角可能有面对面的两排计算机,15—20台;整齐的书桌尽头,也许有一套移动投影设备静静地等候在那里;另外一个角落有一些沙发,有孩子择一本书静静地盘坐在那里;旁边或许有几扇门,进去就是计算机教室,分布在图书馆的周围,从图书馆可以看到计算机教室的孩子们。

    早餐前的半小时和午餐后半小时,每个班级都会根据统一安排到这里来完成本单元的在线测试活动,数学或阅读,学生若高效完成测试,多余的时间可以玩一会儿智力游戏。展示墙上有很多贴纸、计划日程表和学生作品,呈现这里正在进行的若干个面向21世纪技能的学习项目。笔者去参观的时候,正好有一个科技作品展,专门有一些展示区陈列着孩子们的作品,占据了一些场地而显得有些拥挤。

    美国中小学媒体中心是在图书馆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学校所面对的资源已不再限于纸质书刊,而更多的是电子阅读、数字资源以及各种开放教育资源。根据美国学校图书馆协会发布的2017学校图书馆标准,媒体中心必须配备专业的图书馆员、支持个性化学习的环境和24小时教育资源及技术服务。

    图书馆员首先是教学领导者和教师,领导并发展数字化学习、体验式学习、探究性学习、信息素养和技术素养;其次才通过阅读动机激发和提升学生的文学素养。图书馆员的相关标准中指出,除了提供包括图书在内的教育资源服务,图书馆员还要求了解学科课程标准,承担21世纪技能和批判性思维培养的任务,在学校媒体中心开展多样化的创新学习项目。媒体中心还要求为学科教师定期提供一些专业发展建议和教学协作。

教师们的合作教学场所

    媒体中心一般会辟出2—3个相对独立的教学区域,支持图书馆员和学科教师合作实施信息化教学活动。有些信息化活动如信息搜索、教育游戏体验、作品生成、合作讨论等在班级里无法开展,因此,很多教师选择到媒体中心来上课。

    首先,媒体中心的空间布局和位置十分灵活,支持多样化的学生自主或小组活动,或围坐在书桌上制作海报,或使用这里的计算机来搜索信息和制作作品,或围坐在一起讨论观点,同时也有集中分享和展示的区域。其次,空间上与计算机室相连打通,可以完成一些在线的学习活动,如在线测试、互评、游戏化学习等,利于实现线上与线下学习的混合。再其次,在技术上有图书馆员、媒体专家的专业支持,并且在教学中有图书馆员的合作参与,便于解决技术故障,保障信息化教学的有序开展,减轻教师的技术应用负担。

    每个学期开学之初,图书馆员会参与学科教师的工作会议,商讨确定本学期拟与学科教师开展信息化合作教学的单元或主题,会配合教师选择合适的教育资源和技术手段,并且对学生进行必要的信息技术素养教育。因此,与教师合作教学是图书馆员工作考评中重要的一部分图书馆员另一部分的教学任务是面向21世纪技能学习项目的实施,聚焦阅读素养、媒介素养、基于信息的探究学习和问题解决等,同样需要与学科教师合作。如阅读一本“乌托邦”小说的项目,学生分成多个阅读小组,讨论探究书中的不同主题如政府监视、全球变暖、疾病,学生搜索信息逐步深入,最终利用他们搜集的数据、生成的作品或文章来展示他们的理解。

    学习需要及时反馈与认可,而展示则是最好的形式,媒体中心将学习项目过程和学生作品定期展示,激发学生的学习热情和内在动力,营造一种积极向上的学习文化,鼓励孩子在宽松的环境下积极地表达自我、知识建构和生成

智慧共享的灵活空间

    分析美国中小学媒体中心的形态和功能,它整合了多个物理空间,打造更灵活舒适的学习空间。灵活的空间布局,可随意调整的座位;电脑终端互联;多角度投影或黑板;针对所有个体的方便快捷的互联网信息检索、分析、呈现服务;人际环境上利于促进师生、生生交流和共享。

    媒体中心整合了信息技术和教学资源,支持线上学习与线下指导的混合设计。经由计算机网络提供丰富的资源智能的学习工具,利于支持学生的探究、讨论和合作,为个性化学习提供可能;通过方便快捷的学习支助服务,利于正式学习与非正式学习的有效结合。

    此外,媒体中心还整合了学科教师与媒体专家人力资源,架设技术与学科教学深度融合的桥梁。教学功能的彰显、图书馆员的职责定位及合作教学模式使支持服务与教学应用无缝集成,管理机制的创新有力保障了技术的整合应用;为各种先进技术的应用提供了可扩展的空间。例如,手持终端、人工智能、大数据学习分析等均可以在计算机网络互联基础上实现。

    美国中小学的媒体中心凸显了教育效益的智慧性。美国关于智慧教室的经济成本效益的分析认为,根据教育生均经费评估标准,智慧教室成本为7000—10000美元,其课程经费比传统课程高出2.5%(一间教室25人),这意味着要降低智慧教室成本,智慧教室的使用次数和学生数必须提高。而媒体中心模式则呈现出更高的教育效益。

(原文见:https://www.sohu.com/a/255671799_99906238)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