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将如何影响建筑学教育 | 建筑学可视化教学的机遇与发展

1、新冠疫情将如何影响建筑学教育

    本文属于ArchDaily 与Zaheer Allam, Gaetan Siew, 以及Felix Fokoua 为期一个月的合作内容,旨在探索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过后的建筑和城市未来(译者 Changheng Xu)。

    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全球各地先后关闭了高等院校,学校不得不通过视频会议开展课堂活动。这种临时性的安排绝非夸张,毕竟在疫情得到遏制以后教学工作将会迅速恢复常态。然而,远程教学对高校生态环境和城市结构所产生的影响也对当下的建筑学专业培养计划提出了即刻诉求。

    全世界多所大学都在面对百年一遇的挑战,对于一些年轻的学校来说,这可能是它们自建校以来所面临的最大考验。高校的未来将由它们的灵活性来决定。尽管大学校园通常因为主要人口聚集在服务设施周边而被誉为城市规划的典型范例,但实际上它并不能被视作弹性或者适应性很强的系统。这是因为在过去的50到100年里,现有的高校运作模式并没有产生过严重问题。而源源不断的现金流也使这种僵化的规划运作方式得以维持至今,并且成为声誉的代名词。但是在当下的疫情危机中,由砖头砂浆垒成的实体大学恰恰可能是设备最落后的,需要在赢得声誉和利润方面让位给更年轻的大学。因为后者可能具备更强的灵活性,也更有能力提供价格相对低廉的应对方案,例如网络教学

    虽然对大学授课方式的转型需求已经十分明确,但是专业机构对建筑学学历认证的要求可能会成为棘手的问题,因为机构要求特定时长的面授指导。在这一点上,澳大利亚的科廷大学率先做出尝试,成为了全世界首所为建筑学硕士学位提供在线认证课程的高等院校。 尽管这一项目没有受到新冠疫情的冲击,但问题是一所建校仅仅54年的年轻大学如何才能击败拥有更多资源的老牌(各方面更加成熟完善的)大学?负责学历认证问题的管理部门是否发现了妨碍革新的阻力?

    随着多条航线的暂时性封锁,这场看不到明确终点的教学变革正不得已在全球展开。错过了入学时间的学生转而选择留在本地进修,或者报名网络学校以继续课业。高校花大价钱投资建设的基础设施则失去了昔日的吸引力。对于那些收入主要依靠国际留学生的大学来说,这相当于一笔严重的经济损失。为了挽回亏损,多所大学不得不推迟开学时间,或者调整课程设置以适应国际学生的签证情况。教育形式转型也使得知识在收入相对较低的经济体中得到了更广泛的传播,普及率远胜于传统形式的实体大学教育。以非洲为例,非洲人口占世界人口的16%,而非洲建筑师的数量只占全球建筑师总人数的3%,二者之间存在着明显的不匹配。虽然经济水平可被视为衡量能否接受高等教育的重要指标之一,但入学机会也同时起到了关键作用。值得一提的是,西方国家的教育体系未必完全适用于发展中国家。好比基于加拿大标准为调节温度而设计的玻璃建筑在老挝、泰国或者湄公河三角洲地区可能达不到理想效果。从这个意义上说,增加国际学生接受西方教育的便利性,以及根据当地环境灵活调整教学模式,不仅可以提高大学的盈利能力,还为世界发展提供了更多可能。

    尽管西方大学可以向本土以外的高校寻求合作关系,然而一旦新冠病毒造成的封锁计划延长,临时调整留学生居留政策显然不是长久之计,而这涉及到了教育领域之外的问题。

    针对培养建筑系学生来说,是否采取网络教学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其原因在于大多数设计(工作室)课程都要求有一定形式的实际操作练习,而设计实习在总体课程要求中占比很大,这在当前情况下阻碍了教学活动的顺利进行。此外,并非所有院系和教职工人员都具备把传统授课方式变更为在线教学的条件,更不用说多数教育工作者此前从未有过这类经验。在遭遇疫情之前,大学往往利用预算拨款大力发展行政后勤,停车场,宿舍,各种楼房和服务设施——这些数量庞大的实体基础设施需要巨额现金流来维持。相应地,这一典型的发展方针能够帮助学校建立声誉,并且吸引到学生为特定的商品(课程)付费以换取特定的生活方式。与之不同的是,一些较年轻的(也是规模较小的)大学在过去数年中通过网络授课为更广泛的学生群体提供了学习机会,此举不仅解除了校园实体规模的限制,还直接拉低了学费价格。

    在当下与疫情斗争的时期,灵活性至关重要,创新与重组对高校和学历认证机构来说都是必要的。同样的情况也正在建筑注册机构上演,各地纷纷关闭施工现场,其中许多项目出于经济问题将在不久以后被迫终止。对于那些花费2年时间把概念落实到实体的初级建筑师来说,眼看项目最终因为新冠病毒而倒闭破产会导致什么后果呢?病毒是一个不属于他们知识或权力范围的突发因素......。那么,是否应该增加建筑师从业资格审核的灵活性?这个问题格外棘手,尤其是对于相关机构的管理者而言,但他们往往倾向于咬定传统的注册要求不放松。

    另一方面,未来对于部分学科的需求将会增加,而对另一部分学科的需求则有所减少。因此,高校必须有足够的灵活性以适应社会发展的需求,并且鼓励资源在各个院系之间流动。以疫情过后的建筑学和规划课程为例,人们会聚焦健康城市和宜居性的问题。能尽早顺应趋势的大学将会获得最大的回报。接下来,我们可能会在教学大纲中看到一系列变化,其中包括“城市健康”,这是我们(即作者)就读于建筑系期间不曾开设的课程。复合学位或许也会应运而生,这在其他学科已经实施了一段时间,但在建筑学领域却较为罕见。

    经预计,一系列相关学科将被批准获得研究经费,并将其用于寻找新冠肺炎的即刻、短期、中期和长期解决方案。在一个主要城市被封锁,直接影响社会和经济发展的时期,建筑和城市规划受到了正面关注。随着不同学科研究人员交流活动的增加,对跨学科思维的需求也与日俱增。这不仅可以解决资金问题,还可以提供更具有内在凝聚力的应对方案。迪肯大学与Phillip RoosDavid Jones 等学者一同组建的Live+Smart 智能研究实验室通过创新的跨学科研究合作试图接近这一理念。当下对智慧城市应对大流行病能力的需求正在攀升,相应规划和建筑设计方案的必要性也在不断提升。将面向未来学者和学生的培养方针定位于响应这一需求,是打造问题解决者的关键,正如同维持大学的经济弹性一样。

    最后,建筑学通常被誉为解决问题的学科但培养学生的过程却在某种程度上主要围绕着追求美学来展开。越来越多关于建筑设计的批评声陆续涌现,指责一些现代主义建筑作品无论是文化立意,还是体量,外观或形式都与它们所在的现实环境脱节。现代建筑学似乎正在通过对抽象的固执追求,将自己与求真求实的初衷拉开了距离。当今世界所要面对的挑战不断翻新,在这个充满变数和不确定因素的时代,建筑学需要以一种兼收并蓄的眼光来看待世界,尝试重组学科,或许借此就可以让自己再次回到解决复杂问题的艺术这个定位上来。

    新冠病毒在带来干扰的同时也来了机会,尤其集中在教育和社会层面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上。为了使未来的建筑师有能力应对这些变化,我们需要重新审视课程大纲,给予课程设计实践和其他方面的学习同样重视。除此之外,现在或许正值丰富课程目录增强学科融合,并且真正为建设未来而努力的时刻。相信未来是美好的,也是有韧性的,可持续发展的,包容以及安全的。

(原文:http://www.archdaily.cn/cn/940172/xin-guan-yi-qing-jiang-ru-he-ying-xiang-jian-zhu-xue-jiao-yu)

2、可视化教学的机遇与发展

    2020年的新型冠状病毒全球大流行已经开始使社会各个方面发生改变。好好利用这个时机将会推进教育系统迟来已久的全面改革,特别是我们教授建筑学科的方式

     疫情期间的每一天,我们都在陡然发现以前看似不可能的事情突然变成了可能。就像在2012年托马斯 · 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关于网上学习说的那样,“当迫切的需求突然成为可能,重大突破便会降临。”

    我们现在就处在一个需要重新审视现有的一切从而去战胜这个病毒的境地。当所有教育系统都被迫转移到网上进行,这场病毒全球大流行将引领我们重新审视学习这件事。总的来讲,绝大多数的正规教育院校并没有在向世界输送其正迫切需要的创造性思维者。这场新型冠状病毒全球大流行需要用创造性的思维方式去解决,然而我们现在的教学方式培养的是趋同思维。我们以既定学位发展路径为主的教育体系并不能够发掘出每个人自己最好的一面。

    大流行时期教育的线上转移给建筑院校提供了一个可以重新定义学习体验的契机。教学的优秀与否不取决于教学媒介,而是在于适应和发现新的方式方法,还可能要替换掉那些在新的挑战面前不能做出适应和改变的教育者。

在线学习

    我相信一定会有教授坚持认为建筑是不能在网上进行教授的。这种创造力和变通性的不足是没办法带领我们共同前进的!对于常规学科,尤其是其中像建筑学科这种还需要有例如美国国家建筑认证协会认证并授权其学位课程的学科,把全部课程改为网课是一个艰巨的挑战,但并不是不可能实现的任务。因为认证协会是大学体制之外的制度,在改革中占据至关重要的位置,只有大学促使认证协会去改变,他们才会做出改变。此外,建筑业界也将需要做出改变去面对这次的危机,以及更重要的,下一个全球危机—气候变化—多数建筑环境都对此有应负的责任与义务。

    想要成功,那些制作了有创意又有吸引力的教学体验的教育者需要被人了解和关注,这样其他在线上课程内容的制作上遇到困难的教育者就可以学习借鉴。在疫情迫使下改为的网上教学正是为我们展示未来的工作和终生学习方式的实际举例。学校的工作和学习方式不会不受改变,这场疫情也正在加速未来的实现进程。

    我们不能再继续制作像当前现有的这种无效的网上学习体验,例如对着静止的课程幻灯片演讲,或者是照着概要列表逐条去念。95后是完全在网络充斥的时代里成长起来的一代,我们现在创作出来的多数的线上学习材料还不能达到他们所期待的线上学习体验。线上学习是能够将信息以多样的形式展示出来的平台从而可以激发不同类型的学习者,可以是视觉型的、听觉型的、阅读/写作型的又或是动觉型的学习者。现在正是像 YouTube 这样成功的、普及的学习平台可以去启发和引导传统教育机构的时候。

    我们当前使用的方式并不一定是可以解决问题的方式,因为它们常缺乏在教室里学习的双向互动和自发性。任何通过其他线上工具可以制作出来有效并吸引学生的学习内容的老师都应该被鼓励,而不是在线上服务的合同义务里受到条条框框的限制。我们现在除了那些传统的教育软件还有很多新颖的工具可以尝试,比如说像 Mural 可以用于团队之间合作和解决问题,或是像 Slack 可以用来小组交流。

异步学习

    有学生对全家人都同时在家的情况感到不便,有有孩子的学生可能需要长期在家上学,以及有在隔离中或是生病了不能上课的学生,都将使异步教学成为一个关注焦点。

    异步学习可以让学生们按照自己的速度进行学习。四年制学位所给出的时间框架不一定能提供最好的学习体验。那些学得快的人会因为感觉课程进展缓慢而郁闷无奈,那些在学习内容上挣扎的人则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吸收知识。异步学习可以同时解决这两个问题。

个人化学习

    个人化的学习方案将需要得到重视。完成一个学位的课程设置必须要有灵活变通性从而去鼓励一个人的创造力和横向思维。如果有地方能提供一门可以满足学位要求的网上课程,不管是去参加像 Pathstream 这种由专业机构参与的合作课程,还是去完成和学业设置相关的资格证书,我们都应该鼓励学生去修读这样的课程。

    从我个人经历来讲,有很多次我几十年的专业经验,我在建筑领域所获得的许多专业证书,还有我为成为执业建筑师参加过的国家规定的建筑注册测试的合格资质被教授和领导完完全全地忽视。举个例子,我对课程持有课程免除权,免除与否的决定结果既发挥了我的专业经验,也得到了该授课教授的允许,然而却被直接反驳划为无效。驳回原因:如果学校同意一个学生去免修一门课,所有学生都会跟着申请免修的。也许每个人就都应该申请免修!学生在完成自己学位的学习过程中积极主动地去寻找去走出属于自己的前路是有创造力、坚定好学和有领导力的表现。

    我曾经想要修读建筑和景观设计的研究生双学位。但是因为这“不符合规定”就没能让我实现我的想法。我们可以看到,程式化的规定正在这场病毒大流行的危机中慢慢溶解,创造了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去解决一些几十年来形成的死板的规章制度。能够可以根据个人调整又可以和国家未来需要的工作相对接的学习方案,应该成为制定建筑学习体验的重要基础。

    在这场疫情结束之后,我们没有理由停止发展网上学习异步学习个人化学习!尤其当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什么会“突然成为可能”,我们便可以让未来的建筑师建立更扎实的“迫切需要”的创造性思维基础和更熟悉“迫切需要”的“重大突破”。这就是建筑行业未来的工作。

(原文:http://www.archdaily.cn/cn/940175/xin-guan-yi-qing-wei-ke-shi-hua-jiao-xue-dai-lai-de-ji-yu)

——————————————————————

【扩展阅读】

1、疫情之下,建筑教育的未来将何去何从?
    https://www.archdaily.cn/cn/946907/yi-qing-zhi-xia-jian-zhu-jiao-yu-de-wei-lai-jiang-he-qu-he-cong(2020-09-06)

2、新冠疫情结束后,建筑各个领域的发展预测
    全文:http://www.archdaily.cn/cn/940170/cong-xing-ye-qi-ye-yu-ge-ren-jiao-du-kan-xin-guan-yi-qing-jie-shu-hou-de-jian-zhu-ling-yu

3、在新冠肺炎的影响下,该如何改变教学空间设计?
    保证面对面教育环境中的安全社交距离
    全文:https://www.gooood.cn/how-to-transform-your-learning-environments-for-covid-19.htm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