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五月建筑书单 | 以阅读代替隔离 哪本书都一样

    好的设计师,往往都不断的学习,不断的积累经验。看书就是最好的学习方式。世界变化的速度远远快过我们思考的速度,试着静下心来,看看那些优秀的建筑师对于建筑的理解。

    2020年5月15日,“基准方中”微信号推送了“READ | 五月建筑书单 VOL.1”,有Francis D. K. Ching《建筑:形式、空间与秩序》、大卫·马祖凯利《建筑师》、Bjarke Ingels《是即是多》、Rem Koolhaas《SMLXL》等10本书。.

Peter Cook
《阿基格拉姆学派》

    上世纪60年代发生了几次艺术革新运动,但是让人最为印象深刻的大概就是阿基格拉姆学派的建筑师们了。这个来自英国的团队为城市创造了诸多新视角,该团队由诸如Neil Denari、Lebbeus Woods、Morphosis等设计师领导。

    这本书源于他们自身的深入思考,其中也包括有大量的精选黑白图像。当前习惯于数字化表达的建筑师们大概十分愿意理解该运动的起源。

Bjarke Ingels
《BIG:从热到冷的建筑适应之旅》

    这本书不仅仅有着极具创意的设计作品,同时也表达了如何在变化的气候条件下进行设计工作,这类问题在实际工作中常常遇到。

石上纯也
《自由建筑》

    石上纯也因其作品而闻名,在其中,结构体系十分模糊,同时结合了森林、丝带、亦或是天空的外观形态。

    作为菊竹清训、伊东丰雄、妹岛和世师承关系下的新一代,石上纯也在“建筑消隐”的这个模式中走到近乎极限。他认为他要创造的是界限极其模糊的空间,让建筑融于环境,说道:“我喜欢模棱两可的空间边界,这些边界不是由墙壁定义的。”

Rafael Moneo
《莫内欧论建筑——21个作品评述》

    书中精心挑选了21个项目,针对这21个项目所撰写的文章虽然都是为这本书而创作,但内容上却各不相同。其中一部分主要是对工程的描述,另一些则是陈述了项目的意图,而另一些则列出了建筑师在项目设计建造过程中面临的理论挑战。这些评论通常以注释、观点和评注等方式对每一个项目进行解释和说明,同时阐述了相关的理论基础。

Kate Ascher
《作品:城市解剖学》

    学习建筑多年之后,你也许会了解一些建筑的组合方式,但是首先你应该了解建筑功能的设计过程。在这本书中,Kate Ascher结合了交通、水电、暖气等系统,将建筑与城市环境相连接,同时还与城市具体项目相连接。

Amale Andraos and Dan Wood
《穿过这座桥,我们便到达彼岸》

    这本书起源于WORKac工作室的联合创始人Amale Andraos与 Dan Wood之间的对话,其中既有作品回顾,也有与项目相关的激烈沟通。这些内容事关这个当代工作室的作品、想法,以及对未来的规划。

(全文详见:https://mp.weixin.qq.com/s/npBAGDoUWWKePD_ZTjsRKg)

以阅读代替隔离,哪本书都一样

所有的阅读都是隔离阅读。
Mark Athitakis

2020/05/14
来源:界面新闻

    我们书评人早就准备好了。二月底,当新冠病毒开始进入美国人的视线时,像我这样的书评人大军就开始行动起来。我们在制作书单方面有丰富的经验,而现在,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这些书单。......我们的 “隔离书单”应该包括什么?我们有答案:《末日逼近》《鼠疫》《瘟疫年纪事》《霍乱时期的爱情》《第十一站》。

    但很快,这种只针对瘟疫的推荐策略就开始出现了问题。到了3月底,“隔离书单”中开始出现一些让作家从中找到安慰的书......。有些书可以帮助你更好地了解流行病;当流行病是你最不愿意去想的事情时,还有其他书也不妨一读。一封来自《哈珀》杂志的邮件提醒我,他们网站上有着169年来的所有文章,是“你必不可少的隔离伴侣”。

    通过强有力的检测、保持社交距离——以及对一些人来说,大量阅读威廉·迪恩·豪威尔(William Dean Howells)——我们可以战胜这场危机。但我们从中所能了解到的是,任何阅读都是有效的。我们从只聚焦于自我改善类的作品迅速转变为杂食性阅读,这是现代文明长期以来的值得欢迎的信号:所有的阅读都是隔离阅读。

    也就是说,我们不只是把阅读作为一种教育自己,或者是“探索其他世界”的手段,而是在字面意义上与他人保持距离。尽管蜷缩在角落里捧着书似乎是一种正常不过而又自然而然的行为,但独自一人静静地阅读,是一个相对较新的现象。

    阿尔贝托·曼格尔(Alberto Manguel)在1996年出版的《阅读史》A History of Reading)一书中指出,在17世纪之前,无论是在书房里抄写宗教典籍,还是在酒吧里读新闻,更常见的阅读方式是大声朗读和集体朗读。......在4世纪,圣安布罗斯看到圣奥古斯丁默读书时,大惑不解。亚历山大大帝默默地读着母亲的信,也让他的士兵难以理解。


《阅读史》
[加拿大] 阿尔维托·曼古埃尔 著,吴昌杰 译
商务印书馆  2002年

    按理说,读书会让你成为更好的人,但这不是拿起书的真正原因。

    到了18、19世纪,默读已经变得更加普遍,虽然并不总是被社会所接受。文学史家罗伯特·丹顿(Robert Darnton)指出,随着私人阅读的蓬勃发展,一些人担心这种行为会对身体产生影响。他引用德国作家海因茨曼1795年一本小册子中的警告,过度阅读会增加“感冒、头痛、眼疾、热疹、痛风、关节炎、痔疮、哮喘、气喘、心肌梗塞、肺病、消化不良、大便不畅、神经紊乱、偏头痛、癫痫、心境不佳和忧郁症的易感性”。

    也许海因茨曼之所以如此关注阅读造成的生理后果,是因为许多默读读者阅读的地点是他们的床上。卧室成了寻求隐私的读者最理想的避难所,以至于法国教育家让-巴普蒂斯特·德·拉萨尔(Jean-Baptiste de La Salle)在1703年对这一习惯大加挞伐:“不要模仿忙于读书的某些人。如果不是为了睡觉,就不要待在床上,你的美德将从中受益匪浅。”在所有这一切说教中,有一种厌恶女性的倾向。在受过教育的阶层中,越来越多的女性成为个体读者。“在那个只允许妇女拥有极少私人物品的时代,她们拥有书籍,”阿尔贝托·曼格尔写道,“而且她们更多地把书留给女儿,而不是儿子。”要了解这种状况有多可怕,可以参考1853年比利时艺术家安托万·韦尔茨(Antoine Wiertz)的画作《小说的读者》(The Reader of Novels),这幅画描绘的是一个裸体女人无耻地在床上捧着书,一个魔鬼躲在床下向她塞更多的书。


《小说的读者》

    如今,人们常说读书的主要功德是理解别人。但在早期的鼎盛时期,私人阅读的魅力在于,它是理解自我的一种方式。私人阅读提供了一个避开政府、教会和男人支配的避难所。(韦尔茨画中的女人在她的床边挂着一面大镜子)。“比起向印刷文本的转变,向默读的转变可能需要更大的精神上的调整,因为它使阅读成为一种个人的内部体验,”

    丹顿写道。阅读所带来的部分乐趣,是它不再有狭窄的目的,而是可以容纳各种兴趣。丹顿写道,“那些早期的默读者阅读,是为了拯救他们的灵魂,改善他们的礼仪,修理他们的机器,引诱他们的爱人,了解时事,或者只是为了好玩。”

    《瓦尔登湖》可能是最著名的社交疏远行为,也是关于社群重要性的教训。

    乐趣——还记得吗? 像我认识的大多数读者一样,在更难获得隐私的时候,我一直在努力追求私人阅读的时光,它让我逃避,给我带来乐趣。......。

    当其他国家和美国的小部分地区开始向恢复正常的方向迈出试探性的步伐时,有很多人开始讨论,我们会从隔离这段时间里学会并保留哪些习惯。也许我们会更频繁地与朋友和家人联系,也许我们会尝试更多的食谱。也许在当地的独立书店再次开张后,我们仍会继续呼吁支持当地的独立书店。如果是这样,也许我们会记得,一本书——任何一本书——给我们的逃避机会都是值得被记住的。全世界都想告诉你,你开着静音,你开着静音,但你可以冷静地回应:我知道。

本文作者Mark Athitakis系作家、评论家。

(翻译:李思璟)
来源:华盛顿邮报
原标题:Forget all those reading lists. During a quarantine, any book will do.

(原文: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4363587_qq.html)

点击微信扫一扫

星期日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最近留言

没有数据
扫描二维码访问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