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战“疫”|哈工大创作研究院学子的海外战“疫”青春

2020-05-16 11:30

    何为青年?是少年放肆无畏的梦想,也是成年掷地有声的担当。随着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持续蔓延,坚守在海外的中国留学生备受牵挂。面对疫情,留学生们顶住压力,步履不停,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绽放战“疫”青春。

    近日,联系到七位创作研究院(寒地建筑研究所)学子,他们有的坚守在异国他乡,面对肆虐全球的疫情有着与我们不同的所见、所闻及所想;他们有的曾经留学海外,对留学生目前的处境更能感同身受,有着更多的思考与体会、倾诉与表达。


    去年秋天来到日本,游了红叶看了花火听了新年的钟声,本以为这个春天赏樱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可是这个春天的压抑让无数人想退回重启。

    从新闻平台开始报道不明原因肺炎的新闻开始,整个2020年的轨迹就被悄悄改变了。

    学校的开学时间推到了五月,每天在家自习成为了日常,组会还在有条不紊地安排,虽然一直在屏幕上跟教授对话有点网友连线的感觉,但是教授每次都会仔细关注大家的研究进度,也有隔空操作的现场操练,习惯了节奏以后,心里已经把开课延迟当成了超长春假,除了不能出去玩,生活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虽说已经离开创研,但这个词就像是无形的纽带串结不会终结的关系。毕业前夕的小群一直保留至今,一起从创研毕业的大家会时常相互询问近况,分享各自的生活,就像曾经在创研里走过伙伴的身后,“你在做什么项目?”论文进展如何?”。创研的美妙之处也大抵在此,知识能力和情感在创研人之间不停流转,像是魔术师的袖口,以前得到的和未来可能得到的总是超乎想象。

    也会跟创研的老师讨论研究问题,更像是朋友之间的天马行空,中国的木塔和日本的木塔里用了钉子吗?世博会影响了城市更新吗?日本的确诊数据真实吗?导师和学生之间的联结也因为创研这个独特的烙印变得舒展而不僵硬。当然是我从讨论中受益匪浅,一直接受着来自前辈的宝贵经验,所以现在回想,愿意不厌其烦给我们生活和学术指点的他们是多么可爱,当初的逆反和抗拒就好比小朋友把不喜欢吃的蔬菜偷偷挑走,大家长仍会告诉你这个对身体好,原来在他们眼里的我们也很可爱。

    要是说疫情期间在海外,有什么特别的感触,那大概就是来自国内的种种关怀。回复父母长辈的叮嘱已经成了我每日打卡内容,朋友更是在国内口罩供应稳定后寄来了这个世界通货,还有更加贴心的就是,来自祖国的健康包。

    除了健康包,祖国对毕业却困阻海外的留学生也提供了很多援助,包括提供短期的低价住宿,大使馆团购机票,无条件中断公派还有公费资助原标准延长等等,只有亲眼看到才知道,祖国没有让任何一个在外的学子承受异国困苦。

    身边的很多小伙伴都说,海外抗疫让自己成长了许多,开始学会独自面对困难,努力让身边的人放心,也开始珍惜时间,抓住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更能体会到平静生活的难能可贵,也愈发理解何谓家国。

    有了这次特殊的经历,我们都能变成更好的人。同气连枝,共盼春来,希望疫情早日过去,共度担忧假期余额不足的时光!


    这次疫情对于美国的影响到底有多大,会持续多长时间,目前都是未知数。

    对于目前留美的学子,各大学给出了很多人性化的措施以保障居家的生活。学校已经开始了了线上授课的模式,以更加灵活变通的方式帮助学生完成学业。很多无法线上进行的实验课程、艺术和体育类课程将取消或者采取调整为其他的方式。

    一些大学要求学生在短时间内离开校园,给很多留学生带来了不小的经济负担。对于要离开美国的学生,学校的经济援助办公室将会帮助负担旅费。学校也在招募志愿者,帮忙保管行李。还有些大学为不能离校的同学提供住宿。

    有不少留学生选择回国,根据资料,中国入境人员高达日均12万人次。但回国也实属不易,机票水涨船高,甚至需要各地转机,即使这样也⼀票难求,按照机票价格的走势,花几万飞回来对于大多数留学生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其实留学生的生活并非外人看到的那么光鲜亮丽,不仅要克服语言上的困难,还要独自料理生活上的各种琐事,突遇疫情,更是让留学生活难上加难。疫情期间,虽然隔离在家,但并不能停下学习的脚步,我开始为自己制定每日学习目标,并全力完成,同时加强健身,学习烹饪,试着平衡学习与生活,努力去克服隔离造成的孤独与煎熬。

    虽然身在国外,仍然能感受到来自创研的温暖,老师们会定期与我联系,询问近期生活学习的状况,并给予我鼓励和关怀;定期的线上学术会议也帮助我更好的解决在学业上遇到的难题。

    与此同时,也收到了母校的口罩和祖国的健康包。因为老师、同学的关爱以及母校、祖国的牵挂,让独自在海外的我不再感到孤立无援 ,也渐渐学着与隔离生活和解。

    "江山三千里,家书十五行“,期待回家的日子!


    再次出发,认真生活。

    2019年12月中旬,我来到了荷兰埃因霍芬理工大学开始了为期一年的联合培养博士的海外生活。刚到荷兰一个月,国内便爆发了新冠病毒,并且开始了封城、全民隔离居家办公的生活。当时的欧洲,还是一篇“祥和”的状态,没有对新冠病毒防疫的任何措施,直到2020年2月份意大利全面爆发新冠病毒,欧洲各国才逐步开始采取封国、居家办公的防疫措施。荷兰也从三月中旬开始实行居家办公的防疫措施,我也开始了不知道何时会停止的独自居家隔离学习的生活。

    早在疫情在意大利刚刚爆发,母校就已经建立了完善的每日上报信息系统,在海外的我们每天都会在微信平台上报自己的健康信息。建筑学院的叶老师会定期和在海外的我们进行微信联系,关注我们在海外的现状,以及海外疫情的趋势,同时给予我们支持与鼓励。创研院的费老师也会定期与我进行微信联系,关心我的生活情况,情绪是否稳定,嘱咐我防疫的相关措施。研究所会定期组织语音会议,辅导我在学业上碰到的疑惑与难题。

    因为老师、同学和朋友们的关心与支持,独自在海外的我,也开始适应这样的隔离生活。孤独在大家的爱中渐渐融化了,我也不再那么恐惧。虽然依然没有什么工作效率,但是消极的声音越来越小,生活也变得明亮了许多。

    这个过程中,更是收到了祖国母亲的爱。中国驻荷兰大使馆多次为海外学子免费发放防疫物资。身处异国他乡,街上都是说着不同语言、有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在这特殊时刻,有时不免会有黯然神伤。当收到荷兰大使馆为我们准备的健康包时,眼泪瞬间留下。原来无论身处何方,都是华夏的子孙,祖国母亲都不会忘记我们,被牵挂的感觉真的很幸福!

    一转眼已经隔离了40多天,在爱的滋养下,我的情绪慢慢平复了下来。爱让我知道我其实并不孤单,我的身后有祖国、有母校、有老师、有同学、有朋友、有亲人、有父母。我开始在焦虑的时候主动去做一些事情,缓解这样的不安。开始制定作息表,开始做每天的学习工作计划,并尽量完成。

    生活又开始充满了光和希望。每天清晨,拉开窗帘,光洒进房间的每个角落。煮一杯咖啡,放一块巧克力,一天都是甜的。开始学习做饭,学着包粽子、炖猪蹄儿、煮咖喱。耐心观察锅里的食材慢慢变色,细嗅食物散发的香气。练习使用固体水彩,画了一些不成形的小画。下午浓烈的太阳,傍晚被染红的天边,一切都是那么鲜活灵动。家里的薰衣草开花了,校园里的花也无比绚烂的绽放着。戴好口罩去湖边散步,用手机记录飞奔而来的大鹅。

    不为过去忧伤,不为未来焦虑,只是感受当下的这一刻,不论是好是坏,只要自己认同都是最好的一刻。

    师长亲朋的牵挂与问候,祖国母亲的支持与帮助,都使身在海外的留学生感受到了的强烈的安全感与自豪感。面对肆虐全球的疫情,曾经在海外留学的他们,对留学生目前的处境更能感同身受,在这里他们也有些话想说。


    感谢所有遇到的人和事,希望远方的你们一切安好。

    其实在这段时间,我每天都或多或少会回忆起在意大利上学的两年时光。

    在今年3月份意大利疫情大爆发时,我给都灵理工的老师和同事们发去了邮件,表达了简单的问候并询问他们是否需要口罩等防护物资,从他们的回信中得知他们一切都好。并且学校已经开始居家线上办公了,我的心也踏实了很多。在此,感谢创研院的张宇老师发起的为都灵理工捐款的活动,让我在焦急中找到了组织。在这个时候我发现,我很爱那个城市,那所学校,那间办公室,我从那里学到了很多,也收获了很多。

    我在都理的博士选题和在国内的截然不同,是关于city study的,通过对人群活动的统计去发现规律,再加以应用。我还记得第一次做调研分析分享会时,我的意大利导师带头为我鼓掌,助教Lorenzo把隔壁办公室的人叫来一起讨论;在Brescia做summer school的时候,我向那的教授们介绍我意大利论文中的street furniture usage 模型,之后的暑假,组织人Prof. Arenghi发来邮件希望我单独整理一份当时的设计成果,因为要向当地的政府汇报,把改造成果落地,并且希望有机会交流一下我的usage模型;在我完成最后一次答辩后的冷餐会上,我向我的意大利导师介绍前去旁听的母亲,我的导师Prof. Bosia拉着我对我说:这是生你的妈妈,在一定意义上,我也是你的妈妈。

    感谢意大利的时光,让我对科学问题的研究有了新的启示,完善了自己的科研观,感谢我的导师以及助教手把手教我做答辩PPT,感谢所有遇到的人和事,希望远方的你们一切安好。


    樱花虽美,却是人家风景,白雪虽寒,仍是故乡味道,对于家乡的思念牵动每一个游子的心

    最近在国际蔓延的疫情让留学生人群受到关注。我曾经也是一名留学生,有过2年多的留学经历,在这里谈谈出国留学的感想。

    在多数人眼里留学生是光鲜的,他们能够走出国门,接受国际化的教育,享受先进的学习环境,然而在光鲜的背后,留学生们往往经受更大的压力和挑战。对于多数留学生而言,出国留学是人生中首次独立接触社会。国外学校很少提供国内院校的“保姆”式服务,留学生需要独立面对租房、交通、饮食等诸多生存问题。同时,由于非母语环境,留学生需要投入更多学习时间,更多的努力,有时却不能在成绩上得到反馈,面临极大的心理压力。

    在多数人眼里留学生是光鲜的,他们能够走出国门,接受国际化的教育,享受先进的学习环境,然而在光鲜的背后,留学生们往往经受更大的压力和挑战。对于多数留学生而言,出国留学是人生中首次独立接触社会。国外学校很少提供国内院校的“保姆”式服务,留学生需要独立面对租房、交通、饮食等诸多生存问题。同时,由于非母语环境,留学生需要投入更多学习时间,更多的努力,有时却不能在成绩上得到反馈,面临极大的心理压力。

    这次疫情的泛滥,致使留学生的海外生活更加艰难,希望仍在海外的学子们保重身体。乌云只能暂时遮挡阳光,却掩盖不住心中的那片蔚蓝,让我们坚守信念、笃定前行,共期美好的明天。


    未相见,云想念。

    2020年1月18日上午9:15,我结束了在美国西雅图华盛顿大学为期一年的访学生活,落地哈尔滨。接着就是春节,再接着就是疫情,回来之后甚至还没来得及和老师朋友见面,就开始了居家生活,相思之苦无处安放!

    刚回来时有人说“你真不幸,回来就赶上疫情”。前一段时间大家又说,“你真幸运,美国现在这么严重多亏你回来了”。其实我倒感觉没有什么幸或不幸,出生在和平年代,人生的无常让我们遇上的太少,而无常本是常态,我们要既脆弱又顽强的活在这浩渺宇宙中。这段日子我并不觉得有什么难熬,只是很心疼那些被疫情缠绕的病人和医护人员。

    这段100天的超长“假期”是人生中前所未有的,因为要忙论文的事,也从没觉得这是假期,只是换了个地方学习,还大大节省了交通时间,虽然有时也会因为吸收不到天地的灵气和人气而感到失活。回国之后,老师为博士们召开了几次线上会议,并且每次都会以极快的速度给予反馈,这反倒提高了大家的学习效率。就是苦了老师,要关心学生、员工、设计方案、院内经营……容量简直是大家的10倍。

    回来之后,我也花了一些时间整理。整理在美国的过往、整理自己的屋子、整理未来的思绪。整理真的是个力气活,但哪怕一项花了两三天,之后也会觉得值。因为首先对自己有了交代,知道自己做过了什么,有多少分量。之后会让人觉得明净,缕清了背后的一团乱麻,然后轻装上阵。借着疫情这段特殊时光,接下来就简单谈谈留学的感受吧。

    方向感、目标感很重要,尤其是博士。博士最大的痛就是战线太长、太需要自学,在这种“散养”模式下,没有上学的课程表、没有上班的日程,你孤军奋战还摸石头过河,需要强大的自我寻路和自我迭代能力。而我们从小被带领惯了,真正的理想甚至兴趣都变得模糊,尤其这个时代,各种价值观强烈冲击着你,经常由于迷茫而不知去往何方。有的人跟着大部队走,有的人自己开宗立派,你想清楚了吗?我曾是个脑部行动大于脚步行动的人,但由于缺乏实践经验的数据库,无法支撑我做出透彻的选择。于是我觉得,“想清”这个结果可能并不存在,永远都是“未完成”。你以为你能想的清,然而岁月不待人。逼自己有一个小目标和大方向,总之别站在原地,一边走,一边矫正方向吧。


    巴塞罗那是一个美丽的地方,那里留存了我生命中一段最难忘的时光。

    初到巴塞的第一晚,仰望月色映照下神秘的圣家教堂、流连在古埃尓公园的林间小路,我深深地感叹高迪的才华与天赋,同时不由自主地爱上了这座浪漫、自由的城市。高迪的设计塑造了整座城市的风貌并向人们传达和灌输着热爱自然、崇尚自然的思想,我几乎走遍了这里的每一座公园,在不同的自然风景和景观设计中汲取自然的力量并感受巴塞人对自然的敬畏。

    如今我蜗居在家中,一座偏隅北国的小城镇,这里不比巴塞的旖丽风景,没有蔚蓝的大海、繁复的花丛,更没有著名的大师作品,虽已入夏初时节,仍有疾劲的冷风呼啸,但低矮的山丘同样能孕育绿色,抽新的柳枝和含苞的桃花同样能带给我生机和活力,没有了城市里的车水马龙,我的内心多了一份宁静和沉思。就这样我的故乡和巴塞一样,用她独特的方式滋养着这里的人们。

    此时,我惦念着巴塞的一切,阳光、街道、建筑、公园和可爱的人们,我的那位已满头白发,却爱穿亮橙色毛衣的导师;家附近超市里留着白胡子的胖大叔;健身房会说英语的热情的法国女人;中餐馆总是赠菜的老板娘。然而在这个特殊的时期,你们还好吗?巴塞还好吗?我相信巴塞炽热的阳光总会驱散病毒的阴霾,到时候人们依旧可以牵着自己的爱犬在草地上、在沙滩上继续无拘无束的生活,而我的故乡也能恢复往日的熙熙攘攘,广场上又会活跃起奔放的广场舞、充溢着孩子们欢快的笑声,希望那一天能早点到来!

在这段特殊的时期,海外留学生们的近况一直牵动着国内亲友和师长的心。面对疫情带来的种种考验,我们看到了留学生克服困难,努力学习,认真生活的身影。他们对于祖国的感恩,对于生活的思考,对责任的担当,对彼此的鼓励,都让我们看到了当代青年的希望。

一个国家最好看的风景,
就是这个国家的年轻人,
奔涌吧,后浪!

创作研究院是哈工大建筑设计研究院的教学科研平台,长期致力于寒冷地区建筑理论研究与设计实践,在教育建筑、体育建筑、高层建筑、博览建筑、低能耗建筑等领域的关键科学问题研究上取得了显著成绩。

创作研究院导师团队由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美国建筑师协会荣誉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候选人、梁思成建筑奖提名奖获得者、哈工大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梅洪元教授领衔,目前有博士生导师2人、硕士生导师6人,在读博士生20余人、在读硕士生40余人。

团队实行导师、博士研究生、硕士研究生的金字塔管理模式,实现优势互补、资源共享。

同时作为哈工大建筑学院的科研机构——寒地建筑研究所,团队致力于打造产学研结合的两院一体化平台;并以国际化项目与学术交流为特色,实现学生的高水平、全方面培养,成为建筑学科科研成果转化与寒地建筑技术创新的实践平台。

创作研究院成立25年,已培养博士50余位,硕士300余位,为我国建筑业界输送了大量优秀人才。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td6iT4sfdymrJDeOwijSAA)

点击微信扫一扫

星期日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最近留言

没有数据
扫描二维码访问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