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仅需要平凡的图书馆?!建筑大师安藤忠雄和隈研吾设计的图书馆

    过去人们习惯于去图书馆查阅资料,而现在人们越来越多地依赖于网络。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特别是google、百度等搜索引擎的发展,人们获取外界信息变得越来越方便,对传统图书馆的依赖程度也在逐渐下降。 这给传统图书馆的生存与发展带来了危机。

学生仅需要平凡的图书馆?!

    早在20世纪40年代,大学图书馆就面临着生存危机。纽约著名的图书馆学学者和大学图书馆馆长Charles Gosnell表示,机构不断变化的学术发展重点和空间的限制可能会牺牲某些藏书,特别是化学、经济和教育等高技术领域的藏书。图书馆可能依照年代顺序淘汰可能具价值的书籍,而保留下的皆是新书,Gosnell在他的文章中称之为“图书死亡率”(book mortality)。

    当然图书馆挺了过来,但随后,网络的兴起又重新引发了人们对“图书馆将过时”的担忧。到目前为止,网络也没有使得图书馆灭亡。但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用于图书馆的高教预算所占的百分比一直在减少,在许多机构中的纸本资料预算相较减少,而电子资源方面的支出却在增加。

    许多高校图书馆希望证明图书馆的功能凌驾于网络之上,因而用心投入资源及经费在室内设计翻新建筑或提供新颖炫目的技术设备,例如3-D打印机和创设“媒体中心 ”、”创客空间”及提供相关设备(如绿色屏幕)。

    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创客空间”这一概念开始影响到美国公共图书馆。据统计,目前有109家开始将“创客空间”融入自身经营理念,除了发挥其图书馆的功能之外,还利用自身优势创建“创客空间”,提供各具特色的服务。

    作为美国三大公共图书馆之一,克利夫兰公共图书馆为了寻求自身发展、拓展业务范围,成立了以科技为轴线的TechCentral。它是一个创新技术和学习中心,能够为克利夫兰主图书馆和其他27个图书馆分支提供大量技术服务,与此同时给社区提供大量的技术培训课程。该图书馆正与社区及当地企业进行合作,努力将TechCentral打造成技术学习、交流、创业为一体的“创客空间”。

    明尼苏达州的Macalester College library有一个“创意实验室”,它将其描述为“一个类似于许多大型科技公司的协同工作空间”,学生们可以在那里戴上虚拟现实头盔感受到微型动物。

    然而这一切都只不过是浮华而已,调查数据和专家建议,学生们通常最喜欢图书馆提供的简单传统的功能: 在一个安静的地方进行小组研究或合作,打印研究资料并且可借阅图书。值得注意的是,许多学生表示喜欢寻求图书馆员的协助,帮助他们查找难以找到的资料或浏览在线学术期刊数据库。正如作家Neil Gaiman所说的,“ Google可以带来100,000个答案,但图书馆员可以指引你正确的位置。”学校一直致力于改造校园图书馆——尽管学生们只想要基本的东西。

    一些大学将图书馆视为可以提供各种各样的学生服务的最佳场所,甚至从家教到儿童托管领域。正如印第安纳大学图书馆学教授在2016年的一项研究报告中指出,这种“变化的潮流”正威胁着图书馆实践和核心价值观

    所谓的”数字原住民”(digital natives)仍然期盼使用图书馆作为图书馆。一项2015年的研究显示:92%接受调查的大学生表示他们更喜欢纸质图书胜于电子书。(另外,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实体资料比电子格式更有利于学习。)

    2016年,一项针对Webster University学生的调查也显示出对数字资源的使用有限,调查发现,只有18%的学生“经常”或“非常频繁”地阅读电子书,而从未使用过电子书的学生达到了42% 。Duke University在2016年对学生的调查得出了类似的结论,像即时通讯或数据可视化这样花哨的图书馆服务在学生的优先列表中排名靠后。而使用3d打印机和虚拟现实耳机等设备的需求也相对较低,受访者更倾向于强调对Wi-Fi的需求。

    许多大学图书馆正在进行自我改造,或许它们是在试图修复图书馆的核心竞争力,但事实上竞争力并没有完全消失。当一名社区学校的学生被问及他想从校园服务中得到什么时,他称自己更关心知识

【参考文献】:
https://www.theatlantic.com/education/archive/2019/10/college-students-dont-want-fancy-libraries/599455/

(来源: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87871-1210639.html)


巴黎美术学院图书馆

这是1905年巴黎美术学院图书馆的照片。巴黎美术学院训练建筑师的方法是学习先例。学生在做设计之前要先从学院图书馆获得有关先例的“档案”。

(上图选自哈工大(深圳)建筑学院微信《教学丨建筑构思与物质现实密不可分——基础训练与递进式设计双主线教学方案及实践(上)》:https://mp.weixin.qq.com/s/9S6zS8wQTK9s-NuTgic9nQ)

——————————————————————————

建筑社交的虚假繁荣:我并不想在图书馆里围观别人谈恋爱(2020-04-29)

    把图书馆还给我等「单身狗」~

    虽然说现代人的生活离不开社交网络,但不代表我们就要像个行走的二维码一样随时随地的准备着搭讪或者被搭讪。更可怕的是,我们吃了一半人间烟火的建筑师也敏锐的只捕捉到了这句话的前一半,然后各大公共建筑就在大型相亲现场的路上越跑越远。

    其中,图书馆是个重灾区。图书都是背景,读书就是浮云。舞台有多大,脱单的希望就有多大。于是,好好的图书馆摇身一变都转型成了非诚勿扰。
    没有大型网红社交空间的图书馆现在不配拥有姓名。

    (全文详见:http://www.shejipi.com/359919.html)

——————————————————————————

国内第一家无纸图书馆开馆
    上海健康医学院新南苑图书馆于2019年12月初开始试运营,这是国内第一家无纸化图书馆。
    该校无纸化图书馆以“共建、共享、共生”为建馆理念,即和其他学院(部)联手共建,与该校人才培养效果和培养目标相联系,供师生共享,打造师生共同成长的学习、交流空间;切实践行学校领导提出的场馆建设要“从简单场馆变成教学的场景,从普通的空间变成学习的平台,从一般共用变成特色品牌”的要求。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796449&do=blog&id=1215256

【扩展阅读】

安藤忠雄、隈研吾……这些建筑大师设计的图书馆,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日本人爱书是出了名的,不仅有诸多颇具个性的主题书店,就连图书馆也都是大手笔!竞相邀请许多建筑大家操刀设计;它们本身就是一种建筑艺术,与书籍一样,值得细品与研究,并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安藤忠雄、隈研吾、伊东丰雄……这些建筑大家们都参与过图书馆的设计,遍布日本各地,甚至海外。他们的创意与匠心之笔,也赋予了图书馆以灵魂及个性,令人发自内心的震撼加敬佩,“原来图书馆还可以这样设计”,对知识的敬畏更进一步。

    参与过图书馆设计的名家太多,我们精选了七座代表性的场馆

(全文详见:https://mp.weixin.qq.com/s/UDjscUwFsMXQBbbZOHJtPg)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