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好的医疗建筑 | 温度:10座与众不同的医疗建筑

一席第759位讲者:郝晓赛 | 让我站在这儿向大家讲什么是好的医疗建筑,我其实是很忐忑的。

什么是好的医疗建筑?

2020.03.21 北京

    我很紧张,听说现在已经有八万观众在看直播了。大家好,我叫郝晓赛,来自北京建筑大学。因为在当老师之前我在设计院里工作过一段时间,设计了很多家医院建筑,所以我经常自称为“医疗建筑师”。

    “什么是好的医疗建筑?”,这个题目是一席给我定的。其实我内心对这个题目是很抵触的,因为在医疗建筑领域,我们有像黄锡璆博士、孟建民院士这样优秀的前辈,他们不仅设计了大量的很好用的医院建筑,而且还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技术图纸完全公开。

    跟他们相比,我做的工作微不足道,所以让我站在这向大家讲什么是好的医疗建筑,我其实是很忐忑的。我想说明的是,今天我在这儿只是分享我自己在设计研究中对医疗建筑的一些想法、一些感悟,跟大家交流。

01
医院建筑的历史

    这张图片是17年前SARS爆发的时候,我和同事们在小汤山“非典”定点医院。中间那位男士就是黄锡璆博士,他是小汤山医院的总建筑师。SARS之后,这个医院的图纸被收藏在首都博物馆,作为历史事件封存了起来。没想到17年之后,这个医院的图纸再次被使用了。

    不管是小汤山医院,还是火神山、雷神山医院,这种应急传染病医院的建造,实际上是人类在无数次与传染病斗争的过程中形成的一种很传统的做法。也就是说,把传染病患在远离健康人群的地方集中收治起来,只不过跟古代相比,我们当代的医疗技术发达了,我们还能通过建筑设计,尽力地去为医护人员提供一个零感染的安全的工作环境。

    麦克尼尔在《瘟疫与人》中说过,传染病先于人类存在,并将与人类永久共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真的需要思考一下,未来的生活怎样,未来的医院建设是怎样的。

    来看看我们国家医院建筑的历史,我们国家的近现代医院建筑是从西方传过来的,在清末民初国门洞开的时候,随着医务传教以及西学东渐,全国各地出现了一大批由外国人建造的医院建筑。

    北京协和医院和武昌同仁医院都是西方人建造的,这种医院叫“南丁格尔模式”。在西方,最早的医院是宗教设施的附属设施,这种医院会围绕着宗教仪式的需求进行空间的布局。

    后来是怎么改变的呢?在克里米亚战争中有这么两家医院,第一家战地医院,它的伤病员的致死率高达42.7%,通过工程师的精心设计之后,比如说建筑物自然通风效果更好,可以提供更新鲜的空气,扩大床间距等等措施之后,病患的致死率下降到了3%。

    英国著名的护士南丁格尔参与了这场战争的伤病员的救治工作,她把自己的观察总结写成了一本书。之后,她对医院建筑设计的观点被传播开来,影响了一批医院的建设,这种医院建设的模式被后来人称为南丁格尔式医院,在世界范围内被广泛使用。南丁格尔式医院回应了卫生需求,医院建筑由此摆脱了宗教附属设施的身份,发展成一种独立的建筑类型

    我们再来看一个例子。对于综合医院建筑来说,随着医院不断地经营,它的不同科室是有萎缩,或者是有发展的。拿上次的SARS来说,在SARS中我们需要建发热门诊,而这次新冠肺炎时期,在发热门诊中还需要建方舱CT。在观察到综合医院的这种现象之后,英国建筑师John Weeks提出了“机变建筑”这种设计理论。


 

▲ “机变建筑” (Indeterminate Acrhitecture)

    通过一条长而宽的主要的通廊,把建筑物孤立的各个功能部门连接起来,同时,在中间又留下很多松散的可以自由生长的空隙。

    这样在医院建筑加建的时候,就可以把相邻的功能部门就近布置,而不是见缝插针。不然长年累月地积累下来,可能同一个功能部门分布在两栋相距甚远的建筑中,就会为医护人员以及病患相互的交通带来很多麻烦。

    在John Weeks看来,完整的理性的形式是建筑学的需求,而不是医院的需求。所以这个医院建筑,John Weeks的这个设计作品,它在建筑设计堆里看上去毫不起眼,没有正立面,但是它因为回应了医院“生长与发展”的本质需求,成了影响一代建筑作品的一个里程碑式的作品。

不管是南丁格尔式医院,还是John Weeks的“机变建筑”,我们都能看出,这类医院建筑创造性的方式方法,解决的是很多医院面临的普遍性问题,由此影响了医院建筑的共同体

02
对当代医院的吐槽

    那么当代的医院是一个什么情况呢?不管是在生活中跟同事交流,还是在医院调研中,我听到的对医院的吐槽是居多的。


▲ 北京儿童医院

    这是我在北京儿童医院拍的一张照片,我经常带我女儿去那边看病。首先,我们感受到的是人挤人。等到不挤了,又在医院里跑断腿,累的时候还没地儿待。

    此外,医院里有海量的病理信息扑面而来,且不说这种病理信息是否会引起心理上的不适,首先它使很多有用信息被淹没了,比如科室怎么走,流程怎么办,这些信息就被海量的病理切片信息淹没了。

    为此,当代很多医院也做了很多努力。这家医院用灯箱和电子显示屏代替了海报,那么这种灯箱式的展示真的能够帮助患者在医院中更方便地找到医生吗?

    有的医院还在入口大厅里设置了智能化的机器人,代替人工导医的服务,那么这些智能机器人就真的能够帮助患者解决在医院里寻路难、就诊路线复杂的困难吗?

    一百年前伍连德先生说,“北京作为首善之区,中外观瞻所注,但是求一美备之医院亦不可得” 。一百年之后,我们国家的医院建筑的环境品质改善了吗?

    这里介绍一下,伍连德先生是在1911年东北大鼠疫爆发的时候类似于钟南山院士这样的人物,是当时的抗疫英雄。他把西方的医学观念引入到中国,有效地控制了东北鼠疫,同时借助这次事件使西方公共卫生的观念深入人心。


▲ 伍连德,公共卫生学家,1879-1960

    医院的建筑品质不高,如果是平时只是会让人就医感受不佳,在疫情爆发的时候,这种就医体验还隐藏着另外一种风险。

    最近在新冠肺炎爆发的情况下,很多网络新闻都会公布确诊患者的就医轨迹,这些就医轨迹中随手一个例子,都是在医院中跑断腿的一个实证。

    我们就以这位患者为例,这是天津的一名患者,他一个人就导致了973人的隔离。他在天津市医院里的就诊行为是这样的:在医院里奔波了两个半小时,在十一个空间里待过。

    这其中有一个需要注意的点是,他在拍片子的时候误入了X光室。我们知道新冠肺炎需要拍片子,但是对于老百姓来说,不管是X光还是CT,就是拍片子。而医院经常会把X光放在放射科,把CT放在影像科。

    我们医疗建筑师是很熟悉这个操作的,它是出于医院管理的需要,但对老百姓来说,他们不懂,所以说患者要去CT室,却去成了X光,这就增加了感染的风险。

    这家医院的就诊流程是这样的,看上去已经比较简单了。


▲ 天津市武清区人民医院就医流程图

    但是实际上它省略了第五个步骤,就是说患者在见过医生,在医生诊断之后,不管是要抽血、做B超还是拍CT的片子,医生都是要给患者开单子的。

    尤其是在当代医患关系这么紧张的情况下,为了避免诊断的失误,避免不必要的纠纷,开单子检查的项目更多了,这一部分检查的行为实际上是患者在医院里跑断腿的主要原因。

    医疗建筑师做些什么工作呢?在医疗建筑师的图纸中,患者的就诊路线设计是一个标配图纸。我这里随机找了一份给大家看,在这张图纸里,医疗建筑师绘制了患者从医院进门,到挂号,然后上楼,到咨询台问完之后,到诊室去见医生的过程,它只画了这么一个步骤。

   我跟学生在医院里调研的时候跟踪了患者,我们试图把患者见完医生之后在医院里来回跑的路线画出来。后来我们发现,这些患者做各种检查的路程,从一个科室到另外一个科室,从一栋楼到另外一栋楼,这个流线实在是太复杂了,用这种方式是很难表达出来的。

    我们再来看看整个医院的布局是什么样的。我们国家的医院布局可以简称为三分式布局,就是有门诊、医技和住院,其中门诊和住院摆两边,医技摆中间。

    这种布局形式在医院形成之初就已经埋下了根源,医学技术发达后,医生聚集在医院里诊治病人,可以共享医院高精尖设备,降低诊治病人的成本,诊治更多的病人,也就是说医生不动,病人动。医生有的在门诊负责诊断,有的在医技部门负责抽血和查验报告,另外有些在住院部负责查房,而病人在这条工业流水线上去运输自己。

    在医院的核心目标是管理效率的前提下,建筑师做再多的工作,也无法解决病人在医院中多次往返的问题。所以当代的建筑师能做的就是把一些科室就近布局,比如说门诊的妇产科和医技部分的B超科室相邻布局,医技科室的手术科室会和住院部的ICU相邻布局等等,但是这种布局仍然无法解决多次往返的问题。

    二十年前我刚做建筑师的时候,我们采用的建筑布局模式就是三分式。二十年过去了,最近几年我担任了“中国医院建设奖”的评委,看了很多形形色色的医院建筑设计,我发现现在的建筑师是越来越纯熟地在使用这个三分式的布局了。

    如果医院的核心目标仍然是管理效率的话,这个三分式的布局没有任何的改变。虽然有的医院采用了院中院或者MDT多门诊中心的这种方式,但是本质上仍然是三分式。

    我们国家的医院除了跑断腿,还有一个人挤人的问题,这是很多人都有的感受,在医院里边,大厅、病房、通道,到处都是人满为患。我们在医院调研的时候,医生苦不堪言,问我们说,高架桥都有设计承载值,医院难道没有吗?怎么哪哪儿都是人呢?

    医院建筑当然也有设计值,但是在实际使用的过程中,实际门诊量往往远超过设计的门诊量。前两天我在同仁医院调研的时候,同仁医院基建处的相关负责人告诉我们说,他们门诊的设计量是3000,但实际上在高峰期他们是10000。

    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呢?因为在我们国家,分级诊疗体系还不够完善,不管是大病小病,患者都倾向于去大医院看。据卫生机构做的调研,有80%的在大型三甲医院中看病的患者,他们的问题在社区的小型医疗机构就能解决,而只有20%的是疑难杂症患者,他们是真正需要使用大型三甲医院的服务。

    还有另外一个因素就是,我们国家是人情社会,也就是说有人生病了的话,家人朋友必须得陪着去,否则就太无情了。所以有一个社会学家就把这种现象概括为:一人生病,全家住院。

    除了人情社会这个特点之外,我们国家实际上还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护士人手短缺。

    这张图片展示了我们国家和世界其他国家相比,每千人口护士和助产士的比例,我们国家比西方和亚洲的发达国家都要少很多。


▲ 我国与世界其他国家每千人口护士和助产士、医师及床位数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官网;中国统计年鉴)

    在这种护士短缺的情况下,50个人住院,至少要有50个家属和护工要在医院里完成一些照护的工作,完成送检样品、照顾他们吃饭这些跑腿的工作。在这种情况下,虽然有80%的患者是不用到这种大型的三甲医院来的,但是大型三甲医院仍然也是以患者多为由进行扩建,越修越大。

    在我二十年前工作的时候,800床医院就是大型的医院,到现在3000床的医院才算是大型的医院规模。

    现在我国医院建设进入了大医院时代,这种大医院时代在上世纪80年代被西方国家批判过,当时评论家定性为这是工业时代的一个错误,而我国现在大医院建设风屡杀不止,越建越大。

    这是2016年开始建设的一个湘雅五院,有52万平方米。这家医院的设计师在跟我们讲解医院设计理念的时候说,他们是湘雅五院,所以摆了两个“5”字,用这两个“5”字做成了建筑的形态。


▲ 湘雅五院,52万平方米,50亿总投资,2500床

    有的医院出了很多便民措施,比如天坛医院就使用了便民摆渡车,这个很像机场,机场也是大型公共建筑,人流量大,行走路线长。

    还有建筑师提出这样一种想法,就是说能不能在医院里面做吊轨运输小车,这样也能降低感染的几率。这在我国是行不通的,因为人挤人,这种吊轨小车只会像堵车一样,被堵在行进的路线上。

    我在针对医院建筑的问题做调研的时候,超过50%的患者告诉我,他们认为医院的问题就是路线太长了,大医院、老医院是这样,小型医院也是,因为就诊的流程太过复杂,或者是在陌生空间里容易迷路,找不到想去的地方,也会引起就医路线的增长,令人难以忍受。

    我问他们,你们心目中好的医院是什么样的?有近400人给出了希望医院功能高效的这么一个答案。

    病人开车一个小时到了医院,等了40分钟,医生跟他说了5分钟的话,其中可能有两分钟都是在说,你拿这个单子下楼往右转到哪去做检查,之后再去哪照个片子,拿到报告结果之后再来看我,我给你开药。西方的研究证明,实际上在医院指路这个问题上,每年都会浪费大量专业人员大量的专业时间,这是一个建筑设计里边应该解决的问题。

03
好的寻路设计

    美国有一家团队做了六年的研究,他们的视角很不一样。他们从刚才基于管理效率的这种上帝视角往下降,降到人的视角,从家开始出发,怎么到医院,到医院之后怎么找到这栋楼,到这栋楼之后怎么找到咨询台,最后到医生的诊室,完全走了一遍,捋了一遍所有的问题。再研究怎么通过建筑设计解决这些问题。

    他们把这个成果不仅写成了一本书,而且据此开了一家设计公司,专门去分析现在医院的这种寻路难题,提出改进的设计方案,公司开得非常不错。在他们的研究中发现,寻路设计并不能简单地等于标识系统。

    因为这个研究做得比较早了,是上个世纪80年代做的,所以为了了解当代的问题,我带着研究生特意去医院里看了一下,看我们现在的寻路设计是不是还有像上世纪80年代那样的问题。

     我们去了发现,北京很多医院都装了导航APP,那导航APP能解决寻路难的问题吗?我们发现不能,不管是导航APP还是人工指路,如果这个空间不能让你很清晰地去描述它,你换什么工具效果都是一样的。

    我们在天坛医院的时候,用它的导航APP随便点了一个科室,这个APP告诉我们说,前行50米右转——我们在里边就蒙了,不知道走多远才算50米,而且前面那么多口,应该怎么转呢?所以这是一个光靠导航无法解决的问题。

    实际上这个研究给出了一系列的方案,它建议从场地设计、建筑设计、标识设计、导向图设计等等元素入手,做成一个系统化的解决方案。因为这里边有些元素涉及到建筑设计专业的问题,很专深,我就不展开讲了,我只从里面摘几个易懂的例子,讲一下这个寻路设计的重要性。

    首先我们看一下这个导向地图和实际空间对应的问题,如果这个导向地图向上的这个朝向,与在使用地图的患者面朝的方向是一致的情况下,这张地图就很容易被患者理解,否则的话就会一头雾水,那这个地图就起不到什么作用。


▲ 指引方向与病人行进方向一致

   同时这个导览图也必须是有效的。我在很多医院里边拍了很多照片,随便找了两张来给大家看,在这里边无效信息特别多。比如说,这个天坛医院的指示图里,所有的图标都是圆圈形,大小上也没有任何分别,所以你很难迅速找到自己所在的位置。


▲ 无效导览图:信息繁杂

    在这个导览图里所在的位置没有清晰的标示。然后它把很多没有用的房间信息都给你标了出来,但是你在找路的时候,这些空间长什么样,它之间的走廊是什么样,这些对你来说是没有用的。

    为了做对比,我给大家看一下正确的导示图,它应该是标明你要前进的路线,然后把区域名称标出来。至于你到那之后,有护士台,有登记台,然后你在一次候诊、二次候诊的时候,会找到你想去的房间,所以在这张图上具体的房间是不用标识出来的。


▲ 有效导览图:路线简明

    不仅是导示图,空间也要和导示图做一些呼应。在这个案例里,这个走廊没什么特点,它是等宽的,但是为了标明它所在的位置,在这儿设计师放了一盏很亮的灯,在地图上也同时标示出了这个星星灯所在的位置,那患者在这样的空间里就很容易找到自己所在的对应地图的位置。


▲ 空间节点与地图信息对应

    这个医院里边,它做了很多这样的节点标明,除了星星空间,还有树形空间,它在某一个公共空间里放了一棵巨大的树,还把这个树的图案画在了这个地图上,让你很容易就能找到自己想去的地方。

    除了刚才所说的方式方法,还有利用天窗吊顶和灯光来突出咨询台的这种做法。这是德国的一家医院,在这个图片里导医台很容易找。

04
医院安全


▲ 《医疗建筑安全设计指南》,美国,2012

    美国是在2012年发布了《医疗建筑安全设计指南》,2016年又做了一个修订版本。

05
甲方

06
建造经济型医院

07
医院消解

全文及演讲视频:
    http://www.shejipi.com/342375.html

温暖有趣,才是理想中的医院! | 10座与众不同的医疗建筑

01 | 日本梅田妇产科医院 / 隈研吾&原研哉

02 | 美国芝加哥儿童医院 / Mikyoung Kim Design

03 |  新加坡Oasis Terraces医院 / Multiply Architects思锐

04 | 拉斯维加斯脑健康研究中心/ 弗兰克·盖里

05 | 葡萄牙Champalimauds科研医疗中心 / Charles Correa

06 | 荷兰Princess Máxima儿童肿瘤医学中心 / MMEK’

07 | 多伦多凯西之家艾滋护理中心 / Hariri Pontarini Architects

08 | 荷兰拉德堡德大学牙科学科大楼改造 / 瑛泊

09 | 丹麦Holstebro健康中心 / Arkitema Architects

10 | Santa Rita老年医疗中心 / ManuelOcaña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MPS2iB5JfNOSmHI10Tpmtw)

温度,未来医疗建筑设计新趋势(环球观筑 2020-04-06)

1、MAAJ ARCHITECTES (法国)塔韦尼纯木制医疗中心

2、Medical Architecture (英国)让毕肖普综合护理中心

3、BAarqs (阿根廷)SMF-TU 社会医疗设施

4、Nord Architects ()哥本哈根癌症防治与康复中心

5、MailenDesign (英国)绿地中的育儿所

6、Zeidler Partnership Architects 、Moore Architects、M. Brestovisky Architects (以色列)Assuta 医学中心

7、Stanley Beaman & Sears (美国)Adamsville地区保健中心

8、HDR Rice Daubney (澳大利亚)克里斯奥布莱恩生命之家

9、TSC Architects (日本)Hirano 诊所

10、Dominique Coulon & associés (法国)法国依赖性老人之家及养老院

(原文:http://www.ttdailynews.com/detail.htm?id=3363262&cid=571000)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