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洗手多通风 | 来自经典建筑的通风智慧

    非常时期,戴口罩、勤洗手、多通风是我们抵御病毒的三大利器,相信这样的自我保护意识早已深入人心,这里不再重复。

    本文就来和你分享5个特别会通风的经典建筑,他们不需要造价高昂的新风系统、或是体量庞大的排风设备,同样实现了在自然环境中的畅快呼吸——同我们一样,建筑也有属于自己的通风智慧。

01
岐阜媒体中心  
伊东丰雄
“会呼吸的室内森林”

    岐阜媒体中心建于原岐阜大学的旧址之上,建筑面积为15200平方米,建筑高度仅有两层。其中底层作为综合功能大厅,主要包括艺术展区、工作室、多媒体放映室等公共活动空间,二层则是岐阜市图书馆的所在地。

    11个巨大的标志性“灯笼”,正悬挂于二层的屋顶之上。建筑师伊东丰雄将这11个半球结构称作是“消融的边界”,它们巧妙而不动声色的将通透的大空间划分成了阅读、休息和学习等不同区域,亦保留了整个楼层的开放性和连续性。

    “灯笼”采用3D聚酯结构,由纺织物和无纺布粘合而成,能给很好地透气透光,平日里室内不需要增设人工照明。人们在“灯笼”下自在的翻动书页、或是轻声交谈,伴随着周边柔和的漫反射光、温暖明快的色调、以及木质的网格构件,犹如置身于森林之中——岐阜媒体中心也因此被当地人亲切的称之为“大家的森林”。

    除了营造出柔软轻透的空间氛围,11个“灯笼”也是重要的绿色构件,有效减少了建筑的能源消耗。每一个“灯笼”的造型、弧度,甚至分布的位置和疏密,都是经过工程师精心设计测算的结果,独特的曲线造型大大加速了空气的流动。数据显示,它们将整栋建筑内部的通风量提升了30%。

    岐阜媒体中心自对公众开放至今,凭借其优雅而富于创意的空间设计,以及轻松舒适的室内环境,受到了当地民众和外来游客的一致喜爱。

02
彭博总部  Foster +Partners
“建筑外立面暗藏玄机”

    全球领先的商业、金融信息和财经资讯提供商彭博新欧洲总部,位于伦敦英格兰银行和圣保罗大教堂之间。大楼占据了整个三角形的地块,3.2英亩的场地中包含两座建筑,通过一座廊桥相连,廊桥下方的人行道激活了整个街区。餐馆和咖啡厅遍布了首层空间,为方圆一英里的范围带来了全新的城市业态。

    建筑的高度保证了圣保罗大教堂的主要视野不受遮挡,同时显示出了对周边历史建筑的充分尊重。以砂岩打造的结构框架定义出鲜明的外立面,一系列巨大的古铜色扇叶为通高的玻璃幕墙提供了荫蔽。

    扇叶的大小、密度和倾斜度依据建筑朝向和阳光照射的不同而产生变化,在为建筑带来视觉层次和韵律的同时,还构成了自然通风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可以随着天气情况的变化打开和关闭,有效减轻了能源密集型空调系统的压力。

    “我们希望这座建筑具备由内至外的整体性和连续性,为Bloomberg提供一个具有启发性、革新性、动态且协作的办公空间,因为这些也正是公司的核心价值所在。”诺曼 · 福斯特如是说。彭博总部一经落成,就被认为是“世界最可持续的办公大楼”,并于2018年斩获詹姆斯 · 斯特林奖。

03
德国国会大厦  Foster +Partners
“穹顶助力自然通风”

    德国国会大厦始建于1884年,由当时德国最著名的建筑师Paul Wallot操刀设计,历经十年落成,在德意志第二帝国和魏玛共和国时期即是国家议会的会址。1933年2月27日,发生了著名的国会纵火案,自那之后,纳粹党掌握了国家议会,将整个国家推向了二战的深渊,大厦的穹顶也在战火中被炸毁。

    战后的国会大厦由建筑师Paul Baumgarten主持进行了一次整修,然而此时联邦德国的议会已经迁往首都波恩。直至两德统一后,才再度作为国会大厦启用,并由英国建筑师诺曼· 福斯特主持第二次整修,标志性的玻璃穹顶便是出自他之手。

    步入国会大厦的玻璃穹顶,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组镶满镜子的拱形架构,如同一朵盛开的花束,从脚下拔地而起、直通顶部。直径40米、高23.5米的巨大穹顶内部,有两条230米长的步道,以螺旋上升之势将人们送往瞭望平台,近观勃兰登堡门、远眺柏林的城市风光。

    穹顶正上方敞开的圆形孔洞,让建筑与自然有了更加紧密的联系,整座大厦的自然通风系统设计非常巧妙。

    下层的议会大厅是通风系统的进风口,新鲜空气被引入后经过大厅地板下的风道、以及设置在议员座位下的风口构件,平缓而均匀的发散到大厅内,再由穹顶内倒锥体的中空部分排除到室外。光线、雨水、微风等自然元素在穹顶的助力之下,改变了国会大厦原本单调的能源结构,使其成为一座会呼吸的绿色建筑

04
阿布扎比卢浮宫  Ateliers Jean Nouvel
“一把巨大的遮阳伞”

    基于传统的阿拉伯建筑文化,让 · 努维尔为阿布扎比卢浮宫找到了独有的建筑语言。通过对周边场地的考量,他将其打造成为一座海洋中的“博物馆之城”,一系列鲜明的白色体量源于阿拉伯地势低洼的传统房屋,整个建筑群包含55栋独立建筑。

    直径达180米的巨大圆形穹顶覆盖了博物馆之城的主体,从海面、周边、甚至阿布扎比市区都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它的存在。穹顶内外共包含了8层结构,每层的镂空图案以多种尺寸和角度重复排布,使得每一束自然光线都必须经过8个不同层次的过滤,柔和的散落到地面。

——世界上恐怕再没有哪座博物馆会被设计成这样,它的建筑风格太独特、太前卫了。然而实际上并非是为了标新立异,更多是不得已而为之。

    如何防止阿联酋夏季炽热的高温对艺术品造成损害,是建筑中面临的首要难题。为了防暑降温,首先想到将博物馆分隔成一个个小块儿,再将它们全部“浸泡“在水里,通过四周的海水散发热量。地表的问题通过水冷却来解决,那么从天空直射而来的火热阳光又该如何防范?于是就有了博物馆上空一把巨大的遮阳伞。

    建筑师在阿拉伯的传统窗扉启发之下,设计了这顶圆形金属镂空结构的遮阳伞,将直射而来的光线化作了一个个忽大忽小、忽明忽暗的光点,在遮阴的同时丰富了参观者的体验,照明、散热、通风等问题也由此一并解决。通过这样的特殊结构,在博物馆内部营造出了一个自然水冷、风冷的环境,即使是在空调系统故障或停电等应急状态下,也能保证有效的通风、散热,以确保价值超亿万的艺术珍品不受高温影响。

05
吉巴欧文化中心  Renzo Piano
“无处不在的通风智慧”

    1998年建成的吉巴欧文化中心,位于南太平洋中央的一座美丽小岛——法属新喀里多尼亚的南端首府努美亚。坐落在马真塔海湾红树林环绕的泻湖之上,建筑紧紧抓住了“棚屋”这一典型的原住民居住形式,尺度比当地棚屋大得多,却同样采用取之于自然的原生材料,结合最先进的现代建造技术,展现了高技术与本土性、在地性的有机结合。

    吉巴欧文化中心几乎可以说是建筑通风的教科书,大到组团布局、单体架构,小到建筑细部、表皮构件,巧妙的通风智慧贯穿在建筑的每一个角落。

    每一组建筑单元都是一个高效的被动式通风系统,弯曲的外部肋板排列、编织成垂直统一的架构,形成了单元体周边改善风环境的附属空间。每个建筑单体、连同单体之外由走廊串联而成的庭院,共同构成了一个可以调节和适应不同风力、风向环境的有机整体。

    为了在建筑内部形成被动式通风皮亚诺设计了双层皮系统,由外部弯曲的肋板和内层垂直的肋板构成,让空气得以在两层肋板结构之间自由流通。覆盖在外部肋板上的水平条状构件不只是为了装饰,而是为了控制和修正自然风向而精心布置——顶部和底部的条板间距相对较宽、中部则相对较小,造成了气压不同的水平气流,引导空气在建筑内部的流动。内部的垂直肋板上则安装有水平向的百叶窗,根据风向和风力的变化打开或关闭,通过调节自然风促使空气由屋顶最高点的天窗排出。

    被动式通风系统在促使空气循环的同时,赋予了建筑一种奇妙的音效,掺杂着海风吹过树梢的自然之音,共同交织成了努美亚村庄所特有的声响。阳光透过双层表皮的空隙照射进来,在地面上投下斑驳的光影,正像是来自森林的阴翳,将技术感十足的通风系统幻化得浪漫而富于诗意。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F5qj4HXvqtOpa7YW9l5d0w)

【扩展阅读】

当前疫情下医疗机构既有建筑暖通空调运行注意事项
    https://mp.weixin.qq.com/s/3VvTVNBUYuH82ouJfLGQ9g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