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用空间检索空间的图书馆:美国天普大学图书馆

    自从西雅图图书馆C位出道走出一条社交型图书馆的网红之路,这条路就被走歪了——只有社交,没有书。准确的说,是没有真书。

    铺天盖地的书架上装饰着铺天盖地的假书。仿佛只要拍照好看,图书馆就完成使命了。什么时候开始人类的精神食粮沦落为人类的照片背景了?

    网络时代,图书馆能成为社交话题自然是好事儿。但迷宫一样的网红图书馆有时候却真心尴尬:在举着手机直播的小姐姐旁边你能安心读书吗?同样,在认真读书的学霸旁边你能安心聊天吗?

    比安静读书更困难的是找书。跋山涉水闯迷宫,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你也不一定能找到那本你需要的书。如果碰巧你还是一个路痴——那你猜找路和找书哪个先让你崩溃?

    天普大学是美国著名的公立研究型大学,藏书近100万册。50年过去了,老图书馆肯定是满足不了现在的需求了。于是,校方打算拆了老馆建个新的:藏书量得翻一番,至少200万册起步;地还是这块地,面积也不能增加。

    Snøhetta建筑事务所“路痴友好型”的策略其实很简单,甚至有点老套,可以称之为:“一个萝卜一个坑“设计法。也就是说,每个方向上只有一条路,每条路上只有一个功能,那还能迷路吗?

1、 找书不迷路

    Snøhetta这次使用了智能系统ASRS(Automatic Storage & Retrieval System,自动化立体仓库)

    传统的借书流程是“检索-去书架上找书-拿着书去借阅处登记借阅”,而使用ASRS系统后,这个过程就简化为“检索-书过来找到你”两步:没有东南西北,也不用上下左右,你只要原地不动划划屏幕,就可以直接取到由机器送过来的书。

    更重要的是,原来需要整个老图书馆才能容纳的100多万本书,现在通过这样一个占地不到900㎡、高17.3m的“黑箱空间”轻松收纳了,而且还很富余——该空间共计能保证200万册的藏书量。

    这样一个“黑箱”的体量,若做成一般的闭架书库,按300-350册/㎡的藏书能力来计算,只能藏书不到100万册。

2、 找什么都不迷路

    Snøhetta这次打算设计一个能检索空间的空间来浪费空间,即“引路空间”

    首先,我们要确定一下把“引路空间”放在哪里。

    考虑到“黑箱空间”太沉只能置于建筑底部。而“引路空间”肯定要结合入口布置,所以也放在底层。
    而大学图书馆一般具有自习室的功能,所以在顶部加设一个开架的图书空间用于自习学习。

    接下来重点来了:如何设计引路空间呢

    引路空间应当能让一个刚进来的路痴就知道:建筑里有哪些空间,分布在何处,可以如何到达,并与建筑内的各层都建立视线上的对望关系。引路空间需要根据其所指示的方向,进行辐射状的延伸与变形。

    其次,引路空间自身需要具备鲜明的识别性,就像锚点一样,人们从任何地方看向它,都能以它为参考,意识到自己究竟在哪里。因此,引路空间还需要进一步异质化,打破空间本身的均质结构。

    Snøhetta的选择是用包括球体、圆柱体、椭球体等多种形体组合形成的异质体来切削建筑空间,以形成具有指向能力的腔体空间,并采用颜色迥异于普通白墙的木材,进一步在视觉上作出强调。

    虽然由此形成的异质体看似形状怪异不明觉厉,但逻辑很简单,就是为了指引联通各个方向——换句话说,拿什么东西切都行,能引路就行。

设计的本质是解决麻烦,
而不是制造麻烦。
复杂设计的目标应该是用户简单使用,
而不是以复杂设计对应复杂使用。

我们燃烧了那么多脑细胞设计建筑,
就算不能照亮别人,
也千万别烫伤了别人。

详见下文

建筑越搞越复杂,你们考虑过路痴的感受吗?
    https://mp.weixin.qq.com/s/OFnA1uksFm3nhCPX9L5SZA(2020-01-07)

【扩展阅读】空间心理学:室内空间如何影响行为?
    https://www.archdaily.cn/cn/936345/kong-jian-xin-li-xue-shi-nei-kong-jian-ru-he-ying-xiang-xing-wei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