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还城市的骄傲:哈尔滨圣索菲亚大教堂的“教堂三胞胎”

    如果比较一下圣彼得堡的主显教堂、哈尔滨的索菲亚教堂和布拉戈维申斯克的沙德林大教堂,则会轻易地察觉到,它们是如此相像,简直就是相互仿造的,堪称是“教堂三胞胎”。


我的哈尔滨”网站:http://myharbin.name/


建筑师瓦列里 西克林分享了寻找沙德林大教堂图纸的故事。

    沙德林大教堂,这座公认为布拉戈维申斯克最美的建筑1936年被毁。
    圣三一创世教堂,是沙德林大教堂的历史称谓。


“三胞胎第一位”:彼得堡的主显教堂

    主显教堂位于圣彼得堡的古图耶夫斯基岛。它保存至今,且相当成功地得以修复。这座大教堂始建于1891年,8年后圣化。大教堂是按照世俗工程师瓦西里 安东诺维奇 克西雅科夫的设计建造的。

    按照他的设计完成了很多建筑,其中就包括主显教堂,这座教堂也是由他亲自监工建造起来的。

    阿穆尔的建筑师瓦列里 西克林在艾尔米塔日博物馆发现了一本图集,里面有当年的照片,其中就有主显大教堂的正视图、平面图和内部装饰陈设图。还找到了建筑师克西雅科夫亲自绘制的设计图纸。

    彼得堡的主显教堂,其建筑风格属仿俄罗斯式样,这是14-17世纪俄罗斯教堂建筑艺术风格的发展。红场上所有的知名建筑–古姆、历史博物馆都是按照这种风格建造的。

    主显教堂加上十字架的高度是50米。沙德林大教堂也是这样的高度。在设计图上的面积是45X29米。教堂容积达到1500人。教堂大圆顶的十字架是铁制镀金,重量超过一吨,达65普特(1064.70公斤)。

    教堂装备了一整套钟,是在莫斯科萨姆金工厂铸造的。最大的那一口重8500公斤。这些钟1893年在芝加哥的世界博览会上展出过。也就是说,教堂还在建设当中,钟已经造好了,并且把它们运到了大洋彼岸参展。但这些钟没有保存到今天。主显教堂是最早电气化的教堂之一,配备了先进的采暖和通风系统。


“三胞胎第二位”:哈尔滨的圣索菲亚大教堂

    哈尔滨的圣索菲亚大教堂是中国城市当中的旅游特色景观。建筑师瓦列里 西克林想起他1991年第一次到访哈尔滨时的情景:这座著名的教堂看上去还完全是另外一番模样。

    “我看到那里有那么一座俄国教堂,处于废弃的状态,烟熏得黑黢黢的,穹顶也破碎了。周围杂乱地盖满了小商亭和住宅。让人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瓦列里 西克林回忆道。“就是那么个俄国东正教的式样,就这些。此后,我不止一次到过哈尔滨,但不知道这座教堂和布拉戈维申斯克有什么联系。后来看到建筑师尼古拉 克拉金描写哈尔滨的一本书《俄罗斯的亚特兰蒂斯》,克拉金住在哈巴罗夫斯克,在那里工作。他从事远东建筑风格,包括哈尔滨建筑艺术的研究。在哈尔滨的东正教建筑艺术一节当中我读到,在中国的哈尔滨有一座教堂是仿造了布拉戈维申斯克现已无存的圣三一教堂。而这座圣三一教堂的样板是在圣彼得堡。这让我很感兴趣。”

    这位阿穆尔的建筑师多次和哈尔滨的建筑师们碰面,询问他们圣索菲亚教堂的原始图纸是否保存了下来。但他们确认,在中国由红卫兵掌权的年代,所有的图纸都烧掉了。

    ...... ......

    以找到的彼得堡和哈尔滨教堂图纸和大量照片为基础,我和我的助手阿列克谢 孔泽尔科(计算机建模方面的专家)工作了大约两年的时间,建立起沙德林大教堂的计算机模型,”瓦列里 雅科夫列维奇 西克林接着讲道。“模型做得非常细致,有大量的精确细部,每一块砖都经过准确可靠的处理。

    在进行大教堂的立体建模工作期间,阿穆尔国立大学设计系的学生做了两个毕业设计:在历史区域重建大教堂的总方案和详细的公用事业设计(毕业论文完成者是阿纳斯塔西娅 孔泽尔科)和内部装饰设计–内部装修(毕业论文完成者是康斯坦丁 科索拉波夫)。这两份毕业设计都被评为“优秀”。

(全文详见:https://www.imharbin.com/post/51473)

【哈尔滨,我的哈尔滨!】

    列维特斯基 弗拉基米尔 瓦西里耶维奇(Левитский Владимир Васильевич ):我生在哈尔滨(满洲,中国东北),在那里生活到1955年。曾在第一、三、四中学和圣尼古拉中学学习。1951年,我考入哈尔滨工业学院建筑系,学习一年。

    “我的哈尔滨”网站(http://myharbin.name/),网站创建人vve的岳父,就是一位哈尔滨人。
    https://www.imharbin.com/post/51438(2020-02-23)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