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读后感

      乱世可以带来祸害,亦可以带来成全。——题记

      看完飘之后总会引发一些主观假想的如果:如果思佳对艾希礼的执念没有那么深,那么白瑞德也就不会被伤得那么深;如果艾希礼真的战死沙场,就不会有后面的系列闹剧;如果思佳没有因为任性嫁给两个她根本不爱的人,那么瑞德对她的爱还会不会那么强烈;如果邦妮和媚兰都没有离开他们,那么他们的结局会不会就不是分开……当然,如果真的有那些如果,思佳就不会是那个深深地吸引着白瑞德的那个思佳,瑞德就不会是那个众多读者眼中的完美情郎,媚兰也就不会如此的完美无缺无可挑剔。

      这部以美国南北战争为背景的小说,犹如史诗般恢宏,小说以思佳的情感经历为主线,褒扬了人性中的真善美,也揭露了战争带来的破坏和痛苦,也隐约地鞭笞了时代对人性的束缚,在这大背景下各色人物纷繁地上演着各自的爱恨情仇,绘就了一副波谲云诡的时代画卷。

      其中最吸引我的莫过于那个潇洒不羁的白瑞德,不谈他的自私狡诈,发战争财等等这些人性的阴暗面,我的着眼点是他灵魂深处的闪光点,比如非常爱自己的女儿邦妮,敬重黑人,不歧视下人,仅凭这些他完全比那些所谓的南方的上等人要高贵得多。瑞德这样的男人,是天生的男性,一种浑身上下散发着男性荷尔蒙的男性,他总是活得坦坦荡荡甚至有点放肆的真性情,和思佳总是那么的一拍即合。当然最让我魂牵梦绕的是他的专情,是他对自己认定的人儿的爱,是对自己爱情的执着与专一,是他追求时的不离不弃,是他的坚守与忠贞,也正因为有这样一个人物,才使得这部小说具备了更加独特的魅力。

      在十二橡树的野餐中,瑞德遇到了思佳,当然,吸引他的不仅仅是她无与伦比的美貌,而是在她美貌下隐藏的狂野和躁动,她生动、绝艳、自私、骄傲,有着和他一样的底色。那时,他在远处静静地注视着她,眼神里是满满的温柔。他们注定是天生的一对吧,当思佳在艾希礼订婚前夕向他表白对他的爱意而不幸地被在暗处的瑞德听到时,她是满满的愤怒,而他则还以奚落与嘲讽,他们绝大部分的共同记忆就是这样的吵吵闹闹吧,他洞穿了她的自私自利和她天性的奔放——那些与他不谋而合的特点,而她却看不懂他,读不透他,无法理解他。也正因如此,才造成了他们一次又一次的错过……

      在思佳因为赌气嫁给了查尔斯之后,她尝到了自己种下的苦果,战场丧夫,新婚守寡,不过幸得一个他们共同的孩子,但毕竟他们之间没有爱情,她于他只不过是一厢情愿,他于她只不过是一个工具——一个她用来接近艾希礼的工具,这场婚姻是注定无果而终,有的只是莫大的荒谬。

      战争注定要来了。思佳和媚兰生活在亚特兰大——那个乐观令思佳浮想联翩的地方。战争未爆发前是一片安宁祥和,而之后变成了人间炼狱,伤兵接踵而至,饥荒不期而遇,前线封锁,货物流通中断,前方的炮火不时在这里响起,死神也在这里窥探……她着一袭黑衣在医院料理伤兵,见证着生命的流逝,而这正是战争送给她的礼物吧,以前的寡妇无论如何也不会在公共场合抛头露面,而她,竟然会在那场慈善晚会上轻歌曼舞,出尽风采,此时她是感谢战争的,也是感谢白瑞德的,因为战争,可以使她暂时脱离世俗的眼光,因为白瑞德,让她彼时光彩夺目,让她的虚荣心得到暂时的满足。在那一刻,她似乎觉得战争很好。

      不久,南方战事失利,邦联保护不了自己的领地和人民,而对民众来说,也就是厄运将至。流离,逃亡,背井离乡,十室九空,偌大的邦联顿时分崩离析。在战火蔓延至亚特兰大的前夕,媚兰临盆,而亚特兰大已然成为一座空城,大夫在无数的伤兵面前抽不开身,这时,思佳肩负的是两条人命,是对当时的她而言不堪其负的重担。幸运的是,当她真的无依无靠时,她的瑞德还在这里,当他得知她所在的处境时,立马从纸醉金迷中醒来,冒着生命危险替思佳偷马,送她们走出围城,穿过亚特兰大的大火。与众多读者相同的是,最刻骨铭心的画面是瑞德亲吻思佳,背景是一片茫茫火海,我能感受到,有那么那一刻,她想把眼前的这个人儿紧紧搂住,但是,下一秒却是两人的各自天涯:一个投身于那场未尽的战斗,准备血洒沙场;另一个准备奔赴自己久违的家乡,不管前路艰险如何。这,又是一次美丽的错过吧!

      但是当思佳回到他的家乡,她失望了。她的塔拉已不复当年模样,没有了艾伦的呼唤,没有了种植场大片雪白的棉花,没有了在种植场摘棉花的黑奴,她无数次在梦里呼唤的母亲已经于地下长眠,她曾经威武不凡的父亲因为他最爱的人的逝去而丧失了神智,她的两个妹妹也因风寒而卧床不起,家,已是断壁残垣,一副颓景,兴旺不再,繁华不再。不甘心失去家园,她毅然决然地挑起了家庭重担,四处奔走,只为能给家里人填饱肚子,她,思佳·奥哈拉一个曾经的千金小姐,豪门贵妇亲自去种植园摘棉花甚至为了保卫自己的财产掏枪打死了入侵者至此不得不佩服她的坚强与果敢这也应该是瑞德所钟情的一面吧

      面对塔拉巨额的赋税,她终于再也承受不起。为解救塔拉,她踏上了去往亚特兰大的路,踏上了前往瑞德身边的路,她幻想着瑞德会因为喜欢自己而娶自己,从而塔拉就不会覆灭。站在局外的我们当然知道瑞德的答案是肯定的,但是,当思佳的伪装和高傲被刺得体无完肤时,她推开了眼前的这个人,孤傲地转身、离去,又一次错过,但又是谁的错呢?当她后来听瑞德说:思佳小姐,为什么你就不能等一等呢,如果你再耐心一点的话,现在你就是白太太了这句话的时候心里该是什么滋味。彼时的她,已嫁作他人妇,离他的怀抱又远了几分。

      又一次因为自己的任性而断送了弗兰克的性命,然而这次和上次查尔斯的死一样,没有一点点伤心难过,只是可能稍微有一丝的愧疚。这一次,他们终于没有错过,她答应了他的求婚,我不知道她是否心甘情愿,但瑞德是知足的,尽管知道她的心里一直还有一个人,他以为只要对她足够好,也许,她能忘掉那个人,真心接纳自己。事实上,他做到了,只是两人浑然不觉互相早以认定了彼此,在这说不清道不明的爱情世界里,两人正以各自的爱伤害着对方——一场虐恋。

      蜜月中的思佳是幸福的,因为她沉醉于瑞德给予她的财富与虚荣;此时的瑞德也是幸福的,因为思佳在那段时间忘却了艾希礼——她是完全属于他的。新婚燕尔之后他们有了爱情的结晶,她为他生了一个女儿,他终于有了自己的血脉,自己的生命也终于有了寄托,初为人父的他是有多么高兴。他将他全部的柔情和爱给予邦妮,其中也是有对思佳颇多的无奈吧,毕竟,此时的她依旧想着艾希礼,他和她之间总有一道坎,只是谁也无法迈过。

      一切都太晚了,当邦妮夭折、媚兰逝世之后,维系着他们婚姻的最后一座桥梁就此坍塌。在媚兰弥留之际思佳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爱的艾希礼只不过是自己的幻想,自己真正爱的是那个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守着自己的瑞德,而瑞德目睹自己所敬重的知己逝去、自己所爱的思佳却在艾希礼身边哭泣时,他心灰意冷,黯然离去,或许,这对他们来说是最好的结局。当思佳追上来时,他还是选择了离开,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这已经做到了极致:他可以不理会世俗,和丧过两次夫的她结婚;他也可以不介意她的过去,选择和她在一起;他也可以忍受她的心里有另外一个人,只希望能给自己留个位子,这一切,是需要他对她多深的爱意呀。但是,话说回来,既然是真心地爱着她宠着她,那么所有的后果只能由他自己买单,不管多痛苦。

      思佳的虚荣、自私、损人、利己、固执、爱出风头、肆无忌惮,让人无法接受,可是,我们又不得不佩服她的活力、勇敢、执着、不惧世俗、不屈现实。她对她的幻想是多么执着,因为他,她愿意改变自己,她愿意面对她所头痛的政治与文学;因为他临走前的一句话,她拼尽全力在战火中护住媚兰母子的安全,为了他,她付出了太多太多……很难说清楚她为什么会爱上艾希礼,可能那天阳光正好,他正骑着白马出现在她眼前,他的金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他英俊的脸庞对她莞尔一笑,于是她毫无征兆地沦陷,从此,她便义无反顾地追寻着这份所谓的爱,一如既往地爱了他好多年。但是,直到最后她才幡然醒悟:我缝了一套很美的衣服并且爱上了它。后来艾希礼骑着马出现了,他显得那么漂亮,那么与众不同,我便把衣服给了他让他穿上,也不管合不合适,我根本不想看清楚他穿上之后究竟怎样,我根本不爱这个人,我爱的一直是那套美丽的衣服。仅仅是在她春心萌动时恰巧出现了那么一个人,不管是对是错,就像闺阁中的崔莺莺,只是在对的时间里碰到了对的人,在她渴盼爱情时来了一个叫白生的人。我是替她感到遗憾的,为什么醒悟地那么迟,假如当初一开始就了解艾希礼,她是不可能爱他的,假如一开始就了解白瑞德,她是不可能放开他的爱的。可惜一切都太迟了,瑞德的爱已被她的一叶障目消耗殆尽,他已经被这份爱折磨得筋疲力尽了,正如他所说:思佳,我从来不是那样的人,不能耐心地拾起一块块碎片,把它们拼凑在一起,然后对自己说这个修补好了的东西跟新的完全一样。我宁愿记住它最好时的样子,而不想把它修补好,然后终其一生守着那些已经碎了的东西。所以,小说的结局正如小说的英文名——gone with the wind一样,他们的悲与喜、恩与怨、苦与乐的过往、是与非的纠缠、血与泪的记忆,这一切的一切,都随风而逝,只留下思佳最后的箴言——after all, tomorrow is another day.〔不管怎么说,明天有是新的一天〕——这句警醒世人的喟然长叹。

      这可以看作是米切尔的自传,因为,她和她笔下的思佳的情感经历太过相似。一样的云英未嫁,一样的新婚守寡,一样的梅开二度,一样的再三作嫁。借对思佳一生的临摹,讲述了一个唯美的爱情故事,其中不乏她对人事的感叹,毕竟,也只有历经沧桑后,才能细细雕刻出这部工巧之作。以小说改编的电影乱世佳人,在电影界颇受赞誉。看过的人应该都会被费雯·丽诠释的思佳和克拉克·盖博饰演的白瑞德所吸引吧。很喜欢这个乱世中的爱恋故事,虽然他们遭受着战乱的迫害,但是那兵荒马乱也何其不是在成全着他们呢,因为如果没有这场战争,她依旧可能是那个雍贵的少妇,而他,也应该还是那个登徒浪子,就像如果没有那场霍乱,达萨和阿里萨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一起,尽管瑞德和思佳最终没有牵住对方的手,在剧中上演着一次又一次的错过,但,这就是命运吧,造化弄人啦。

      谈及乱世,我想起了另外一个唯美的爱情故事----又一个关于错过的故事。虽然在年轻的时候错过了彼此,但历经坎坷饱受磨难之后在垂朽之年他们最终结合在了一起,在那艘没有目的地的舰艇上,半日沉海,阿里萨对达萨许下了一生一世的诺言。

      那时,青春正好,玫瑰飘香,花香环绕,当时的他,无意间的惊鸿一瞥,让他开始了长达半个世纪的爱情追逐,有过欢,有过喜,更有过悲,有过痛,但悲喜之间更多的是等待的无奈与痛楚。当然,玩弄这两个人儿的不只是马尔克斯,还有命运。似乎,有点宿命论的感觉。他们的相遇是美好的,依稀记得是在她家的那个花园里,她着一袭白衣,正心不在焉地翻着手中的书本,嗅着园里春光的味道,望着外边的广阔的蓝天,这时,还是邮递员的他在安放信笺时目光不经意间碰触到了她,霎时被眼前的美所震撼。日后,他便发疯似的给她写信,为她作诗,为她谱曲,为她奏歌,终于,那颗萌动的心应允了他的痴情,但是被门第,地位,财富,身份等阻隔,他们被迫短暂分开,然而当他们再次相遇时,她大失所望:她所等待的并不是眼前这个不堪的人,她留给他的,只不过是不必了,忘掉吧让他苦苦等待了几乎一生的六个字。我并不认为这是一场美丽的错过,应该可以用残酷一词来形容,尽管爱情之中的坚守可以以解读为美好,不像瑞德,错过了他可以不顾一切地追上去,他可以尽己之力弥补他们之间的错过,但是,命运留给达萨的只有无情的等待,以及自己在这之间的为爱沉沦为爱痛苦。得不到爱,便以性买醉,在长达五十三年七个月十一天的时间里他让肉体尽情的堕落,而让精神保持着对她的贞洁。对其最好的诠释应该是米兰昆德拉的爱情观,肉体的爱来自腰部以下,而灵魂之爱则来自腰部以上。而他所珍爱和等待的费尔明娜,在离开他之后,和乌尔比诺步入了婚姻的殿堂,起初虽然也有过激情,但是真正的生活是无止境的琐屑,也正是这些消弭了他们的爱情,没有激情的婚姻是折磨,对于夫妻的任意一方。记忆中当为乌尔比诺的钟声鸣响时,他是那么的高兴,在其葬礼上,他向她表白了他多年的忠贞、坚守、不离不弃以及从未变过的初心和情谊。也许是出于感动,也许是旧情复燃,也许是她今后无依无靠的无奈,这一次,她答应了他,终于,他也可以重新牵到她的手,为我们继续上演这段旷世奇恋——那段那被马尔克斯称为最美的爱情。

书名:《飘》

作者:玛格丽特·米切尔

索书号: I712.45/1357

馆藏地址:二校区素质教育阅览室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