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K《班门》| 一本不一样的建筑“杂志书”

    从2016年开始,建筑与城市书刊市场上出现了一本名为《班门》的mook,它的内容主要是建筑学方面的,对图片与文字都很看重,比例比较均衡,所涉话题也具有比较强的文化性。这本既与传统的建筑期刊不同,也与主流建筑文化普及类书籍不一样的mook,不紧不慢地积累了不少粉丝。

    MOOK就是“杂志书”,它介于杂志与书之间。因为每本《班门》都是在一个主题之下的文章集合,加上它定期出版,所以有些类似杂志。但它又不像杂志那样具有时效性,我们的选定的主题不是那种“蹭热度”的感觉,而是需要一种“永恒性”。

    《班门》选择文章的宗旨——不是为哗众取宠而制造的碎片化文字,而是作者消化了一摞文本、一把时间、一众经历后吐出的文字;我们要的不是高度的概括性,而是细部展示。这种适宜深度阅读的文章,使得每一本《班门》实际上都具有书的特质,是可以在读者的书架上长久保存,而不是“阅后即抛”的。

    2016~2017年《班门》出版的第一辑有四册《木之纹》《砼之色》《铁之温》《石之形》,讲述了本、硂、铁、石四种建筑材料,它们是哺育万千广厦的“建筑食粮”。对其以材料引导的系列选题策划印象颇深。

    2017~2018年,《班门》又出版了第二辑,主题仍来自建筑,但我们从扎根土地的、可触摸的材料中升起,将镜头转向设计形式的新角度:方、圆、线、角,它们更抽象一些,是方、圆、线、角四种建筑设计形式。以建筑与城市规划学科基础图形元素为线索做了一些新的选题策划。

    《班门:方·圆·线·角》这本书中对中国传统建筑的研究,让我思考到汉字本身就是一种营造,它跟中国建筑是异曲同工的。班门logo借用聚珍仿宋体的结字设计,看作一个建筑的空间。设计将笔画结构拉开,像建筑物的某个零件,在被拉开的汉字中显现建筑物营造的“空”与“间”。

    《班门》的核心是生活美学,封面、封底图拍摄选自日常小物,两张图合讲一个故事。在色彩系统里,除了基本的黑白,加入更现代、具有年轻感的特殊展示,每期都有一个独立色。与传统的生活美学杂志区别和实际成本问题、图片随书统一处理成单色、图更好衬托文字。

    2018~2019年,《班门》第三辑也是四期,从人在建筑中的感受来选题,分别为光、声、气、性这四种决定建筑气质的重要因素。

    第三辑的第一期《班门·光》这本书,让我们从全方位的角度去探索光的美丽和日常,正如书的封面所言,关注日常,关照生活,在生活中感知光、触及光,发现光的魅力。因为,有了光,我们才能从黑暗中渐渐辨别出建筑的模样。

目录  · · · · · ·

【门·内】
《烟火高潮》
访谈:许知远 × 蔡国强
永恒的微暗:从《阴翳礼赞》看日本建筑
文:汪徽
【门·光】
当光洒在灵魂上
文:徐晓冬
踏上光的台阶:照明设计与观看之道
文:王东宁
让光可以触及:寻找和辨析西扎作品中的光
文:曾瑞
中国宫殿门窗
文:楼庆西
从神灵到人心:珠宝设计的历史片段
文:灰土豆
【门·外】
初见北极光
文:梅勒妮· 温德里奇
在光影背后:云梦皮影戏
文:雷虎
超越视觉
文:宋晓冬
【纸上博物馆】
画布之光
文:成砚

    《班门》各板块的结构分“门·内”“门”“门·外”。以“门”为界,门内,向大师致敬、取经、学艺;门,是作品,是被大师加持的“手艺”,是“匠心营造”;门外,是后生的操练、游历、体验。

    2019年新一辑《班门·声》的主题是从建筑的“声音”出发。我们将从一个拟声词“啪啦啪啦”出发,探寻著名建筑师隈研吾以声音做设计理念的根由。我们也会深入贝多芬耳聋后的寂静宇宙,在那里,你会看到的情感的暴风雨如何画作密集的音符。我们从西方音乐厅的设计历史中寻找建筑与表演艺术的关系,也会在露天的东方戏台上,找到建筑承载声音的脉络。我们会跟随著名摄影家阮义忠先生的轻松笔调怀念黑胶时代,也会浮游于录音师李星宇从亚马逊丛林中采集来的声波中。

目录  · · · · · ·

【门·内】
建筑的声音 文:隈研吾
无声的命运:耳聋之后的贝多芬 文:伯樵
【门·声】
中国古戏台:戏曲文化的建筑遗存 文:罗德胤、秦佑国
悦音绕梁的门道:音乐厅建筑 文:石晰颋
稚嫩的玫瑰花绽放:圣母百花大教堂 文:徐晓冬
默片魅影:此时无声胜有声 文:闵思嘉
【门·外】
寻声记 文:李星宇
重返黑胶年代 文:阮义忠
声之所往:广播的事 文:Eleven
【请朗读】
【纸上博物馆】

来源:
  (1)《班门:方·圆·线·角》
    https://www.gtn9.com/work_show.aspx?ID=551C9D4B9207D4F4
  (2)《班门》,一本不一样的“建筑杂志”
    http://url.cn/54lDMjb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