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性教学实验|普渡大学图书馆主动学习中心:沉浸式学习的空间重构

    主动学习(Active Learning)是指学生以口头表达、书面表达和动手实践的方式,而非被动地阅读、听讲和观摩教师演示来进行学习的一种创新的教学法。和被动学习(Passive Learning)相比,主动学习在知识留存率方面占有显著的优势。   

    一项前瞻性的教学革新:普渡大学主动学习中心

    2017年秋,美国普渡大学的托马斯&哈维·威尔梅斯主动学习中心(The Thomas S. and Harvey D.Wilmeth Active Learning Center,以下简称“WALC”)正式投入使用,成了全世界希望践行主动学习的大学的一个模板。其整个建筑内,教室、图书馆、常规学习空间、协作空间、非正式学习空间相互交织融合,高效的空间利用模式为学生提供了独特的学习体验。

    据普渡大学图书馆馆长詹姆斯•马林斯介绍,WALC将教室和图书馆结合起来,实现了无缝连接的主动学习氛围。他表示:“WALC旨在将学生的课堂与图书馆的学习经验相结合。研究表明,相比于单纯的记忆而言,学生通过实践操作可以更大程度地获取学习信息。WALC的设计正是基于此。”

    马林斯认为,主动学习是一种用于描述教学方法的术语,学生能更加积极主动地投入到学习中去,而不是教授在课堂上从头到尾唱“独角戏”。在主动学习课程的设置中,教师可以利用部分课程时间进行讲课,但大部分时间用于项目或解决问题,学生通过团队协作来调查和确定解决方案。

    普渡大学的WALC内包含27个主动学习教室,不同的教室设计满足不同的教学需求。譬如一些教室的布置看起来比较传统,一些教室则是由最多可以围放六把椅子进行小组讨论的小圆桌布置而成,区别于常见的单人桌。对于这些主动学习教室,马林斯强调室内视觉空间感很重要,必须保证教师在该教室的任何地方都能被学生看见。另外一个特别之处就是这些教室的位置安排很特殊,几乎所有教室都毗邻图书馆,在WALC内有6间不同的工程/科学图书馆

    整个WALC是由主动学习教室图书馆组成的、足以容纳多达5000名学生的学习空间,其中还包括数据可视化体验实验室等场馆,能让学生在课堂和课后活动中亲身体验高科技的魅力;Hiler剧院白天作为上课地点,课堂结束时则为学生提供学习或练习的空间;工程/科学图书馆的教师办公室也位于WALC内。普渡大学认为这样的WALC更有助于学生和教师在课堂之外沟通和工作,让学生更有机会成功,也使建筑空间的利用更高效。WALC里还有面包店,为学生提供食物或咖啡,以保持他们充足的精力。

    对于新投入使用的WALC,普渡大学校长米切尔•丹尼尔斯相信:“WALC是一项前瞻性的教学实验。这种创新的课堂设计和教学方法,有助于普渡大学实现教育改革并给予学生真正学习和成功的最佳手段。”

【网站】
  1、https://www.lib.purdue.edu/walc/
  2、https://www.purdue.edu/activelearning/    
  3、https://www.purdue.edu/activelearning/walcrooms1/overview.php


主动学习
Active Learning

    普渡大学图书馆的教职员工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在学习设计方面与其他领导进行协商,创建最先进的主动学习教室。


工程与科学图书馆
Library of Engineering and Science

    除了专注于提供无与伦比的数字资源访问外,工程与科学图书馆还拥有约30000本精心策划的印刷量,将六个以前独立的图书馆的馆藏和服务整合到一个易于访问的位置。


独特的地方
Unique Places

    莫林斯阅览室可以看到普渡大学标志性的钟楼的壮观景色。在一楼提供精心制作的烘焙食品和面包,以及咖啡、茶、汤和沙拉。


多功能空间
Versatile Spaces

    WALC是一个以学生为中心的设施,拥有各种资源、学习区域和多功能空间,向校园内的所有学生开放。LOES包括普渡大学的数据可视化体验实验室(D-Develop)。在D-Develop中,学生可以使用可视化实验室“即”墙、3-D打印机和/或获得帮助,帮助他们通过可视化技术将数据转化为知识。


展示历史
Showcasing History

    沃尔克的墙壁上满是普渡大学校园历史照片的复制品。1924年发电厂和供热厂的文物和照片可以在整座建筑中找到,纪念普渡大学校园中心遗址的丰富遗产。智能手机巡展通过提供信息和互动活动增强了展品的效果,旨在使游客体验成为Walc主动学习理念的延伸。


分布于走廊、过道的非正式学习空间

    普渡大学的主动学习中心将主动学习教室、阅览室、剧院和实验室连成一体,使得教师可以利用部分时间进行授课,而学生利用其余大部分时间,通过团队合作来进行项目研究和问题解决。

(见:https://www.lib.purdue.edu/walc/)

    《地平线报告 》在近三年的报告中反复提及“学习空间重构”的概念,并指出“学习空间设计正在从以讲授为主的讲座型空间设计,转变为基于项目合作、团队展示、自由讨论等的多样化空间设计。”简而言之,未来的教室设计应该要经历一场变革。

    大学课堂掀起革新潮,让学生欲罢不能的课堂居然是这样的!

    对学生主动学习话题同样非常关注的斯坦福大学,其与普渡大学大手笔建造主动学习中心做法不同的是,考虑到教师如若开展主动学习教学活动需投入更多时间和精力,该校专门设立了一个“教学共享”网页,提供很多案例,特别是针对教学策略与建议方面。

    作为物理和科学教育领域的领导者,诺贝尔奖获得者、斯坦福大学教授卡尔•维曼一直主张以主动学习技能代替大型课堂作为主动学习理念的推崇者,卡尔•维曼教授认为学生主动学习的重点在于,让学生在课堂上遇到与他们正在研究的现象相关的挑战或问题。学生不仅要听课,而且可以通过教师的引导,培养探索技能的学科模式。这些活动能促进学生的概念性理解,提高他们进行深入探讨的能力。

    为帮助教师更好地创造主动学习环境并评估其有效性,卡尔•维曼教授从“学习活动设计”“学习活动实施”“学习内容的理解和参与”三方面,观察总结了适用于6至80人规模的课堂教学要点,供教师参考借鉴,具体【参见1】。

【参见】

  1、培养探索技能的学科模式:诺奖获得者维曼如何教学?(2017-10-12)
    http://scholarsupdate.hi2net.com/news.asp?NewsID=23378

  2、吉久明《精心打造名校“积极学习中心”——普渡大学图书馆运营的新思路》(2019年8月16日《图书馆报》(海外馆情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193740.html

  3、Wilmeth Active Learning Center Open August 7 (2017-08-02)
    http://blogs.lib.purdue.edu/news/2017/08/02/wilmeth-active-learning-center-open-aug-7/

  4、沉浸式学习的空间重构——主动学习中心(2018-04-20)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8/0420/18/38093621_747344237.shtml

点击微信扫一扫

星期日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最近留言

没有数据
扫描二维码访问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