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工大“八百壮士”!这才是中国人应该追的天团!

    2019年7月28日,《新华每日电讯》“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专栏以《哈工大“八百壮士”科学报国铸丰碑》为题,整版刊发了哈工大“八百壮士”爱国奋斗、建功立业的故事。

     原文链接http://www.mrdx.cn/content/20190728/Articel04002BB.htm

    随后,新华社微信推送了《这才是中国人应该追的男女天团》;29日,人民日报微信头条推送了《这才是,我们该追的男女天团》

20世纪50年代
新中国成立初期
800多名热血青年
从祖国各地齐聚哈尔滨工业大学

彼时的哈尔滨工业大学
由苏联政府移交给中国政府管理
开始肩负起推动旧教育制度改革
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的使命
而这支平均年龄
只有27.5岁的教师队伍
响应国家号召
心中怀着建设新中国的愿望
为我国快速发展的高等教育
及国家工业化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
他们就是后人常常提起的
哈工大“八百壮士”

▲20世纪50年代,新调入哈工大物理教研室的25名青年教师。(哈工大供图)

86岁高龄的中国工程院院士
哈工大“八百壮士”代表秦裕琨
仍清晰记得刚抵达哈尔滨时的场景
他和同学们出了车站
哈工大一名教师
带着当时学校仅有的交通工具
马拉平板车
接他们到学生宿舍
这是他从没见过的场景

▲1954年,秦裕琨(前面左三)就读哈工大师资研究生期间与同学们合影。

当时哈工大规模小、专业窄
教师和学生也很少
只有两三栋教学楼
出门就是马路
因此被称为“马路大学”
学校周边一片荒凉

冬天低温达零下30多摄氏度
30多人挤在一间宿舍
暖气常常不足
伙食上缺肉少油
经常有人吃不饱、营养不良

▲哈工大教师为学生授课。(哈工大供图)

“八百壮士”中
大多数人来自南方
他们放弃了安逸的生活
来到气候严寒的祖国北疆
“条件再艰苦,
我们都不以为意,
而是一门心思搞研究、教学生。”
来到哈工大的第二年
秦裕琨就参与组建了
我国最早的锅炉专业

▲1953年6月,哈工大制图教研室全体教师合影。(新华社发)

作为学校培养的师资研究生
他们白天跟着苏联专家学习
晚上复习消化、为本科生备课
还自发组织翻译、编写教材
为哈工大和全国高等教育界
创设了一批新兴学科与专业

▲ 哈工大教师翻译的教材。

这800多名年轻人
成长于战火硝烟之中
经历过颠沛流离
深知国仇家恨
直到新中国的曙光升起
随着一声令下
他们毫不犹豫
献身共和国的工业化事业
在他们心中
振兴国家就是最重要的抱负

20世纪50年代末
随着苏联专家陆续撤离
哈工大一度出现“教授荒”
“八百壮士”迎难而上
承担起全部教学科研任务
在短时间内培养出一批
理论基础扎实、工程实践能力强的
高级专门技术人才
哈工大也因此
被誉为“工程师的摇篮”

▲ 师生设计出国际先进水平的机床。

“八百壮士”中
不少人曾怀抱“科学救国”的理想
远赴重洋求学
在各自领域取得开拓性进展
成为哈工大各专业的创始人和奠基者

▲陈光熙(1903―1992 )

我国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学科
奠基人之一陈光熙
10年勤工俭学
换来5种专业特长和3个工程师学位
学成回国创办了哈工大计算机专业

▲我国第一台能说话、会下棋的数字计算机在哈工大诞生。(哈工大供图)

著名物理学家、教育家洪晶
两次赴美求学辗转回国
成为哈工大光学学科创始人
培养出我国第一个光学博士

▲1993年,洪晶(1917-2003)在观察“激光焊点检测仪”。

抱定“爬也要爬回祖国”的信念
徐邦裕后来成为我国首位进入
国际制冷学会的空调制冷专家

▲徐邦裕(1917-1991)在实验室。

中国科学院院士马祖光
作为访问学者出国归来时
行李里除了衣服鞋子
只有一大堆笔记本
和为实验室购置的小型仪器
不见一件洋货
他还把省下来的外汇
全部上交给了国家

▲马祖光院士(1928-2003)

“人家的条件再好,
都不如把自己的国家建设好。
我们现在越是困难的时候,
越要使出最大的力量,
建设自己的国家。”
马祖光生前这样说

▲ 教师在进行随动系统试验。

哈工大校史馆里陈列的
“八百壮士”教学笔记
如同印刷体一般标致工整
没有一处涂抹
每条分数线的长度都相等
连加号、减号都是用尺子比着写

▲哈工大“八百壮士”代表吴从炘手写的数学教学笔记,如今保留在哈工大博物馆。(哈工大供图)

在许多学生的回忆里
“八百壮士”对待教学和学生
都是如这般严格、认真

▲哈工大“八百壮士”代表、被誉为“铁将军”的俞大光(右二)指导学生做实验。(哈工大供图)

从前哈工大期末考试采用口试
学生当场抽题作答
有一位班长平时成绩很好
在口试时忘了一个数学符号
老师连问三遍他都说没有问题
结果考试成绩没有及格
自从那以后
这个班的学生再不敢粗心大意
这位班长后来也成为了著名学者

▲ 航空系教师在给学生讲解“喷气式飞机的构造”。

“天宫二号”总设计师朱枞鹏
在航天工程与力学系读研究生时
研究领域在国内尚属空白
国内外可参考的教材非常少
他的导师、哈工大“八百壮士”之一刘暾
便将编好的讲义用钢板刻印蜡纸
油印后一张张装订成册

▲ 刘暾(右二)为学生指导。

刘老师要求毕业论文全部手写
朱枞鹏便在大半年的时间里
把200多页论文一遍遍修订改写
正是当年经受的“磨炼”
为他日后从事航天事业
践行严、慎、细、实的工作标准
奠定了扎实基础

▲哈工大承建中国航天员太空出舱活动地面失重训练用“中性浮力水槽”。(哈工大供图)

近70年过去
老一辈“八百壮士”或已离去
或年至耄耋
他们爱国奋斗、建功立业的精神
始终激励着后人
“时代在变、职责在变,
但爱国的初衷、为国的付出不变。
心系天下、以身许国,
是广大知识分子一贯的崇高追求
和强大的精神脊梁。”
哈尔滨工业大学校长
中国工程院院士周玉说

▲1959年,教师指导学生做课程设计。

一批批年轻的“八百壮士”
如今也正茁壮成长
他们中间
既有参与重大科研攻关的青年教师
也有敢于挑战、勇于创新的优秀学子
既有心中有百姓、脚下有泥土的扶贫干部
也有远赴艰苦一线的研究生团队
既有成绩优异返乡创业的少数民族学生
也有放弃高薪毅然从军的热血男儿
……

哈尔滨工业大学
将在明年迎来建校百年
一代又一代“八百壮士”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砥砺前行
将为国家发展注入更多强劲新动力
书写更多时代新华章


▲哈工大研制成功微创智能手术医疗机器人。(哈工大供图)


▲哈工大新一代“八百壮士”代表、青年教师黄志伟带领学生翻阅学术杂志,时刻走在国际学术前沿。(哈工大供图)

 

来源(新华社记者:韩宇、杨思琪)
(1)http://news.hit.edu.cn/2019/0728/c1510a216902/page.htm
(2)http://news.xhby.net/tuijian/201907/t20190729_6279518.shtml
(3)http://www.hljtv.com/news/folder8/2019-07-29/686821.shtml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