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GSD教授Farshid Moussavi讲座:博物馆建筑的风格

    本文摘选自2015年哈佛大学教授Farshid Moussavi的讲座“风格的作用(function of style)”之博物馆部分。


主讲人:Farshid Moussavi
伊朗建筑师,哈佛GSD教授,Farshid Moussavi Architecture创始人,著名建筑作家

    据GSD前院长Mohsen Mostafavi介绍:我认为她教学的一大亮点就是真正将设计课题和研讨课作为推进调研的关键步骤,并时刻关注建筑学科前沿知识。这些研究创造了如今实践的可能性,并提出新的议题,她与GSD学生基于研讨课内容写就《The Function of Ornament》一书,然后2009年出版《The Function of Form》,近年来她一直专心创作《The Function of Style》,这本大部头书籍最近终于不负众望,成功出版。

讲座目录

“风格”的再解读

“风格”四问

建筑元素

“风格”背后

交通建筑的风格

居住建筑的风格

办公建筑的风格

博物馆建筑的风格

商业建筑的风格

结语

    她在讲座“’风格‘的再解读”中谈到了图书馆:

    建筑物必须利用其独树一帜的时空特性(spatial-temporal natures)为人们身处其间触发的纷繁复杂的行为活动创造可能性,例如在电子书风靡之后,图书馆已迅速改变了“内向型书库(inward-looking repositories)”的模式,由从前单一的书籍借阅消费转变为更开放和差异化的空间,旨在鼓励人们培养新颖的阅读与研究习惯。

    校园为了应对这种在线轻松获取与搜索信息的时代现状,将自身从有利于传输与接收通识(generic)知识的传统教室转变为独特的差异化配置(configurations),以促进学生培养体验式(experience-based)学习方法。

    本文主要摘录她关于博物馆建筑风格的讲述——

    接下来让我简单谈谈当代艺术博物馆,这也是今晚的重要议题——交通基础设施建筑的首要任务是将人们尽快从A地运送到B地,而艺术博物馆则需要充分的灵活性以容纳变化万千的展览。

    路易威登基金会的白色方盒子画廊(White Cube Gallery)由于它无处不在的纯白色泽和美术馆室内外空间的分离,被公认为适合举办各种展览的最灵活的美术馆,它是自足的(self-contained)——从时间和日常生活中解放出来,传达出中立性、时间性(temporality)和情境性(contextuality)。

    由于博物馆室外和画廊体验的脱节,评论家们经常通过外部叙事来争论这座博物馆的风格,例如销售额和大三角帆(spinnakers),俨然忽略了它的承载的功能和容纳的艺术,但同时博物馆其它空间由于画廊的封闭而没有任何艺术品,所以我们设计的克利夫兰市当代艺术博物馆就是为了颠覆这种“博物馆作为金碧辉煌的大棚”的传统——在外部叙事,而内部是一个白色方盒子。

    然而我们并不是将博物馆作为一个有机整体进行设计的,它是元素的集合,包含人们对艺术博物馆的不同体验——表皮和主楼梯是首要元素,但这些元素自身也是由更小的元素组成的,正如达尔文所说,表皮元素可以细分为形状、入口、覆层、防火涂料、结构和窗户。

    建筑体量是由一个简洁的六边形(hexagonal)楼板抬升到矩形屋顶生成的,它使我们可以将建筑置于场地的角落,留出前方的广场以供天气晴朗时博物馆举办室外活动。这个造型是除圆形外第二适合场地角落环境的形式,在五个侧边产生了五个不同入口,它将室内空间全部调动起来——而非仅仅赋予主画廊灵活性,甚至可以时常加以改造或分开使用,还可以用来举办活动或同时举办多场展览。

    从外观看,通风的表皮覆层和建筑中间呈对角线排布的压花黑色镜面不锈钢条共同营造了现象级的品质——同时传达出反射性和吸收性(absorptive),它不是永恒的、不是人间烟火的、脱离日常的,它捕捉了场地周围环境中的光线和景物,改变了人们的活动,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我被告知这座建筑设计得像一块水晶,但这决不是宏大的外部叙事,而是一种与环境的关系和对话——它从未脱离场地。

    在室内,结构性钢板是另一个激活表皮的小元素,它被刷上了蓝色防火涂料,但这并非为了叙事,而是室内的蓝色与外部的黑色产生一种对比的张力以引导人们进入博物馆,它不像是两个割裂的情境——因为黑色的覆层和蓝色的金属板有完全相同的形状,它们维持着建筑内外的强烈张力。

    蓝色防火涂料当然也有其它作用,它包裹着所有的博物馆空间,增强了艺术与非艺术空间的连贯性,当它包裹着主画廊时,就瞬间颠覆了白色方盒子的中立性(艺术品表现得轻盈、漂浮、失重),主画廊深蓝色的天花板和轻盈的楼板墙壁使人们恍惚觉得博物馆的室内外空间倒置(inversion)了——因为天花板呈现出天空般的无尽感,而其下的空间在明媚色彩的映衬下传达出一种重量感。

    楼梯是改变传统博物馆体验的又一重要建筑元素,我们既将它用来提供交通连接,又作为艺术与非艺术空间的明确区隔,看似是单跑楼梯实则是双跑楼梯——一组开放的楼梯堆叠在其中一个逃生楼梯上以节省空间,但我们提供了攀爬观览博物馆的多条灵活路线——10组蜿蜒曲折、或开放或封闭的楼梯与艺术展览结合(intertwine)布置。

    建筑上方流线的楼梯设计了宽阔的平台,既可用作社交闲聊,也可作观演空间——楼梯一直延伸到顶层画廊,使游客们能看到室内全貌,包括策展、制作、办展、观展的全过程——将人们对展陈空间的感知延伸到展厅之外。

    我们可以总结一下:莫卡(常温下为白色至淡黄色松软的针状结晶)元素、楼梯、表皮、入口、幕墙覆层和室内防火共同定义了这座博物馆的“风格”,这座当代艺术博物馆传达出灵活性、时间性、瞬间性(transience)、无尽感、无尺度感、理性和对话(dialogism)。

【讲座全文】
    https://mp.weixin.qq.com/s/XcLjOuNZuabnqvUjl-6LcA?tdsourcetag=s_pcqq_aiomsg

点击微信扫一扫

星期日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最近留言

没有数据
扫描二维码访问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