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生命来自于不屈的灵魂——读《我与地坛》有感

2019-07-04 18:02

      《我与地坛》很久以前就已读过,如今再次读起,依然是那么感动。这是中国当代残疾作家史铁生创作的一篇抒情散文,用极其平淡而朴实的文字,写出了他对生与死,残缺与爱,苦难与信仰等理性的思考。在他的人生历程中,他以惊人的毅力,度过了四十年的轮椅生涯。面对自身遭受的种种苦难与不幸,他以钢铁般的意志和顽强不屈的精神重新赋予了自己生的希望。他自称职业是生病,业余在写作,而他的写作与他的生命完全连结在了一起。在自己的“写作职业”中,他体验到的是生命的苦难,表达的却是心胸开阔的乐观主义精神。他用残缺的身体,说出了最为健全而丰满的思想,令人心生敬畏!

      《我与地坛》是史铁生文学作品中最为经典的散文之一,是作者十五年来摇着轮椅在地坛思索的结晶。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为素材,叙述多年来他在地坛公园沉思流连所观察到的人生百态和对命运的感悟,深刻地表现了他在绝望中寻求希望的过程,以及对母亲深切的思念之情。全文感情深厚隽永,哲理含蓄,感人至深。同时,他给予读者的,不仅是那充满智慧、哲理和真情的文字,更是健康的精神、深沉的爱和对人生真谛的探寻。因此,他用写作展现了他不屈的灵魂,进而也诠释了生命的意义。

      史铁生的一生是不幸的。18岁那年,正值上山下乡运动火热召开,激情高涨的他打好铺盖就自愿去延安插了队。一次在山里放牛时,史铁生遭遇了暴雨和冰雹,高烧不退。体质本就虚弱的他回乡就医未果,导致双腿瘫痪,不得不与轮椅相伴终生。失去双腿,让史铁生的世界一瞬间从彩色变成了黑白,犹如天塌了一般。瘫痪后的几年中,史铁生找不到任何工作,一味地怨天尤人,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不幸的那个。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摇着轮椅去离家不远的地坛坐一坐,一耗就是一整天,跟别人上班下班一样,思考人生,感悟生死。

      《我与地坛》,就是以作家史铁生在地坛这一独特时空中展开的,文中叙述了他对地坛的历史及其一草一木生生不息的变化体察,和他对地坛几十年风雨变迁中的人物命运的关注。地坛上有双腿残疾的“我”;曾经守护而又理解残疾儿子的不幸的母亲;一对坚持到那里散步的夫妇;坚持练习长跑和漂亮而又不幸的姑娘等几个人物,他从自身的人生经历及对周围事物体察和沉思中,领悟到了许多睿智而永恒的东西,其中也蕴含着深刻的人生哲理。

      在《我与地坛》中他写道:“两条腿残废后的最初几年。我找不到工作,找不到去路,忽然间什么都找不到 了,我就摇了轮椅总是到它那儿去,仅为着那儿是可以逃避一个世界的另一个世界。”“我把椅背放倒,坐着或是躺着,看书或者想事,撅一杈树枝左右拍打,驱赶那些和我一样不明白为什么要来这世上的小昆虫。”那时的他,早已收敛了青春的锋芒,在苦难的无情打击下,如同渺小的蜉蝣,撼不动命运这棵大树。而地坛是史铁生唯一的避风港,因此他年年月月、风雨无阻来此报到。也是在这里,他重新找到了生命的意义。他说:“无论是什么季节,什么天气,什么时间,我都在这园子里呆过。有时候待一会儿就回家,有时候就待到满地上都亮起月光,记不清都是在它的哪些角落里了,我一连几小时专心致志地想关于死的事,也以同样的耐心和方式想过我为什么要出生。这样想了好几年,最后事情终于弄明白:一个人,出生了,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辩论的问题,而只是上帝交给他的一个事实;上帝在交给我们这件事实的时候,已经顺便保证了它的结果,所以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于是,想通了一切的史铁生重新拾笔开始写作。一开始是偷偷写,藏在地坛最不起眼的角落里,怕人看见,每当有人走过来,他就把本子合上,把笔叼在嘴里。他很要面子,很怕写不成反落得尴尬。但他写成了,发表了,看过他文章的人评价他:“真没想到你写得这么好。”这夸赞使他“整整一宿高兴得没合眼”,重拾了他对生活的信心,到后来他就大大方方地去写,再也不需要保密了。因此可见,命运强加给他的每一个痛苦的烙印,都使他愈挫愈勇。由于身体带来的伤痛太过铭心刻骨,史铁生的文字也变得愈发深刻动人。面对他一生中所遭受的种种苦难,它以非凡的勇气,谱就了一句“我命由我不由天”!世界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史铁生不仅做到了,还做的如此豁达通透。现在,虽然他早已走了,但他不朽的精神将永远成为激励我们人生的动力!  

 

书名:《我与地坛》

作者:史铁生

索书号:I267/792/(2)

馆藏地址 二校区素质教育阅览室

一区读者服务部 张艳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