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孤独》读后感

      “如果有一刹那,上帝忘记我是一只布偶并赋予我片刻生命,我可能不会说出我心中的一切所想,但我必定会思考我所说的一切。“整个布恩迪亚家族便如这布偶一般,或许有片刻被赋予生命,但却按着梅尔基亚德斯早已预料到的命运,孤独地前行。

       “没有人会因为你秘而不宣的思想而记住你。”于是他写下了他心中的孤独——布恩迪亚家族的孤独——同时也是整个拉丁美洲的孤独。正如很多评论家所言,马尔克斯似乎使用了一个巨大的哈哈镜和一个不断变换焦距的照相机,虚虚实实,拍出了一张张或夸张怪诞,或深情动人,或发人省醒的人间百态图。

      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作为布恩迪亚家族在马孔多的最初的一辈,因逃避普鲁邓西奥·阿基拉尔的鬼魂而来到这个见证了整个家族兴亡的地方,并依照镜屋之梦将这村庄命名为“马孔多”。他有着让人跟从的能力,精心建设村庄,直到吉普赛人的新鲜玩意到来,他开始了一次又一次探索——磁石、放大镜、星盘、炼金室......他的确发现了一些事物,譬如地球是圆的,可除了梅尔基亚德斯以外无人相信。他孤独地在自己的探索中挣扎着,想要让愚昧、闭塞、落后的马贡多小镇富裕起来。他倾其财力、智力,但从未得到过任何人的理解和支持,他也从未想过要得到他人的理解和支持。他作为第一个从失眠症中痊愈的人,他惊喜于与梅尔基亚德斯重逢,或许只有梅尔基亚德斯才能理解他,可梅尔基亚德斯却早已预料到了整个家族的惨剧。他对孩子们有着爱,所以他偷偷埋掉了丽贝卡·布恩迪亚的父母,但他始终无法摆脱孤独的宿命。发疯后的他被绑在了栗树下,或许除了普鲁邓西奥·阿基拉尔的鬼魂以外,就只有蕾梅黛丝·摩斯科特一个人还试着与他交谈。他的孤独或许正是来源于那无人理解的探索。

      乌尔苏拉·伊瓜兰是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的妻子,她的一生都在为家族忙碌。她在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陷入疯狂的探索时不断提醒他,她在阿玛兰坦·布恩迪亚与丽贝卡·布恩迪亚争风吃醋时开解阿玛兰坦·布恩迪亚,她因为对姑妈惨剧的恐惧而不断提醒家人不要近亲结婚,她即使在失明后仍不断地劳作......这个百岁老人历经沧桑,却一门心思为家族的兴旺而努力。她孤独地奋斗着,争取着,看管着,但直到老死,仍是一个人在努力。没有人感谢她,没有人支持她,没有人继承她,没有人关注她,她的努力空前绝后。她清醒时是如此为家操劳,但到无法再动弹时却只有桑塔索菲亚·德拉·彼达还在照看她,甚至成为了孩子们的玩具。她几乎贯穿了整个家族史,却鲜少有人感念她。她的孤独或许正是来自于她无人在意的辛劳。

      何塞·阿尔卡蒂奥是他们的大儿子。他仿佛家中的一个过客,在与庇拉尔·特尔内拉在一起后不久,便跟着一个吉普赛女人离开了家,而多年以后回家时又终日沉迷于花街柳巷,不久之后又因与丽贝卡·布恩迪亚结婚而另立门户,甚至连他的儿子阿尔卡蒂奥都未曾见上几面。他的结局便是被匪夷所思地击中了头颅,火药味经年不散。他曾强占了全村的土地,也曾在行刑队枪下挽回了弟弟的生命他的一生如走马灯一般呼啸而过,简直就是家族的配角,他的孤独或许正来自于四处为家的漂泊。

      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是家族中的传奇人物,是乌尔苏拉·伊瓜兰与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的二儿子。他起初就显露出炼金方面的罕见天赋,他精于制作小金鱼,沉迷于金银器作坊中。蕾梅黛丝·摩斯科特将他从其中拉出,在她死后不久,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投入了自由党与保守党之间的战争,他发动过三十二场武装起义,无一成功。他与十七个女人生下十七个儿子,一夜之间都被逐个除掉,其中最年长的不到三十五岁。他逃过十四次暗杀、七十三次伏击和一次枪决。他有一次被人在咖啡里投毒,投入的马钱子碱足够毒死一匹马,但他仍大难不死。他拒绝了共和国总统颁发的勋章,他官至革命军总司令,从南到北、自西至东都在他的统辖之下,他也成为最令政府恐怖的人物,但从不允许别人为他拍照。他放弃了战后的退休金,到晚年一直靠在马孔多的作坊中制作小金鱼维持生计。他一向身先士卒,却只受过一次伤,那是他在签署尼兰迪亚协定为长达近二十年的内战画上句号后自戕的结果,他用手枪朝胸部开了一枪,子弹从背部穿出却没有损及任何要害部位,经过这一切,留下来的只有一条以他的名字命名的马孔多街道。可是,到了马孔多即将消逝之时,却没有一个非布恩迪亚家族的人记得他。他的一生许多时间都在征战,可他征战的理由却仅仅只是为了自尊。他的孤独或许正像他所说——是因为时间从未流逝。

      阿玛兰坦·布恩迪亚是乌尔苏拉·伊瓜兰与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的女儿。她的一生都在恐惧、愧疚与怨恨的孤独中度过。她或许爱过皮埃特罗·克雷斯皮、爱过赫里内勒多·马尔克斯上校、爱过奥雷里亚诺·何塞,但她害怕答应与他们在一起,所以她直到死去时仍是一个处女。她因觉得自己无心的诅咒而害死了蕾梅黛丝·摩斯科特,于是终生沉浸于深深的愧疚之中。她怨恨丽贝卡·布恩迪亚,起初是因为皮埃特罗·克雷斯皮,之后却是因为自己内心深处无由的排斥。她心里有如岩浆般炽热的爱情,也多次与爱情相遇,但每次都坚决地拒绝,用冰封住火热的心,让自己陷入深深的孤独中,在诅咒与怨恨中,在渴望与拒绝中结束了可悲的一生。尽管她希望丽贝卡·布恩迪亚比自己先死,但当死神到来时,她仍豪无畏惧。她的孤独或许正是来源于继承自外祖母的内心的高傲。

      以第三代阿卡迪奥为对称,第四代的孪生兄弟简直就是第二代的兄弟俩的翻版,这是一种命运的轮回,一种注定无法改变的轮回。而这种烙自家族徽记和生理本能的内驱力还鲜明地表现在这个家族人之间的乱伦冲动和论理规范的禁忌之间造成的紧张关系。即使是看上去最高尚最理性的奥雷连诺上校,也在数十年颠沛流离的战争生涯里留下十七个私生子;而第四代奥雷连诺第二更是将这种情欲发泄到及至,并且神秘的引起了牲畜繁殖力的亢奋。到了最后,这种盲目的本能冲动到第五代阿玛兰塔·乌苏娜和第六代小奥雷连诺身上彻底的无阻挡的爆发出来,这种被压抑了几代的乱伦冲动如决堤的洪水淹没了家族的一切,诞生了整个家族的最后一代——一个长着猪尾巴的孩子——应验了乌尔苏拉·伊瓜兰的警告。最后,如同羊皮卷所写的那样——家族的第一个人被捆在树上个,最后一个人正被蚂蚁吃掉。

      故事的最后,作者安排了一场飓风,吹走了马孔多、吹走了整个家族、吹走了根植于土壤中的落后和愚昧。正如书中最后所说,“遭受百年孤独的家族注定不会在大地上出现第二次了。”这既是作者对布恩迪亚家族的态度,也是对自己的出生地的希望或应说是绝望。

      故事中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世界,没有人关心他人,没有人关心身外的世界。他们在自己的世界中忙碌着,却不知道为何忙碌。这些人,从出生开始就是孤独,逐渐的,有人在孤独中失去自我,比如梅梅;有人在对抗孤独中失去自我,比如丽贝卡·布恩迪亚;有人清醒的知道自己的孤独,可却无能为力,比如阿玛兰坦·布恩迪亚;有人孤独一生却不自知,比如乌尔苏拉·伊瓜兰,美人儿蕾梅黛丝;还有人在生命的最后幡然悔悟,可惜为时已晚,比如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他们在忙碌中体味孤独,甚至享受孤独,最后在孤独中离开这个世界。书里的每一个人都在用不同的方法来表达来宣泄自己的孤独,表面上他们是漠不关心的,实际上内心深处,他们渴望被人爱,被人认可,被人同化,可惜这是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梦!

      正如马尔克斯所说:“布恩地亚家族都不懂爱情,不通人道,就是他们孤独和受挫的秘密。”他们的孤独并不是拥有真理的灵魂而具有的高洁峭拔,因不能与人分享智慧的快乐而孤独寂寞,而是由于与愚昧并存的感情的匮乏所造成的日常生活中的心与心的离异与隔膜,这样的孤独可以将一个昔日曾经繁华的小镇最终消失。事实上,孤独的实质是一种毫无意义的生存哲学,它意味着以冷漠、消极的态度去对待生活。“孤独的反义词是团结。”马尔克斯以这个家族的命运反映了整个拉丁美洲的命运,这一个家族的孤独与苦难也正是拉丁美洲人民的病苦与血泪。拉丁美洲神秘莫测的大自然,历史悠久的古代神话,原始古朴的印第安习俗,混杂的种族和宗教,偏僻落后的乡村生活,现代时髦的都市文明雨季激烈动荡的政局,所有这些因素都奇妙地混合在一起,梦幻的历史与神奇的现实巧妙地融为一体。而正是这种神奇的不可信的现实,让拉丁美洲处于独孤的氛围之中。

       弗洛姆说过:“人——所有时代和生活在不同文化之中的人——永远面临着同一个问题,即:如何克服孤独感,如何超越个人的天地,实现人类的大同。”一个陷入孤独的民族是没有前途的,只能与贫穷、愚昧和落后为伍,而唯有与周围的人建立长期的、充满爱心的关系,才能抑制住孤独,而这也是人类最基本的归属需要之一,也是马尔克斯的孤独的终点。

 

书名:《百年孤独》

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索书号:I775.45/1

馆藏地址:二校区经典阅读导读空间

杨鑫

 

点击微信扫一扫

星期日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最近留言

没有数据
扫描二维码访问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