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志] 美国高校的建筑设计教育包含哪些学科内容?

祝贺哈工大第三届教学节(2019年5月13日至20日)!

创意和独立思考来源何方?这个答案简单直接,那便是来源于好奇的个体和实验型环境

↗图片来源:凯诺空间设计课

黄家骏:之前先上任的哈佛设计研究院院长Sarah Whiting的一篇题为“I Object”的讲座被雷锋翻译,言辞犀利精辟,的确戳中不少建筑教育家与受建筑教育熏陶的留学生们。她的一言一词点出哈佛设计院未来的研究方向,同时,在建筑与建筑物篇幅里抨击了“116号街某学校”今年趋向“反对物性”的“奇怪的现状”。作为哥大的学生,小编就写一篇文章回应一下很多人对学校现状的迷思以及普及一下建筑学包含的其他学科内容吧。
 

↗ Locavore Fantasia (图片来源:WORKac)

↗ 图片来源:MOMA PS1

1 哥大GSAPP和WORKac

    哥大的现任院长Amale Andraos 的工作室WORKac相对年轻,对行业的影响却很大。她们最有影响力的项目包括MoMA PS1的2008年的得奖Pavilion,探讨的是一个公共农场的议题,对农作物、城市耕作的话题进行推敲;另外,她们和Ant Farm为芝加哥建筑双年展一起设计的漂浮城市定义着人类和海洋动物的关系,也表现了船,研究实验室,会议中心等半虚构功能的应用。虽然很难概括而言,但院长自己的设计理念研究方向还是有重大的影响力。WORKac属于把建筑推向通识学科(generalist discipline)的利益相关者。

↗图片来源:Bruce Damonte

 


↗图片来源:WORKac

2 通识教育下的建筑产物

    Whiting在讲座中提到的“养鱼的故事”出自我们学校的学生,而她批评的点是空有系统的讲述而非“建筑空间的设想”。文章提到:建筑师非科学家,“我们的职责是与他们合作而非试图成为他们,要通过设计与他们协作“。我在某程度上认同这个观点,某程度上却反对这个观点。建筑成为通识学科非哥大的专利,更非WORKac首个提出的,而是大势所趋:资讯科技的发达令知识民主化。美国高校的教育模型来至哈佛早年,把世界知识分为各大科目,深入研究而互不相干。19世纪兴起的Humboldtian model of higher education却兴起通识学,全人教育,因而诞生美式Liberal Arts education本科的文科教育,各大知识流派互相染指,错综复杂如当代社会现象。


↗曼哈顿116号街某建筑学院Studio学生作业(图片来源:雷锋)


↗YAP 2014(图片来源:The Living)

3 新型实践The Living,Office for Political Innovation

    现今,美国星巴克的咖啡师要清楚埃塞俄比亚的公平贸易、瑞典电子工程师要了解中国工厂的工会权益,我们建筑师作为设计行业的领头人,更应知道设计拥有合成synthesis的功能,把各学术融会贯通、整合复合的能力。你可以说建筑师非科学家,不应成为他们。但行业里已经有把建筑师、科学家的界限模糊化的人了。如David Benjamin的 The Living Studio,致力研究蘑菇、玉米秆等生物材料生成可回收、低碳低环境影响的建筑物料。或者Andres Jaque的Office for Political Innovation,在MoMA PS1 2015年的Pavilion运用了水的净化系统,突出水安全(water security)的环球议题。我大胆提出他们的设计主体已经脱离了建筑的空间性,成为Whiting口中“设计建筑而非设计建筑物”的反面教材。


↗YAP2015(图片来源:Office for Political Innovation)


↗图片来源: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

4 建筑的素材来自社会与科学

    我更认为,现今的建筑师应该充当一个好的故事讲述者的角色。故事或叙述(narrative)是透过研究世界的不同系统而生成的,为这些已有的系统重塑在城市里、基建里、建筑里的新鲜用途,譬如城市的灰水重用、绿色废物的堆肥、地热的提炼等都在建筑上有着重要的未来的方向性。在教育的环境里,我同意建筑师非要把这些系统极度深入的研究,但建筑师对这些系统的意识(awareness)同样重要。这种意识是透过长期阅读不同最新的系统而培养出来的,譬如,一个选用地热的建筑师必定已经权衡过其他可再生能源的可能性,如风能、太阳能,因此选择研究地热并不代表只限于研究地热。也就是说,学习建筑的范围大了,同样,学习建筑的人眼界也要开阔:全球暖化、劳工权益、两性平权、贫富悬殊,无不是建筑师被社会这大染缸笼罩的素材。


↗冰岛Krafla (图片来源:Asgeir Eggertsson/ Wikimedia Commons)


↗图片来源:Renewable Energy World

5 建筑学院是怎么样的一个平台

    只执着于空间设计的建筑师可以说是比较传统的教育家,如Whiting、Preston Scott Cohen等。Whiting提出:“如果连我们都不教学生如何设计建筑,谁会教他们呢”?也许设计在当代社会已经发生了本质上的变革:还有谁比建筑师更在意空间的设计?一个没有设计/设计感的空间又是否比没有的更受用家的喜爱?这世界上有没有比空间更重要的议题/追求?我认为建筑学术能够、和应该提供平台给学生尝试回答以上的问题。


↗Tel Aviv Museum of Art (图片来源:Harvard Graduate School of Design) 

    (来源:http://url.cn/5GxSytp)

扩展阅读

1、时代所趋,看这6所高校如何开创建筑风格(2019-04-02)
   
http://www.iarch.cn/thread-41471-1-1.html

2、建筑之旅起源何方?——Shohei Shigematsu访谈(2019-04-02)
   
创意和独立思考来源何方?这个答案简单直接,那便是来源于好奇的个体和实验型环境
    http://www.iarch.cn/thread-41463-1-1.html

3、中国的建筑教育到底是在走一条什么道路?(2018-)
    康石石(kang-shishi):国内的建筑教育正在走入一条死胡同,培养出大量的职业技术师,而忽略人文的培养。我记得王澍也说过这个话:中国的建筑院校大多都是职业技术学校。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2117819/answer/232433574

4、(全球知识雷锋)建筑新鲜事 | 在线建筑教育将成为未来趋势?(2017-11-29)
    http://www.archcollege.com/archcollege/2017/11/38159.html

5、传统教育OR在线教学?未来的建筑教育将何去何从(2017-12-08)
   
昂贵、辛苦的建筑教育能够通过在线教学改变现状? (原标题为“在线教学是否是建筑学未来的教育形式?”)
    http://www.iarch.cn/thread-38750-1-1.html

6、韩国设计教育的发展战略及其对我国设计教育的启示(2018-06-21)
    http://www.artdesign.org.cn/article/view/id/243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