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话哈尔滨》李忠义:哈尔滨工业大学的红色光环

2019-05-14 13:34

《大话哈尔滨》2019年5月5日发文《哈尔滨工业大学的红色光环》, 作者李忠义是哈尔滨文学历史研究馆馆员。

    蜚声国内外的哈尔滨工业大学,是中国工程师的摇篮,同时也是中国培养航天、机器人等高尖端科研人员的基地。新中国成立以来,也是欧美等西方国家承认其毕业文凭和学位的中国为数不多的院校之一。适逢“五四”运动前夕,我要介绍给大家的,不是哈尔滨工业大学的科研成就,而是它历史上的红色光环。

    习近平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说:“新时代中国青年要听党话、跟党走,胸怀忧国忧民之心、爱国爱民之情,不断奉献祖国、奉献人民,以一生的真情投入、一辈子的顽强奋斗来体现爱国主义情怀,让爱国主义的伟大旗帜始终在心中高高飘扬!”

    哈工大,是中国近代史上哈尔滨的一朵奇葩。它不仅为新中国培养了无数科技人才,而且也是一所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高等院校。这个学校的学生们,在中国近代史上的每一个历史时期,几乎都走在哈尔滨学生运动的前沿。

    哈工大的前身是中俄工业学校,这所学校是1920年5月开始筹建的,也可以说,它就是随着中东铁路的修建,随着哈尔滨这座典型的国际化移民城市的诞生,在中东铁路管理局的主导下应运而生的。

    正因为哈工大是中东铁路创办的学校,学生经常到铁路各站段实习,而中东铁路的俄国工人中就有许多布尔什维克,所以,早在二十世纪初叶,学校的教职员工就接触了马列主义,在哈尔滨党团组织创建伊始就发展成立了党团组织。早在“五四运”之后的中国民主革命时期,哈工大就已经成为哈尔滨学生运动的中心,成为哈尔滨学生运动的摇篮。

    对于这种我的说法,有人一定会感到夸张和茫然,其实不然,大量的历史资料和历史事实,完全证实了这一点。正像习总书记讲话中,对中国青年所要求的那样,在中国近代世上的每一个历史时期,哈工大的学生们,都把自己的命运与中华民族的命运连在一起,积极忘我的投入到大革命的洪流之中。

哈工大博物馆

    1917年7月,青年周恩来在赴日留学前夕,专程到哈尔滨拜访他南开学校的同学邓洁民。邓洁民想让周恩来了解一下俄国的情况,就让他的朋友哈工大的老师王高远领他们去地包,恰逢工人大罢工,让他,一个头脑像似是一张白纸的青年学生,第一次听到“国际歌”,第一次领略工人运动的风采,给了他难忘的感动。

    1920年,当瞿秋白去苏联考察途经哈尔滨时,他也去了哈工大。他说,他在哈尔滨已经闻到了“共产党的空气”。他还写了一篇“哈尔滨之劳工大学”的文章。其中写道:“据云哈埠共产党(指布尔什维克)虽仅200人,而哈埠至满洲里中东路沿线工人有12万,对共产主义颇有信仰。”

    1923年中国共产党北京执行委会负责人李大钊派陈为人、李震瀛在哈尔滨创建了党团组织。当李大钊1924年与罗章龙、王荷波去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会议,路过哈尔滨时发现哈尔滨的党团装置已经涣散。他到莫斯科后立即派在东方劳动大学学习的吴丽石,到哈尔滨进行整顿工作。1924年11月吴丽石到哈尔滨后把党团员组织起来成立了一个小组由马新吾为组长。然后,在1925年5月,他又在哈尔滨地包建立了东北地区第一个地下工人党支部。1925年11月,他又在哈尔滨许公纪念实业中学(邮政街143号)发展了赵尚志入党。1925年底,吴丽石在哈尔滨市中俄工业大学(今哈工大)先后发展了吴保泰、高诚儒入党。

    高成儒原是北京俄文专科学校的学生,1924年考上了交通部的官费生,就这样来到哈尔滨中俄工业学校学习。当时正是国共合作时期,学校的学生运动比较活跃,经常到傅家店(今道外区)的基督教青年会开展活动,有一个叫高洁心的,他是青年会的干事,是一个进步青年。在青年会经常演说,言辞激烈,高成儒受到影响,熏染上革命思想。过了不久,工大的学生吴宝泰找他说,吴丽石要介绍他入党,原来吴宝泰已经入党。

    1925年的上半年,以吴宝泰、高成儒为核心成立了一个进步青年的组织——群进社。吴宝泰、高诚儒组织成立的"群进社",是哈尔滨最早的学生进步团体,共有社员12名。这些人经常积聚在一起学习、交流思想,研究和探讨中国革命的前途问题。群进社有两个影响力较大的青年,一个叫余新亚,一个叫彭泽,余新亚是孙中山三民主义的拥护者,而彭泽是湖南人,去过苏联是马列主义者。他们积极的在同学们中间宣传马列主义,讲解无产阶级的革命道理,使大家受到很大影响。

    1925年“五卅”运动爆发,哈尔滨各界群众积极参加声援上海工人的罢工斗争,哈工大的学生也非常活跃,在群进社的倡议下,哈工大的学生全部参加了声援活动。除了募捐,还走出学校,上街宣传,他们在道外正阳大街(今靖宇街)贴标语、发传单,进行演讲。在工大的学生宣传影响下,哈尔滨的各界群众纷纷捐款,支援上海遇难的工人。吴丽石亲自参加组织了这次活动,还登台演讲,其言辞激昂,鼓动性很强。广大学生和市民很受教育和启发。

    哈工大的广大学生在爱国主义思想的激发下,于1926年年末组织成立了哈工大中国学生会,当时由高成儒任学生会主席。

    1925年以后,哈尔滨的党组织是特别支部,吴丽石任书记,高红光负责组织,海涛负责宣传,陆一任秘书,甘景孟负责传信。党组织让吴宝泰、高成儒在工大学生中进行宣传活动。

哈工大主楼(吴朋/摄)

    高鸣千1930年9月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预科他在华俄职业学校的同学于开全、张俊峰随后也考入了哈工大。他们三人在哈工大组建了反帝大同盟组织,并且发展了新盟员。后来,又成立了团支部,高鸣千当团支部书记。吸收孙宝忠、于开全、徐德昌入了团。1931年暑假,张俊峰回家到呼兰。有一天,他专程回哈找高鸣千,说以哈尔滨的一个作家陈凝秋为首的,组织了一个临时话剧团去护栏义演。当时北满特委领导工大团支部的老唐,让高鸣千和张俊峰一起参加这个团,发展反帝大同盟和团组织。在呼兰的一个多月时间里,他们建立了呼兰反帝大同盟。同年冬天,党组织又派高鸣千去呼兰组建党团组织。高鸣千到呼兰找到张俊峰,还找到了反帝大同盟盟员张克明,介绍张克明、李士俊入了团。介绍小学教员裴关梅加入了反帝大同盟。1931年的秋天高鸣千离开了工大专职做团的工作。当年冬天,他去呼兰建立了呼兰特别团支部。高鸣千1932年10月,担任了道外区团委书记职务,道外区团委由三人组成,小李管组织靑工、小韩管宣传,当时的道外区团委管一个老巴夺烟草公司支部、一个街道混合支部、还有第二中学的两个团员。

    1926年,学生党支部又发展了中俄工业大学的罗纯化、申钟岳两人入党。
    1926年9月,为加强党对学生运动的领导,中共北满地委决定将哈尔滨中俄工业大学(现哈工大)、哈尔滨法政大学(现耀景街14号)、哈尔滨医学专科学校(奋斗路区公安分局附近)、哈尔滨许公纪念实业中学(邮政街143号)等学校9名党员,组成中共哈尔滨学生支部,由高诚儒任支部书记,隶属北满地委领导。这是南岗地区成立的第一个党支部,学生党支部的工作和任务是,在各学校组织学生会,开展各种进步活动,发展党团员,扩大学生党员队伍。许公纪念实业中学的赵尚志、法政大学的韩俊义、哈尔滨医学专科学校的潘连山、哈一中的段中和分别负责本校的学生工作。

    1927年4月,吴丽石去上海向党中央汇报工作,正准备去武汉参加党的第五次代表大会时,得悉北满地委被破坏,十几名党团员被捕。于是,他立即返回了哈尔滨。5月中旬,吴丽石在南岗聋子街(现凤翥街)召开了北满地委扩大会议,分析北满地委被破坏的原因,总结经验教训,会议决定派哈工大的高诚儒作为哈尔滨的学生代表到汉口参加全国学生代表大会。

    1928年11月,日本帝国主义提出在东北修筑吉林——会宁、长春——大赉、洮南——索伦山、延吉——海林、吉林——五常5条铁路(俗称五路)遭到中国人民的强烈反对。哈尔滨掀起了大规模的反“五路”斗争。11月4日,哈尔滨的学生党支部,就按上级党的指示,领导发起成立哈尔滨学生保路联合会。哈中俄工业大学、法政大学、医学专科学校等2 000多名学生手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小旗上街游行,散发传单、高呼口号。11月9日,再次举行游行示威,抗议日本劫夺路权,全市召开了“反五路”斗争大会。会后,游行队伍到滨江道(现道外区,当时属吉林省)正阳街时,遇到滨江县知事李科元、警察署长高齐栋派军警阻拦,发生冲突。警察向学生鸣枪,混乱中有150余名学生受伤,造成:“1l·9”流血事件。第二年的11月13日,哈工大等学校的学生5 000多人举行了庆祝“反五路”斗争一周年活动。这次活动哈工大的师生率先垂范,起到了组织和领导作用。

    1932年中东铁路落到日本人手里。当时很多哈工大学生和进步青年来到三棵树机务段,进行宣传抗日工作。1935年进入三棵树机务段有40多人,其中20多名是哈工大的毕业生。当时活动在哈尔滨地区共有哈工大支部等7个地下党支部,而三棵树机务段地下党支部是发展的比较大的一个。

    小说《夜幕下的哈尔滨》以及以此改编的电影、电视剧,都生动地再现了哈尔滨人民同日本侵略者进行英勇斗争的情景。当时有多种形式的反日组织,哈尔滨机务段的反日救国会就是其中的一个。

    1932年5月,哈尔滨机务段的地下党支部遭到破坏,哈尔滨市委就派高诚儒(当时是哈尔滨市委委员、学生支部负责人)、孙保中、任振英、赵钒等人到机务段整顿组织。因为他们当时都是哈工大的学生,哈工大是中东铁路开办的学校,按中东铁路规定,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学生都要到机务段去实习。所以,他们在机务段接触工人是正常工作,不容易受到注意。

    高诚儒来到机务段之后,不久就成立了抗日救国会。一开始,工人因为他是大学生而不太愿意接近他。后来,他发现有一个叫朱金林的司炉比较活跃,而且人缘很好。于是就与他接触交谈,做他的工作。不久,就吸收他加入了反日会。经朱金林介绍,他又吸收了陆英通、魏道明两个人入会。以后,反日会就逐渐扩大了。

    1932年9月18日,日本人大搞庆祝活动。听到街上传来的口号声和锣鼓声,机务段的工人都义愤填膺。下班后,地包党支部书记朱金林召集党支部成员和反日会的同志们开会,由黄作林、老魏(名字不詳)等人参加。朱金林传达了上级的指示,“扰乱敌人,不让敌人过好节。”会上布置了任务,有的写标语,有的撒传单,晚上开始分头行动。晚上七、八点钟,反日会的黄作林怀揣几个响墩(火车压过发出巨响警示停车的东西),来到站前广场。一哈腰,像提鞋似的就在电车轨道上放了一个。不一会,电车开过来。只见火光一闪,“砰”的一声像炸弹似的响了,附近的人都吓懵了。车站附近和街上的日本鬼子,全围了过去。人越挤越多,好几辆电车挤在一起,交通堵塞了。不一会,宪兵队的鬼子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折腾了半天什么也没查出来。黄作林走到南岗邮局门前,又顺手放了两个,结果又使日本鬼子惊慌了一场。标语和传单是事先印好的,晚上,反日会的同志到朱金林家取来,藏到衣服里,到车站和地包附近,以及其他一些街道张贴和散发,一撒就是几百张。标语中的口号是:“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拥护苏维埃”等。

    当时的标语和传单都是孙宝忠联系印刷厂印制的。孙宝忠是东北革命烈士,东北烈士馆有他的照片和事迹展列。1933—1934年,他是中共道里区委委员兼哈工大党团组织的书记。孙宝忠和高诚儒、郑继先等都先后领导过哈尔滨机务段的抗日救国会。

    孙宝忠的事迹还很多。1931年秋季开学之后,工大的同学一面读书一面参加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的秘密活动。团的领导人起初是高鸣千后来是孙宝忠。其活动主要是在工大学生会内部的抗日救国会的组织领导下,开展抗日义勇军活动。每日对拂晓在宿舍运动场上集合由栗致远和一名校外的爱国军人教官进行军训操练。有的同学还到街头组织飞行集会,散发传单,进行演讲。1932年,地下党组织派于开泉和栗致远去驻守在博客图的中东铁路护路军中的学生抗日救国教导大队里建立党的组织。并且发东湖路军士兵起义抗日,并建立抗日武装基地。以后就专派高成儒负责此项工作。经过三个多月的份工作,发展了共产党员、青年团员二十多人。1932年底,赵尚志已打入在哈外围的孙朝阳抗日军的队伍中,党组织派于开泉和关锡庚孙朝阳部队的分队做抗日宣传工作。不料这个分队哗变成土匪,认为学生家里一定有钱,就扣押了学生向其家里要赎金。孙保忠不顾危险到匪穴看望学生,交涉放人。孙宝忠在为营救学生过程中发生车祸,被汽车撞断了腿。

    孙宝忠1931年入党,是哈工大组织和上级党的联络人。

    1936年,由于叛徒出卖,哈工大学生孙宝忠、苏丕承、王益升、胡振峰、李廷魁、张正伦等也先后被捕,孙宝忠、刘勋昌、马克亚、杨兆顺在狱中牺牲。孙宝忠、王景侠等人在敌人监狱中曾经领导过绝食和武装越狱的斗争,但都没有成功。

    孙宝忠被捕的经过是这样的,孙宝忠的被捕是叛徒张子清的出卖,与当时哈工大的宿舍管理员、敌特分子丁某的报告有关。1934年5月间,孙宝忠正在学校图书馆看书,当时的汉奸、副校长刘梦庚让人喊他去校长室,被特务抓走了。当时孙宝忠大喊大叫,拒绝拘捕,其实是给其他同志发出信号,结果其他同志都安全转移了。孙宝忠在狱中被严刑拷打坚贞不屈,丝毫没有泄露党的秘密。被判处五年徒刑。在监狱中多次被灌辣椒水儿、严刑拷打刑讯,但是,他没有出卖一个同志。由于长期的摧残折磨,身体虚弱,并且患了严重的胃病,孙宝忠于1936年6月20日,口吐鲜血惨死在狱中,他牺牲时年仅29岁。

    1983年,我采访当年的抗日救国会成员,机务段已退休多年的工人魏道明时,他告诉了我当年那个令人悲痛万分的场面。当时,孙宝忠的家属去监狱领尸体时,一个日本鬼子,当着孙宝忠妻子和女儿的面,冲着孙宝忠的腿上就打了两枪,孙宝忠的女儿吓得直哭。因为孙宝忠家与魏道明家是邻居,这是孙宝忠的妻子回来跟魏道明说的。由此可见,日本鬼子对孙宝忠烈士充满了刻骨的仇恨。在狱中,他还写了一首诗歌,给狱友和同志们朗读:“看宇宙充满毒烟,帝国主义列强横行人间,榨尽我们的血和肉,逼得我们受饥寒!弟兄们勿迟延,武装起来努力向前!打倒一切资产者,改造社会除黑暗!”铮铮作响的诗句充分表达了他为共产主义而奋斗的崇高理想,和为之献身的高尚情怀。因为高诚儒同他住在一个监号,护理过他一个时期,对他的高风亮节了如指掌,并写在了回忆录中。

    在孙宝中被捕之后,哈工大的共产党员关世鲲离开了宿舍躲藏了一段时间后,1935年和杨永安到珠河参加了抗日军队,担任宣传工作。

    据王雨山回忆说,他是1926年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当时学校教职员中有社会科学研究会、学生中有学生会组织当时哈尔滨各行各业的工人、学生、市民都组织了“反日会”“学生军”和赴前线慰问团等组织哈工大的学生通过学生会的领导,组织了二、三百人的学生军,并变成班、排、连、营,每天进行军事训练。学校的社会科学研究会和学生会经常给学生们讲国内外政治形势,讲全国抗日战况。

    王雨山曾短期担任过哈工大的党支部书记,他经常接触的是高成儒、孙宝忠、于开泉、孟昭麟、许德昌、任振英、黄铁城(孟昭恒)等。

   1932年2月5日,日寇侵占哈尔滨后,哈工大的很多学生都参加抗日义勇军去了。如工大学生杨永安、孟昭恒、于开泉等都到孙朝阳部队去了。有的去了马占山、苏炳文的部队。

    由此观之,哈工大的学生们无论是在抗日战争的年代,还是在中国近代史上的每一个历史时期,他们都是爱党爱国,坚强不屈。在革命的道路上出生入死,前仆后继英勇向前进。一批批倒下去,又一批批站起来,为民族捐躯,大义凛然,这就是哈尔滨工业大学的革命传统,这也是哈工大的光荣和骄傲!

    哈工大,它从历史的洪荒中巍然走来,必然向灿烂辉煌继续走去,我们都相信,它如今取得的成就,绝不会是它成功的全部。

(原文:http://imharbin.com/post/47886)

点击微信扫一扫

星期日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最近留言

没有数据
扫描二维码访问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