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的阅读:藤村龙至《批判工学主义建筑》

    《藤村龙至——柔软且长满毛的建筑思考》一文是由早稻田大学建筑系本科三年级同学、「堺工作室」图书馆员张启帆以2018年8月9日TOTOギャラリー間「ちのかたち 建築的思考のプロトタイプとその応 用」講演会为基调,结合藤村龍至的著作及私人采访总结整理而成。


    这里节选该文中有关藤村龍至在2014年出版的著作《批判工学主义建筑》一书的部分内容。

“当下的建筑家应该判断时代的走向并用线连接不同的事物。最好是画尽可能长的,连接不同时间与空间的线。”

——藤村龍至

 

 1 

批判工学主义建筑&超线性设计论

1.1  工学主义建筑

 

    1995年以后,信息化的虚拟空间与物理空间之间的割裂越来越大,建筑家的使命也发生了微妙的转变。建筑的意匠被孤立,工学和社会之间的联系越发被重视。动物化时代被消费主义圈养的人们周遭的环境也在不知不觉间慢慢完成一整套工业化。在高度工学化的社会里人们的喜好,规定人举止的法规,成本,技术条件的数据库越加完备。建筑的形态,空间与功能也由这个巨大的数据库所决定,高层住宅,城市高速路的开发,郊外的大型购物中心随之自动生成。人在其中被表面的视觉多样化所迷惑为之疯狂的同时行为举止也在不知不觉间受到控制。我把这种高度依存于技术和背后体系的建筑称为“工学主义建筑”,并从它与建筑形态的关系定义如下:

(1) 建筑形态是由数据库(法规,消费者喜好,成本,技术条件等)自动设计而生成。

(2) 人的行为被建筑形态即物性地控制。

(3) 建筑是位于数据库与人行为之间的中间媒体

 

1.2  批判工学主义建筑

 

    类比工业化之于功能主义,藤村尝试转译一下信息化之于工学主义的关系。回顾一下二十世纪初的工业化之后建筑家们对于功能主义的三种态度选择。

    第一种选择是肯定工业化的成果并全盘接收功能至上的态度。也就是对单纯的功能主义。为了短时间内大量复制而标准化的工厂建筑和劳动者住宅,学校,医院等等都是其体现。

    第二种是否定并且反抗功能主义的一种立场。他们厌恶机械化大规模量产崇尚手工业的少量制作。William Morris的art and crafts movements就是其典型代表。

    第三种立场的建筑家接受功能主义作为新的社会原理,通过分析和战略性的重构指明了20世纪的新建筑运动的道路。也就是我们最熟悉的Gropius,Le Corbusier所提倡的现代主义建筑。藤村把它称为批判性的功能主义建筑。他尝试把这三种立场根据信息化时代的现状进行整理出三种可能的方向。第一种就是肯定工学主义建筑,毫无批判地适用在世家建筑设计生产中的群体。日本大型组织事务所日本设计,日建,大林组等深层派均属这一类。第二种,通过极为表皮化的意匠以及把玩概念已达到反对工学主义的反工学主义派。安藤忠雄,隈研吾,内藤广以及青木淳等表层派的作品均属于这类。第三种,把工学主义作为新的社会原理,通过分析和战略性的重构指明21世纪建筑运动的批判工学主义建筑派。主体是建筑家的组织化事务等新的设计事务所团体。

 

1.3  Timeline

 

    Robert Venturi 曾在他的著作《In Complexity and Contradiction in Architecture》一书中呼吁建筑师避免排他的单一化,尝试更为复杂的整体。Venturi 之后的建筑家为了回避近代主义建筑的单调,通过建筑设计理解复杂的现实状况,并设计出新的复杂现实。1990年代互联网刚普及的时候,虚拟空间被置换为现实空间被人们开始慢慢理解。但2000年以后不管是Facebook、Instagram还是Twitter,在SNS上,人们开始理解互联网整体的时间流(Timeline)是一个整体。

 

    建筑所处的社会环境的着眼点也从时间的延展移动到了时间流动(建筑设计过程的切片连续体)。政治术语里也有一个词叫“渐进主义”,指的是在各个不同的政治局势之下分别作出最恰当的判断一点点接近理想状态的思考方式。

 

    实际上藤村通过2011年以后无数次造访福岛的经验得到的一个启示就是,面对福岛重建计划这样一个巨大的课题的时候,一次性明确所有的现状以及细节开始设计是不现实的,先从能理解的部分设定一个出发点,随着时间的流动一点点接近想要的答案。从一开始就决定”what to do”在脑中勾勒一个大概的设计蓝图的手法其实极为空间化。与此相对,先不在脑中定下整体的大致形态,从确定的部分开始逐渐加入各个细节的考量一点点接近终点“what to do”的设计手法实际上非常时间化。通过不断回答每一个设计阶段的问题的往复蓄积后形态会浮现在眼前。

 

   建筑师有着极强的空间化的思维方式。解决实际问题的时候其想象往往容易过于空间化,反过来说容易陷入空间思维方式的单纯化。建筑师还有一个强项是时间化的思维,随着时间的推进慢慢把已知项置换成形态,重复这个过程确定整体的思考方式就是Timeline(过程的切片连续体)。

 

1.4  超线性设计论的三原则及操作方法

 

    超线性设计论是为了满足批判工学主义建筑的设计组织的需要而提出的设计方法论。不同于SANAA的飞跃型进化,超线性设计着眼于每一个具体的小变化,通过不断地细微改进来推进。在设计途中绝对不分裂出数个方案,也绝对出现过程上的倒退,单纯不断重复反馈能确定的部分,渐进地进行设计方案地更新,在不断反复之后获得巨大飞跃。

 

 

    其中发挥重要作用的是建筑模型,这里指的不是3D模型或者一堆数据而是手工模型。一般来说,推敲方案的模型会在完成数个阶段的方案推敲后为了确定方案的进度状况特别进行手工制作。但在超线性设计论中,每次变更推敲方案都会制作手工模型进行并且作为记录保存下来。同时,每次跟新推敲方案时把需要更改的地方指定为一点。在单纯修改好方案之后每次更新时候就像计算机保存数据记录一样保存下来。期间不允许重制初始条件,重视方案进化的单项过程和设计后的路径可追踪性。

 

 

    藤村把这套方法论的条件总结为:“不跳跃”“不分叉”“不后退”。这是超线性设计论的三原则。遵循这三大原则进行设计,设计过程就好像从鱼卵成长为鱼一般清晰被记录在案,建筑形态的生成也达到了极为美观的可视化。设计过程的清晰的效果非常明显。首先在团队内部的信息互换和说明变得极为容易,就算在设计过程中加入了新的成员也能高效传达设计意图,培养新的成员设计能力的教育效果也非常好。超线性方法论可以把每一个领域的专家的经验和知识通过转化为方案之间的细微差别。只是单纯地重复线性的进化过程最终到达看似非线性的飞跃这一过程,藤村把它命名为“超线性设计论”。

 

Toward a Social Architecture

 

    建筑家过去所承担的设计职能随着虚拟空间的拓展转移到了网页设计者,自媒体人和程序员一方。藤村龍至在2014年出版的著作《批判工学主义建筑》一书的最后提到:“至少现在,虚拟 Architecture 还不能左右政治。我要做的就是连接虚拟与现实空间进行开示化的设计。并且不让Architecture暴走引发恐慌。 Architecture or Terrorism. Terrorism can be avoided.” 短短几年间,大数据和算法的运用使得人们被更国家机器(Architecture)精确定位,政治动员也变得越来越现实。藤村含沙射影提到虚拟空间的暴走也早已成为现实。建筑师的职能早已不是用充满神秘主义的建筑草图和花哨的表现图去迎合现实。藤村近似疯狂的实体模型生产消解建筑神秘主义的同时更像是在对新时代主角——民主制度下左右政治的“市民”理性思维的指引。 

 

全文:https://mp.weixin.qq.com/s/E-LpVJ-z_-ms0JC3BvY6dg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