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访谈| 第三代图书馆的典范:赫尔辛基中央图书馆开馆

    令全球文化界瞩目的赫尔辛基中央图书馆于2018年12月5日(独立日前夕)隆重开馆!CNN在去年曾把该馆列为2018年即将开放的世界级文化建筑之一,她的开放将开启一个图书馆建筑的新时代。

    《图书馆杂志》微信公众号于该馆庆祝开馆活动同步时间,连线邀请IFLA图书馆建筑和设备委员会主席科恩·戴安娜,IFLA图书馆建筑和设备委员会秘书长莱斯内斯基·特拉奇,国际图联管委会委员、中国图书馆学会副理事长程焕文,中国图书馆学会副理事长兼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澳门大学图书馆馆长吴建中四位国内外知名专家,以笔谈形式聚焦赫尔辛基中央图书馆的开馆,第一时间带您了解什么是第三代图书馆,什么是赫尔辛基中央图书馆!


赫尔辛基中央图书馆 Oodi

    图书馆建筑设计旨在尽可能广泛地为各阶层人民提供支持。图书馆的所有用户都享有平等的空间使用权,能够在有尊严、舒适和轻松的环境中使用图书馆。鉴于各人的文化、社会、经济和物理条件不同,人们对建筑物的体验也各有不同,建筑必须应对这些不同的需求。然而,图书馆设计常常侧重于创建适合大多数人而非所有人的设施和服务。新赫尔辛基中央图书馆(Oodi)令人印象深刻,因为该图书馆的规划者们直面这一挑战,为市民的参与设立了新的标准。

    赫尔辛基中央图书馆(Oodi)由总部位于赫尔辛基的ALA建筑事务所设计,人们期待已久的隆重开馆典礼于2018年12月5日举行。Oodi将成为赫尔辛基市中心文化圈的重要组成部分,与赫尔辛基音乐中心、芬兰大厅、萨诺玛大厦(Sanoma)和奇亚斯马当代艺术博物馆(Kiasma)并肩而立。该图书馆建筑项目不仅在芬兰而且在全世界得到大力推广,整个设计过程引起千万人的关注。在该项目的早期,就建立了一个相关网站,邀请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与赫尔辛基市民一起梦想图书馆。

    这种邀请人们了解该项目并将大家与项目参与者联系起来的方式,是一个包容性规划和设计过程的自然延伸,始于赫尔辛基城市图书馆(Helsinki City Library)的愿景,即塑造一个以市民为核心的新型包容性城市规划过程。社区成员首先通过“梦想树”为未来的中央图书馆提供想法。“梦想树”于2010年启动,既是一个数字平台,又是一棵真正的树木。市民被邀请记录他们的想法,并将这些想法贴在树上。如此收集的约二千三百条意见为今后图书馆开发内容和服务的试点项目和实验奠定了基础,并为建筑规划和设计提供了宝贵建议。

    由市民主导的预算编制研讨会也为市民参与提供了另一个很好的事例。取之于“梦之树”的八种想法被发展成为试点项目提案。2013年秋天,共举办了三次市民预算编制研讨班,讨论试点提案,并确定如何支出预算资金。市民有权选择如何花费十万欧元用于开发图书馆服务。市民的这些意见为赫尔辛基城市图书馆提供了明确的方向,有助于了解社区成员珍视和希望在中央图书馆看到的东西。

    市民还应邀为图书馆建筑设计团队的选择提供意见。2012年市政委员会举办的国际建筑竞赛吸引了五百四十四名参赛者。公众被邀请在两周内审议所有参赛作品。经评委会评审,有六种参赛作品入围。这些设计方案在互联网上和遍布全城的触摸屏上以及赫尔辛基市博物馆展示,公众有机会再次对设计方案发表意见并投票选择。虽然评委会最终负责作出选择决定,但社区成员通过投票和评论参与活动有助于增强社区意识,并进一步扩展了赫尔辛基市图书馆所展望的公众参与文化。

    这种市民参与精神延伸到整个建筑设计过程,使公众知晓有关布局、标识、吸引家庭的有趣设计特征以及家具选择等事项。该建筑不仅仅是图书馆,还将是一些社区合作伙伴的家园,包括幼儿教育和学前教育部、国家视听研究所和奥托大学。Oodi将真正成为一个由社区建造,服务社区的建筑。

    作为国际图联图书馆建筑和设备委员会的官员,我们通过我们自己的专业会议、出版物和社交媒体等渠道强调了包容设计的重要性。在第八十四届世界图书馆和信息大会上,我们名为“设计包容性图书馆”的专业会议探讨了图书馆及其建筑在创建包容性社区中的作用。包容性过程,例如塑造赫尔辛基新中央图书馆的过程,对于建造包容性建筑至关重要。悉心听取并采纳塑造公共建筑的不同视野有助于确保达到这样的成效,即响应所有社区成员的需要。而且,正如Oodi所展示的那样,包容性过程能够增加社区意识,有助于人们对本来就属于大家的建筑物产生拥有者的自豪感。

    祝贺赫尔辛基人民,好样的!

    作为芬兰独立100周年的献礼,位于赫尔辛基市中心的赫尔辛基中心图书馆(the Helsinki Central Library)——“Oodi”在12月5日落成开放。在世界上很少有哪个公共图书馆能够像“Oodi”一样,从2015年动工时起,就一直受到全世界的高度关注,以至于其落成开放已经成为芬兰,乃至世界图书馆的热切期待。

    赫尔辛基当局别出心裁,通过广泛的征名,为赫尔辛基中心图书馆取了一个独特的名字“Oodi”。“Oodi”大意为“颂”,颇有几分《诗经》中“风、雅、颂”的古典韵味,因此,直译过来,赫尔辛基中心图书馆也就叫作“颂”。然而,从目前可见的各种报道来看,笔者更乐意将“Oodi”音译为“无敌”,虽然有失“颂”的文雅,颇有几分“武”的炫耀,但是这似乎更能体现赫尔辛基中心图书馆的特点。

    “无敌”之所以无敌,其表在建筑设计与建造施工上的无敌。“无敌”是一座建筑面积17000平方米的三层建筑,其规模与当今的中国公共图书馆相比,的确不值得一提,可是,在建筑设计上,“无敌”有许多值得建筑设计师夸耀之处。最令建筑设计师荣耀的是,“无敌”采用钢拱设计,整个建筑由两个跨度近100米的钢拱支撑,两个钢拱由八个焊接在一起的金属箱形梁构成,最大的空心大梁重达86吨,远远超过普通空心大梁8-10吨的重量,因此,首层是一个没有柱子的巨大通透空间。其次是顶层“书籍天堂”(Book Heaven)的玻璃立面设计,整个“书籍天堂”由近4000平方米的玻璃立面构成,玻璃立面亦由四个玻璃柱支撑,光雾喷印在玻璃表面,远远望去,既像皑皑白雪覆盖楼顶,亦如皎洁白云飞渡上空,置身其中犹如阆苑仙境,顿有“书籍天堂”之感。这两点无论在建筑设计上,还是在建造施工上,都堪称典范,是值得称颂的创新。

    “无敌”之所以无敌,其里在空间功能设计上的无敌。首层为“闹市区”,主要功能为举办活动、喝咖啡、举行会议和快速图书馆服务,包括一个影院、一个多功能厅、一个咖啡餐厅、一个幼儿教育区、弹出式摊位和咨询台。第二层为“作业区”,主要功能为制作、学习制作和互动,包括两个通用工作室、两个编辑室、一个摄影和录像工作室、一个乐器演奏室、一个控制室、一个鼓室、一个媒体室、多个小组室,以及3D打印机、激光切割机、贴纸打印机、热压机、缝纫机、锁边机、绣花机和徽章机。顶层为“放松区”,在波浪起伏的天花板下,来访者可以暂时忘却烦琐的日常事务在此歇息,其中有会客的咖啡厅、1000平方米的市民观景阳台,以及传统图书馆大多拥有的儿童区、7个阅读绿洲和10万册图书。三个楼层的功能设计各不相同,传统图书馆的借阅功能被严重弱化,而更多的非图书馆功能在此得以彰显。虽然设计者无法预知“无敌”开放后的气氛如何,也不知道民众是否会前来,但是,他们希望“无敌”能够成为一个生动的民众聚集地,每天吸引1万来访者,全年吸引250万来访者。

    “无敌”网站宣称:“无敌”是赫尔辛基中心图书馆、市中心的生动聚会地、居民的客厅,是周边多个文化建筑的文化与媒体集线器;“无敌”作为向所有人开放的生动活泼、功能齐全的聚会地,开启了图书馆的新纪元。

    于是说来,赫尔辛基中心图书馆的确有“无敌”之势,然而,其实际效能究竟如何,尚有待开放以后检验。无论如何,“无敌”的出现代表着一种尝试、一种趋势和一种方向,的确值得我们思考。

    知识资源空间资源是图书馆的两项根本性资源,决定着图书馆的命运。信息技术的发展,导致图书馆的知识资源从纸质迈向数字,而数字知识资源的发展促使图书馆完成了从传统走向现代的转变。空间资源,作为图书馆存在和发展的必要条件,在经历了网络化和数字化的虚拟以后,在今天已经显得越来越重要,公共图书馆尤其如是。笔者曾言:图书馆的空间有多大,图书馆的舞台就有多大。诚然如是,公共图书馆空间资源的拓展和空间功能的多样化必将成为公共图书馆的发展方向,并将重新塑造公共图书馆的未来。虽然为时尚早,但是,笔者仍然敢断言:如同信息技术的发展引发图书馆的革命性变化一样,空间资源的发展亦将启动图书馆的一场新的革命性变化

    令全球文化界瞩目的赫尔辛基中央图书馆于12月5日芬兰独立日前夜拉开帷幕。CNN曾在2017年把该馆列为2018年即将开放的世界级文化建筑之一,她的开放不仅对芬兰,而且对全球图书馆界都将具有深远的影响。

    为了迎接新馆的开放,赫尔辛基市立图书馆于2016年10月征集馆名,从2600个建议中征集到1600个不同的名字,最终选出了OODI,或ODE,即颂歌的意思。今后人们就像叫“鸟巢”“水立方”一样,把这个图书馆亲切地称为“Oodi”。该馆位于赫尔辛基中央文化区,是一座“向所有人开放的公共空间”,她是“聚会、阅读和多样化城市体验的场所,为读者提供知识、新技能和故事,是一个获取知识、体验故事和工作及休闲的惬意空间,一个向所有的人敞开大门的灵动而功能常新的新时代图书馆。”(源自该馆主页https://www.oodihelsinki.fi/en/ 点击查看

    该馆由芬兰ALA建筑事务所设计,整个建筑1.7万平方米,呈开放状态。内部呈大空间格局,区域之间流线通畅,有利于人群频繁快速流动,内广场与外广场呈开放状态,将图书馆与花园广场有机地连接在一起。走进内部,一层为“大众空间”,有多功能厅、电影院、餐厅、咖啡厅和问询处等读者自由交流空间,二层为“小众空间”,供同一兴趣的读者在体验和制作中学习,有音乐制作室、创客空间、游戏角、研讨室、联合办公场所等,三层是传统的图书馆空间,存放十万册图书,比较安静,适应静下心来阅读,另外还设有儿童阅览区。由于视野宽阔,三层特别设立了一个市民观景台。赫尔辛基市为了建设新馆,曾开展了大量调研,并尝试了很多创新设计,如面向音乐爱好者的图书馆10号(Library 10)和服务于联合办公的城市办公室(UrbanOffice)等,都是为新馆所做的各种实验性样板。这些创新设计为全球图书馆空间改造树立了榜样。

    赫尔辛基中央图书馆的开放向我们展示了新一代图书馆应该具备的功能,作为交流中心、学习中心和知识中心,她将服务城市创新,提升城市品格,助力人的全面发展。

    最后特别一提的是,桑拿空间没有了,虽然市议会力排众议,通过决议设立这一有争议的空间,但最终还是放弃了。不过,争议和放弃没有影响、反而更强化了她的初衷,图书馆是一个交流和体验的空间。

《图书馆杂志》往期相关阅读:
    
专稿 | 吴建中:走向第三代图书馆(点击查阅)

相关报道:

[1] designboom. ALA architects' Oodi central library in helsinki opens as an indoor extension of public space[EB/OL].[2018-12-05].

https://www.designboom.com/architecture/ala-architects-oodi-central-library-helsinki-12-03-2018/.(点击查阅)

[2]芬兰. 赫尔辛基新图书馆——为民而建,独树一帜[EB/OL].[2018-12-05].

https://finland.fi/zh/shenghuoyushehui/heerxinjixintushuguanweiminerjiandushuyizhi/.(点击查阅)

    (来源:http://url.cn/52Xeac7)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