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桶者

      乌鸦们宣称,仅仅一只乌鸦就足以摧毁天空。这话无可置疑但对天空来说它什么也无法证明,因为天空意味着乌鸦的无能为力。

      卡夫卡在捷克语中意为寒鸦,不知是巧合还是注定,这名字再适合他不过了。白天, 他是保险公司的高级职员,有着法学博士学位,能轻松出色地完成自己的任务人缘也不错,能够谈笑风生,正如人们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觉得他一定是位温文尔雅的翩翩公子,但在这躯壳之下,谁能想到是一只孤独绝望的寒鸦。   

      作为现代主义先锋的卡夫卡,作品中除了荒诞、离奇等现代义作品的共性外,还笼罩着一层挥之不去的灰色阴影,总给人以绝望的感觉。《骑桶者》中的骑桶者就为了那一铲子最次的煤,受尽冷眼和无视在那遥远的冰山区域消失隐匿。这种浓重的悲伤,是骑桶者的,是卡夫卡的,是我的,也是你的。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过与卡夫卡类似的体会,那是无法倾诉、无法消解、无法与人分担的庞大的孤独感,甚至可能反噬人的身体,让人感到近乎绝望。我想卡夫卡的灰色也许就来源于它的孤独,精神上的孤独无依。我们旁人也许过一会儿孤独感就消减了也从未仔细体味过这孤独,但卡夫卡更加敏感和扭曲,于是他将他的精神世界,他的孤独付诸笔端,赤裸裸地展现在人面前,因而人人都自以为十分了解卡失卡。   

      这只寒鸦终生为孤独所困,所苦,却又离不开这孤独。他说人若没有对某种不可摧毁的东西持续不断的信仰,便不能活下去,而无论这种不可摧毁的东西还是信仰都可能是长期隐匿的。所以,我们真的懂卡夫卡吗?你看他自己都还在寻找那种隐匿的信仰,他自己也还没有读懂自己。  

      《骑桶者》给人的感觉是惶恐、不安、孤独迷惘,向往明天又不到出路,这又何尝不是卡夫卡的内心呢。与父亲至死不解的冷淡与疏离让寒鸦过早地远离了亲情的滋养,受了伤也只得独自舔舐伤口,此时孤独便来了,他痛苦,他说,我心有个庞大的世界,不通过文学径把它引发出来,我就要撕裂了。孤独让他遇上了文学,久而久之,他习惯了这份孤独感,虽然仍时而觉得惶恐,不安。   

他是渴望爱情的,有过三次婚约,并且也经历过你侬我侬的热恋,也曾直白地对欣慕之人袒露爱意,然而他终究三次毁约,终身未婚。一个极其热切地渴望爱情的人为何会三次撕碎自己即将达成的梦,也许是因为经济上的不堪重负,也许是因为他不想让婚姻摧毁自己依赖的孤独感,也许是他认为就算是爱情,也不能占有他安放心灵的空间。

 

书名:卡夫卡中短篇小说选

作者:弗兰茨·卡夫卡

索书号:I521.45/16

馆藏地址:二区社科图书借阅室

一区读者服务部  王学玮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