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苾菲

学习讲故事

校友张桓:我的财富是人生中一件件小事产生的蝴蝶效应 |与100种有趣的人交谈

2018-11-27 17:33

因为做校友工作,我很早就知道了张桓这个名字。

他是哈工大汽车工程学院毕业的校友,但没成为一个搞技术的工科男,反而跟女性打得火热。他的微信公众号是“老张爱女人”,坊间称“好色营销家”,他的名言是“得女人者得天下”,他的投资领域集中在女性消费、儿童教育,连他做的社群“疯蜜”也主打美少妇群体。

中国人讲究闷声发大财,但他每天把钱挂在嘴边。

他的身份是投资人,但从不像别的投资人那般西装革履,一脸精英范儿。相反,在各种商业场合里,他都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和破洞牛仔裤,连鞋子也大红大绿,是人群中最扎眼的。他的百度百科配图是一张挂着项链带着大墨镜的黑白图,让人以为一个忍不住就会蹦上台来一段rap。

他在网上最出名的有两件事,一是作为滴滴股东,被滴滴司机打了。他在自己的公众号愤而发文,并扬言要贱卖滴滴所有投资。据说当时好多人都已经准备跟他约谈,想要接手,结果他转头与滴滴达成了和解,又自我“打脸”表示滴滴的股份还是很值得持有的,不卖了。

第二件事,是前不久,他发文表达自己想招一个超级助理,24小时待命,啥活都干,还要别人一个月给他10万元。有人觉得,这哥们儿疯了吧,以为自己是巴菲特,别人排队等着跟他共进午餐?没成想,他不仅招到了人,后续应聘者还络绎不绝。现在要招的第二任助理门槛提高到至少得有3套房,美女,每月给他20万。

我想,这样一个人,应该是张狂的嘚瑟的,又略有一点油腻,带着成功人士的一脸傲慢。如果要类比,大概会是王思聪这样的形象。但是很奇怪,每次看他的文章,又能读出诚恳和真挚,甚至一种隐藏的温柔。

太分裂了。

后来,我在微信上联系了张桓,想约他做一个在线的访谈,讲一讲他的经历。他答应得很痛快,就是一直没时间回复问题。有一天晚上,在另一位哈工大校友秋颐拉的某微信群里,他做了一个关于自己经历的简短分享,主题可以概括为:我是如何完成人生第一笔资产积累的。

出乎意料,他讲话声音温和,内容谦虚,一点也没有网络上张牙舞爪的样子。

01

“有些话在外面不方便说,但对校友没什么不可说的。”

不管愿不愿意承认,金钱都是当下最能刺中人心的话题。尤其人到中年,对钱的需求非常迫切的时候,就更想知道别人是如何发财的,总以为自己也可以找到人生的捷径,能够帮助自己摆脱困境。

对投资人张桓来说,赚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这种简单不是说不需要付出,而是项目遍地,他需要做的就是抉择,闻着钱味儿走就行了。

“做投资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抱大腿,找那些厉害的人,投那些厉害的项目。如果你发现一个人很牛,抓住他,紧紧抓住,让他替你赚钱。”

听起来简单易行,钞票弯腰即拾。但对普通人来说,却连门槛在哪里都找不到。“人家有稳定盈利,凭什么还要你的投资?”“那就要用尽一切办法,抓住不放手!”

“用尽一切办法”大概是打工者张桓蜕变成投资人张桓的一个法宝。

2000毕业后,张桓原本打算去国外留学,但因为还有一个弟弟,家里经济负担较重,他不得不去工作。于是应聘到青岛某家电集团做技术,每天画图,在车间和工人打交道,按部就班。

当时恰逢公司一款太阳能热水器漏水,张桓作为技术员与业务部门一起去内蒙解决问题。一堆媒体、消费者围着现场,想要公司对事件给出责任界定。一句话不慎,对企业未来市场影响极大。业务员不敢说话,张桓救场,从技术角度作了专业分析,挽回了品牌声誉,回到公司后受到了集团总裁的点名表扬。这种成就感让张桓迷恋,他突然发现,自己的“真爱”不是技术,而在品牌,在营销。

他要转行。

张桓婉拒了公司的挽留,辞职南下广州。因为给集团做宣传的广告公司在广州,他一厢情愿地以为,好的广告公司都在广州。

“我一定要进广告公司,要做营销。”可惜这种热情和冲动并没有得到回应。他既没有广告的专业背景,也没有相关工作经验,凭什么得到别人的信任呢?

三个月找不到工作,只好去了一家气球制作公司,就是那种给商场开业做拱门气球的制作公司。“1800一个月,混口饭吃。”为省点钱,张桓和两个女孩子合租,“可能人家看我是个屌丝,又长得很安全,比较放心。”

他从合租的女孩子这里了解了美容,了解了女性消费。

02

张桓当然不甘心就在气球制作公司混日子,一有空就四处投简历。

小的广告公司都看不上他,但张桓最终却进入了一家被业内誉为“中国广告业扛旗者”的营销传播集团。

如果那时候有自媒体,他的应聘过程写出来发在职场公众号上,没准能成为10万+爆款励志故事。

张桓在给这家营销集团发简历前,想到人家或许根本不会打开自己的应聘邮件,于是剑走偏锋,写了一个耸动的标题:“如果职位年薪低于10万元,就不要点开这封邮件”。

终于,成功地引起了对方的好奇。张桓得到一个面试的机会。

也是机缘巧合,公司当时正好在竞标美的空调的一个方案,他在家电公司干过,懂市场。“如果项目拿下来,就留下。拿不下来,就走人。”张桓使劲浑身解数,打赢了这场仗。“年薪当然不是10万,月薪6千。”

张桓是水平座,想法天马行空,做创意和策划正合适。他在这里接触了很多大的企业,服务过水井坊、蓝月亮、广药集团等,学到了很多营销知识,职位和薪水也一路水涨船高,“升得特别快”。

张桓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就发生在这里。

某美容护肤品牌找到集团做营销方案。彼化妆品公司当时四面楚歌,就等着这个产品起死回升。但集团报价高,人家请不起。张桓当时已经是策划副总监了,他找到对方说,我来帮你们免费做策划。如果你们用这个方案,业绩超过3千万,超过的部分给我8个点的提成,没做到这个业绩,一分钱不要。

张桓有天生的商业头脑,行动力又强。这样的合作方式,让人无法拒绝。

为了更真实地了解用户需求,他买通一家美容院老板,卧底两天——趴在美容床下偷听美容者们的对话,以此掌握消费者最真实的消费动机。这一壮举现在还是消费者调研的经典案例。

通过偷听,张桓搞懂了女性美容的痛点,“怕老是刚需”。免费干了三个月,做出一个营销方案,不包治百病,专业抗衰老,提出了一句现在每个女性耳熟能详的广告语“肌肤一老化,美容还有什么用?”

在这个项目中,张桓获得的回报是80多万。此后他与对方又连续合作2年,按照约定提成一共赚了六七百万。

那是2003年左右。张桓完成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跃迁。

03

当时广东对买房没有限购。张桓在陪朋友看房子的过程中,为了约售楼处漂亮的小姐姐,在对方的游说下开始买房。这一买就一发不可收,陆陆续续买了30多套。“反正那些钱来得很轻松,让我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就花掉吧。”

张桓不承认这是自己的眼光和格局,一再重复是无心插柳,占了时代的便宜。

“我其实并没有投资房地产的意识,只是人家告诉我,房子很好,贷款也很好办理。我听进了别人提供的信息,然后去做了,就是这样,并不是有意为之。”

但张桓承认,这个女孩是人生中的贵人。“我在哈工大接触的女生太少了,毕业后也很少有和女孩相处的经验,所以不由自主就容易被漂亮女孩忽悠。我生命中遇到的贵人,基本都是女生。”

有趣的是,总是遇到女性贵人的张桓,似乎并不是一个很擅长和女性交往的人。他直到大学毕业都没谈过恋爱。在哈工大上学时,班上有4个女生,在军训时他就与大家混得很熟了,没心没肺地成了女同学们的暖男和闺蜜。“其中最漂亮的那个女孩子,对我很好的。可是我很自卑,不敢开口表白。最后,我们班长用半年的时间把女孩追走了。我只好去图书馆看书,去操场踢足球……这是我大学4年最后悔的事。”

“所以你在大学最难忘的人是……”

“宿舍的哥们儿,班长。”

……

剧情的发展似乎有点出人意料。没有恋爱脑又不自信的人,似乎总能得到女孩子的倾慕。他在青岛上班时,“有个漂亮女孩每次下班都等着和我一起回家。我还问她怎么回事,女孩只能腼腆地说她怕黑。”

张桓自认不是一个有很多技巧讨女生喜欢的人。但是为什么最后专注在“爱女人”这件事上,他有点犹豫地总结,大概是因为知道自己长得不帅,所以必须要动脑筋想怎么追女孩,怎么了解女人的心思。于是揣摩出了一套关于女性的哲学,又把它们用在了商业营销领域。

张桓2006年创立尚道营销,专攻女性消费者,服务了几乎所有的化妆品客户。哎呀呀、韩后、韩束、茵曼、瓷肌、苍井空内衣、唯品会、千千氏、朵唯、接吻猫等品牌的崛起,他都是幕后功臣。

04

在将尚道做成中国女性营销咨询机构第一品牌后,张桓将公司卖掉,成功套现。这算是张桓的另一个里程碑事件。“卖公司让我知道原本需要10年时间才能赚到的钱,现在用一年就能赚到。我明白了资本价值的重要性,知道了要用未来的钱赚现在的钱。”

此前,张桓已经无意识的投了40多个项目,平均回报625倍。这时起,他开始有意识地选项目,做投资,不再依赖时间和技能赚钱。

“哪怕再好的项目,我都选择投资,而非自己做。哪怕只是一个小股东,但只要你赋能帮助他做起来,他实际上就是一直在帮你创造财富,而且不用你花时间和精力。”

基于自己“只投长期安全、低回报的分红型项目”的理念,张桓投资了名创优品、胡桃里音乐餐吧、滴滴、奈瑞尔、奢分期等近百家知名企业。每年单是现金分红,就非常可观。

“想要有钱,想要投资,得看你对金钱的欲望是不是足够贪婪。如果你只是说我缺钱,我想赚钱,那不叫欲望,那只是正常的需求。”

张桓把自己的投资理念形成了一套系统。现在做的“疯蜜”,除了带领“高净值女性”投资以外,还兼做财商相关教育。“高净值”人群,一般指资产净值在600万人民币(100万美元)资产以上的个人。

而他有为数众多高净值女性的忠实拥趸。她们叫他“桓爷”或“老张”,他就是她们的大腿。

05

前一阵,张桓突发奇想,不管商学院还是培训班,都在讲如何成功。“成功的企业各有各的秘籍,但失败,只要一点没对就不行。”别人犯过的错,如何避免自己不犯,这对创业者来说至关重要,至少能避免少走很多弯路。于是,他灵机一动发起“失败复读班”的项目,不讲如何帮你走上人生巅峰,只讲跌入深渊的领悟。

从冒出这个想法,到找战略合作伙伴再到招生,到开班授课,他只用了不到2个月时间。如今课程已经多次迭代,场场爆满。

“我的同班同学大部分都还是搞技术。也有人创业,但是创业成功的不多。我也接触了很多创业校友,大部分总是介绍说自己的技术有多牛,创业的一个坑就是过高的估计自己的技术。创业很重要的一点是要忘掉自己的专业。牢记用户需求大于专业。但有时候我也很无奈,说得太直白,像是在打击他们,让人觉得都是校友,装什么呢。但不说又怕他们走弯路。”

张桓的成功是不可复制的。要复制一个成功太难了,时运、眼光、勇气、能力、勤奋……那么多的因素才能拼凑出一个正正好好的“命运”。

桓,在古意中,有辟土服远,开疆拓土之意。但张桓说,自己的大学老师可能都不记得自己这么个人,因为太平庸了。“不太好,也不太坏,有个外号叫呼呼,就爱睡觉。整个一泯然众人。”

“大家看我天天嘚瑟,可能感觉我是一个很爱社交的人,但其实我很害羞。做事冲动,所以也没少打脸。”

“你现在算是财务自由了吧?”我问他。

“单从钱上来说,大概2012年已经财务自由了。”现在还是努力做事做投资,是他对赚钱这件事依旧保持足够旺盛的欲望。

“不过我现在有很大的自由度。”不管去见政府官员,还是商业领袖,张桓都是穿着牛仔裤就去了。“努力赚钱,不就是为了让自己活得随心所欲一点么?”

或许,在他以后留下的各类照片中,张桓依然会是那个衣着打扮最抢眼,头发梳得油光锃亮,又略带一点浮夸表情,最不像精英脸的那一个。

不过,真实就是最大的自由。从这一点来说,他确实自由了。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