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钢铁工业从这里开始·鞍钢“五百罗汉”的故事——沙友石

2018-11-16 13:20

    我们曾在2013年《哈工大人》萍踪雁影栏目中介绍了新中国成立后兴建的第一个特大型钢铁联合企业武钢的见证者陶汉英校友(http://alumni.hit.edu.cn:8080/hitaa/hitren3.php?id=1913)。

    在新中国钢铁工业的建设中,哈工大人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在《新中国钢铁工业从这里开始·鞍钢“五百罗汉”的故事》系列报道中,就有多位哈工大人,这里介绍的是沙友石(1912-2002)。

    沙友石,1912年出生于山东掖县沙家村,幼年时随父母闯关东,来到哈尔滨回民街安家落户。其父是个手艺人,凭借着制作皮具的手艺养活一家老小,生活尚可。得益于此,沙友石得以始终接受良好的教育。

    1931年,沙友石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铁路管理系,其间加入共青团,随后转为中共党员,并开始在中共满洲省委为我党从事地下工作。

    然而在1936年,由于叛徒屡次出卖,中共满洲省委遭到严重破坏,沙友石同组织上失去了联系,并遭到通缉。哈尔滨已不可久留,思度再三,沙友石决定离开此处。随后,他在哈尔滨火车站站长樊继才(中共党员)的帮助下搭上火车,只身前往关内寻找党组织。

    沙友石一路南下,抵达山西,并在组织安排下进入牺盟会。在那里他结识了同样从满洲省委撤退入关寻找党组织的李维民(鞍钢“五百罗汉”之一)。

    1938年,沙友石奔赴延安,进入抗大四期学习。由于文化程度高,文笔好,又多才多艺,毕业后的他被直接安排进入八路军总部宣传科担任科长。然而在沙友石的内心里却一直想到前线抗日杀敌,他也曾多次向上级表达过自己的想法。

    1940年,在沙友石一再坚持下,他终于如愿前往晋察冀军区工作,并担任决死一纵队38团政委一职。

    1943年,沙友石奉命返回延安,并在组织安排下进入高级党校二部学习。而当时同为二部学员并管理日常工作的郝鲁伟在与沙友石的朝夕相处中建立起了革命友谊。1944年在组织安排下,二人结为夫妻。郝鲁伟为人坚定果敢,英姿飒爽,可谓是一名巾帼女将。沙友石对待妻子则是无微不至,细心关怀,以至于有些人调侃说他怕老婆。可沙友石打趣道:“郝鲁伟1927年就参加了革命,比我早,又是班干部,我怕她也属正常!”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沙友石率先随干部团回到东北。抵达东北后,被任命为北满东北民主联军松江军区蒙古自卫军骑兵师兴安支队政委一职。郝鲁伟一同前往,随后担任合江省佳木斯市首任市委书记一职。

    1948年底辽沈战役胜利后,东北全境解放,当务之急是尽快恢复工业生产以支援全国的解放战争。东北局考虑到沙友石是当时党员干部中为数不多的大学生,又是学铁路管理专业的,于是派他前往鞍钢担任运输部主任一职,主抓铁路运输工作。

    不同于一些从未涉足过工业的干部,沙友石进入鞍钢后可谓得心应手,真正地发挥了当年所学的知识。任职期间,他全盘考虑鞍钢的铁路布局,从原料输入到产品输出,从矿山到厂区,从专用线到中长铁路线,将每一处细节都衔接得恰当紧密,而这正是如今鞍钢铁路运输网络的雏形。

    1958年,在沙友石及其他党员干部的共同努力下,鞍钢扩大了灵山调车场规模,一改此前只能在苏家屯远距离车辆编组的现状。随后,沈阳铁路局给予全力支持,从四平机务段调拨300名工人前往鞍山,成立灵山机务段。至此,鞍钢与沈阳铁路局得以在灵山紧密衔接起来,极大地提高了运输的效率。

    当时,鞍钢有“四大金刚”,这四人各个都是敢说话说真话的领导干部。而这“四大金刚”之首就是沙友石。虽有一些人对于他的“霸道”颇有微词,但在更多人眼里,他却是个尽其所能为职工群众办实事的好领导。然而,也正是因为这种“霸道”使得他在日后的工作中被划为右派分子,“文革”期间也遭受到更为严重的冲击。

    1979年,被彻底平反后的沙友石恢复工作,前往秦皇岛冀东钢铁厂担任工程总指挥。次年,调任河北省进出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1986年,离职休养。

    2002年,沙友石因病逝世,享年90岁。

(智春山、杨伟平/史料提供。全文详见:https://mp.weixin.qq.com/s/7w57taGBspdsa6w_2Dcn0w)  

    钟翔飞在《新中国钢铁工业从这里开始·鞍钢“五百罗汉”的故事——林诚》(2017年4月14日)一文中曾介绍了另一位哈工大人林诚(1912-1983)。

    1912年,林诚出生在一个满族家庭,本名苍玉楼。19337月,他从天津返回东北,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预科, 在校期间,他参加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并在那时结识了在中共满洲省委负责交通和情报工作的李维民。因从事抗日活动被日伪当局追踪,被迫逃亡北平,进入北平中国大学学习,是“一二.九”运动的骨干。
   
1945年抗战胜利后,随林枫率领的干部工作团北上,曾任双城中心县委书记。
    19514月,时任松江省委常委兼秘书长被下派到鞍山,翌年调入鞍钢,后曾任鞍钢代经理。
林诚将自己的半生全部奉献给了鞍钢。
    (全文详见:https://mp.weixin.qq.com/s/rrft7iv1l18GqPqHJRQYqg)

    而在《新中国钢铁工业从这里开始·鞍钢“五百罗汉”的故事——吴波岩》一文中提到当年哈尔滨工业大学的一位教授, 这位教授当时的假名叫王惠升(解放后曾任阜新矿务局局长),是在苏联远东红军领导下的哈尔滨地下情报组织负责人。
    (参见:
https://mp.weixin.qq.com/s/eGW-Y9vlS6qdweBvIs34QA


           
哈工大时期的郎纯勇

    另外,在《九旬爱塔老人的家族往事》(2018年5月16日)一文中写到: 郎纯勇,满族,1923年生于奉天省,其父郎恩凯是奉天省东边道一带杰出的教育家。
   
郎纯勇18岁时以优异成绩考取了国立哈尔滨工业大学。其时日本在伪满洲国加紧了对青年学生的残酷镇压,一些东北进步青年纷纷逃往关内,寻找出路,投奔抗日斗争。郎纯勇受到进步思想的影响,1942年秋,经多方努力与准备,在下学期开学到哈工大报到之后,逃出了哈尔滨。
    1942年10月到达重庆,抵重庆时已经身无分文。郎纯勇到重庆后继续学业,考取了国立重庆大学建筑系。毕业后,随即于1947年返回沈阳,在东北大学建筑系任助教。
    1948年10月10日,郎纯勇携妻金家坤,奔赴冀东解放区——唐山遵化,参加革命。参加革命后,郎纯勇改名黎航、金家坤改名沙砾。 解放后,郎纯勇曾在哈尔滨任建筑工程师,1952年调往鞍山钢铁公司
    郎纯勇出任建设工地主任工程师,发挥其建筑专长和平生所学,全面负责鞍钢各工业建筑的改造、改建、扩建、重建和新建。厂区内出现了大大小小诸多郎纯勇的作品。
    1957年一五计划完成后,崭新的鞍钢拔地而起,鞍山成为祖国的钢都。郎纯勇为鞍钢的重新崛起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全文详见:http://www.sohu.com/a/231742157_805374)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