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博物馆设计是检验建筑师成色的重要内容:《装饰》特别策划

    《装饰》杂志2018年第8期特别策划“现代博物馆”专题。

写在前面 Preface

    博物馆作为一种空间类型的历史可以追溯至久远的古代,但成为社会大众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则是相当晚近的事,在现代社会中,博物馆的数量已成为一地文化繁荣的一项指标,博物馆建筑亦成为现代设计师有代表性的实践类型。

    在现当代建筑发展的进程中,博物馆建筑的设计尤为引人瞩目,博物馆建筑日渐成熟的过程正是对现代性认识不断深化的结果。行业似也有不成文的共识——如果没有像样的博物馆设计,一位建筑师很难被公认为大师,博物馆的设计成为检验建筑师成色的重要内容。而在并不长的现代建筑史中,一些重要的博物馆设计有力推动了行业与学科的发展,成为标志性的事件。至于西班牙毕尔巴鄂市的古根海姆博物馆,以一座博物馆振兴一地经济,则更是佳话。

    现代博物馆建筑之所以引人关注,其原因大致在于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公共性;二是文化性;三是实验性或先锋性。公共性在于,现代博物馆不再是简单的文物寄身所,而是重要的社会教育机构和场所,不仅面向专家,更要面向大众。博物馆设计的演化有很大部分与人们对公共性认识的变化有关。文化性则是博物馆天生的属性,对建筑设计而言,如何呈现博物馆及其藏品的文化属性是永恒的命题,更重要的是在表达中如何明晰时代的主题。这就引出现代博物馆设计的实验性,博物馆设计往往较之其他建筑类型有更大的发挥余地,这种余地成为很好的实验条件,很多探索藉由博物馆影响至其他建筑类型,带动了整个学科的发展

    观看是博物馆中的主要行为,路径的设计既决定了观看的方式,也是对观看内容的一种组织形式。早期博物馆以保存、陈列为目标,路径以便捷通达为旨归。当引入教育和叙事的目的,路径的规定性就自然成为题中之意。同时,现代主义重视效率,并不希望无目的漫游发生在博物馆中。基于对明晰性的追求、对效率和体验的重视,博物馆的路径成为影响建筑形态的重要因素。纽约的古根海姆博物馆即为典型案例,螺旋坡道构造了主体空间,成为一种新的范型。20世纪80年代落成的斯图加特美术馆新馆,除了后现代形式语言的探讨之外,其惊艳一笔是设置了一条连接建筑前后两条不同标高街道的公共路径,强调了建筑与城市的关联。博物馆与城市的互动构成了现代建筑史中许多生动的篇章。

    现代博物馆是现代建筑史中值得探讨的类型。……设计史的宏大叙事离不开对个体深切的理解和认识,余斡寒,魏柯一文以路径空间为线索,回顾了现代博物馆建筑演变的历程;青锋,熊楠,范路各自深入剖析了三位大师的代表作;唐克扬则以中国国家美术馆的任务书拟定为切入点,从另一个角度诠释了现代博物馆的价值目标。最特殊的是刘涤宇一文,讨论的是中国古代鉴赏活动的空间性,提出了从体验的角度再度思考现代博物馆与中国人文传统结合的可能性。

《装饰》2018年8期目录
http://www.izhsh.com.cn/doc/3/3654.html

“现代博物馆”专题论文链接:
http://www.izhsh.com.cn/cover/373/index.html

来源:《装饰》杂志网站
http://www.izhsh.com.cn/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