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建筑学”带你梦遇平行时空的世界

    电影与建筑总是息息相关的,光影世界的生活映照出了飘零心底的记忆,而建筑映照出的是生活袅袅的炊烟。

    接下来我们从三位著名导演的影片作品中,搜寻建筑与电影艺术的纽带,解析电影建筑学的艺术形式。

    1、伍迪·艾伦Woody Allen1931年生于纽约,犹太人,电影导演、戏剧和电影剧作家,电影演员、爵士乐单簧管演奏家、民哲。电影作品获奖无数,包括四项奥斯卡奖、九项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奖以及两项金球奖。在他的电影中通过浓郁的胶片色彩来体现城市的魅力,细腻的刻画出了建筑的性格,我们通过《午夜巴塞罗那》来分析伍迪·艾伦电影中的建筑。

    午夜巴塞罗那

    当伍迪·艾伦在拍摄这部电影之初,他总是在思考如何将故事带入进去,但他满脑子都是巴塞罗那以至于装不其他的东西,他索性就把这座迷人的魅力之城淋漓尽致的展现在观众的眼前。


    圣家族大教堂

    这座建筑堪称巴塞罗那的灵魂,是建筑师一生中必不可少的造访地之一,圣家族大教堂自1882年起由安东尼奥·高迪开始设计建造,其中几经波折,预计到2026年才会竣工。登上教堂顶部的观景台,巴塞罗那美景尽收眼底,高170的耶稣之塔以颜色亮眼的威尼斯式马赛克镶嵌,与完工的8座尖顶直入苍穹,无论身处城市何处都能欣赏到它高大的身影。


    米拉之家

    米拉之家是高迪设计的最后一个私人住宅,波浪形的外观,是由白色的石材砌出的外墙,扭曲回绕的铁条和铁板构成的阳台栏杆,和宽大的窗户,可让人充分发挥想像力。

    2、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Alfred Hitchcock)出生于英国伦敦,是电影史上最重要的名字之一,他的电影作品中具有独特的视觉风格,在拍摄每一部电影时,希区柯克都会根据真实场地亲自绘制详尽的分镜图和片场布局。对他而言,电影布景不止是演员的背景,更是故事发展和情绪氛围的决定性因素。

    西北偏北

    《西北偏北》是希区柯克负有盛名的影片之一,希区柯克在这部影片中将现代主义建筑搬上荧幕,其中片尾反派的房子是希区柯克特地要求布景师仿照设计师弗兰克·劳埃德·赖特的作品使用相似的材料、形式和室内装潢在电影公司所在城市搭建的布景。


    Vandamn 别墅

    1950 年代美国建筑的代表物——流水别墅,建筑师便是大名鼎鼎的弗兰克·赖特。而在影片《西北偏北》里,男主人公因为被误认为杀人而向西北逃亡的终点处,但是Vandamn 别墅拍摄所在地美国国家公园显然不能真的支撑一个这样巨大的建筑物,于是他们先制作建筑道具以图像拼合的方式把它与周围环境时组合在一起。

    3、韦斯·安德森 Wes Anderson)美国著名电影导演、编剧,获得奥斯卡等无数奖项。作为哲学专业出身的他,在电影中所创造出的世界就像是与我们平行的另一个宇宙,他对建筑独特解读和对称完美的电影画面构图,是整个时代的洗眼液,让我们一起在安德森的电影里做个美梦吧!

    布达佩斯大饭店

    这部片子达到了电影美学的极致追求,电影基于茨威格小说来进行创作,安德森也凭借这部影片在第87届奥斯卡金像奖中获得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等等九项大奖。这是一个如梦似幻的世界,饱含欧洲古典建筑艺术的魅力之魂,室内装潢流光溢彩,对当今的建筑与装饰艺术非常具有启发性。


    茨温格宫

    片中的美术馆拍摄地点是Zwinger,位于德国古城德累斯顿,是一件举世闻名的巴洛克式建筑艺术作品。现在它收藏美术和科学珍宝的藏品。这里收藏有彼得·保罗·鲁本斯、加纳莱托、拉斐尔等早期绘画大师的绘画。

   
建筑与电影的紧密关系催生了
——电影建筑学Cinematic Architecture

    我们通常把看电影作为一种娱乐方式,但是它毫无疑问也是一种艺术,与人的意识完全是同质的。另一方面,建筑学除了是一种知识的系统之外,可能和人类构造世界的方式是相类同的。

    电影是和建筑最接近的一种艺术形式,建筑是静态的,人围绕着建筑游走观看获得体验;而看电影时,则是人是静态的,原本在真实空间中固定的东西,在电影荧幕中动起来了。

    这两种门类就是可以相互倒置的,在这种意义上说,电影和建筑是最接近的现代艺术。除此之外,电影和建筑都有清晰的的空间和时间的结构。建筑和电影同时还具有公共性的特性,并同时表达着人的存在空间。

    柯布西耶也是通过电影将新建筑理论传播出去的,他与导演Pierre Chenal一同合作的电影《今日建筑》就是为了新型法式建筑的宣传,这部影片的拍摄目的是为了宣传新颖和现代的建筑主张,下面这个就通过电影讲述了一个少女在萨伏依别墅里的生活。

    一个年轻的建筑理论家Pascal Schoning在《The Manefesto for A Cinematic Architecture 》中提到,只有通过去物质化的建筑学的想象力才能重构建筑,也就是说只有当我们不去关注物质化的建筑的时候才能重新回看建筑的可能性。

电影的重要性是让我们重新思考空间和时间的关系

这样才能打破原有传统建筑学的边界

才能焕发建筑学的可能性

这两种说法非常的相近

核心就是打破边界才能重塑建筑学的想象力

 

    (来源:http://www.sohu.com/a/259188804_656460)

点击微信扫一扫